Tag Archives: 重生資本狂人

小說 重生資本狂人 txt-第0772章 檢察官先生,請坐!熱推

重生資本狂人
小說推薦重生資本狂人重生资本狂人
放平心态,马克·里奇的磨磨唧唧,也能理解。
毕竟,米国这样的资本乐园和草莽江湖,所谓的规则,懂的都懂,几乎,有钱就万事好商量,有回转的余地,而越有钱的人,就越自信得近乎到了迷信的程度。
马克·里奇绝对具备如此自信的能耐,比如为了应付鲁迪·朱利安尼的调查和指控,请律师可谓出手大方。在这种情况下,律师团队阵容相当强大,比如,前白宫律师伦纳德·加门特,便赫然在列。
可惜,现在的情况,就属于“几乎”之外的少有情形,马克·里奇所掌握的大宗商品交易资源,让他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拒 嫁 豪門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高弦内心当中最真实的想法是,马克·里奇彻底断了米国这边的念想,未尝不好,如此就可以专心致志地,把嘉能可进一步搞起来了。
显而易见,马克·里奇不止高爵士一个消息渠道,很快便摸清了自己的真实处境,于是就只剩下一个选择,那就是,放下侥幸,连老婆孩子都别顾了,果断跑路,逃到米国境外。
至于具体怎么逃亡,高爵士就不上赶着过问了,马克·里奇要是连这样的本事都没有,那这些年的江湖,岂不是白混了;再说了,太主动的话,会让高爵士“掉价”,也容易产生误会。
其实,跑路的门道,也不难猜,无非就是不动声色,故布迷阵,出乎对手的预料,逃之夭夭。
本来,高弦以为,自己会少一个麻烦,结果,马克·里奇还是通过秘密通道,联系了过来,“高爵士,之前你说的暗中人手,我还真需要用,以备不时之需。”
高弦当即心领神会,十分痛快地表示理解,“非常情况,多预备几套方案,很有必要。”
估计是为了取信高爵士,也可能这段日子真难熬,马克·里奇又说起了心里话,“我们确实需要B计划,但有些帮助,比如以色列,不像高爵士的义薄云天,那么让人放心。”
高弦仿佛没有注意到马克·里奇话里的“我们”,只是好奇地追问道:“以色列愿意提供帮助,应该是好事啊,国家力量的优势很难替代。”
马克·里奇苦笑一声,“摩萨德可不会白帮忙,我担心还不起那个人情,而且,如果真按照摩萨德的方案走,我担心并不能获得真正的人身自由。”
高弦当即恍然,这里面的情况复杂着呢,简而言之,把主动权握在自己手里,除了面子上显得有本事,还能争取筹码,不寄人篱下。
“我的这些朋友,近期做拉丁美洲的贸易生意比较多,所以往南走,进入墨西哥的通道,堪称万无一失。”高弦抓紧时间步入正题,详细介绍了一番。
最后,高弦总结道:“这个方案就预备着,你在离开米国之前,可以随时使用。”
马克·里奇很光棍地豪迈了一把,“高爵士,你的人情,我就不再多谢了,咱们米国外面再见!”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马克,一路平安。”高弦在感慨之余,还在心里默默念叨,“千万一路平安,我还等着你的嘉能可呢。”
……
接下来,戏剧性的一幕,上演了!
联邦检察官鲁迪·朱利安尼自认为把所有证据收集完毕后,再找马克·里奇,人已经不见踪迹了,问他老婆丹妮丝·里奇,人家自然装傻充愣地全然不知,逼得再紧的话,不好意思,律师伺候。
一拳打空后,联邦调查局发出了国际通缉令。
和马克·里奇一起出逃的人,还有他的合伙人平可斯·葛林,也被放在了通缉名单上,按照联邦调查局的事后诸葛亮说法是,大大地狡猾,分头出逃,国际机场没有出境记录。
似乎在嘲笑鲁迪·朱利安尼,马克·里奇那只还在运作的律师团队,发出了据称是来自马克·里奇本人的最新声明,否认所有指控,但仍然愿意支付款项,就逃税指控,与司法部达成和解。
如果这些戏码还不够生动的话,那马克·里奇在米国的庞大资产,如何处置,就各显身手地精彩了。
比如,马克·里奇那个做全球大宗商品交易的米国子公司,本来已经被他转给另一个“清白”的合伙人亚历克·哈克尔,就被米国司法部暂时冻结资产了,也不知道要扯皮多长时间。
自然而然地,“抄底”收购了马克·里奇所持有的,二十世纪福克斯影业股份的梅铎,就算心里再有底,也要未雨绸缪一番,非要请高爵士这位交易促成者,开个会,商讨商讨。
与此同时,马克·里奇的商业伙伴马尔文·戴维斯同样有点坐不住了,马克·里奇跑路了,二十世纪福克斯影业该不会也受影响吧,自己还有价值三亿多的股份呢,可马虎大意不得,还是找高爵士交流一下情报吧。
高弦倒也没嫌弃两人沉不住气,凡事做万全准备,终归没错。
在二十世纪福克斯影业上,三人有共同利益,那就开个会,交流一番吧。
于是,高爵士在高益米国位于洛克菲勒大厦的总部,同时也是多年以来他在米国的正式办公室,和梅铎、马尔文·戴维斯,正经八百地开了个会。
其实,讨论内容说来说去,就那几点。
有大通银行、报业大王梅铎、高爵士三张王牌保驾护航,交易或许会出现小小的波折,但绝不会被搅黄。
而只要交易顺利进行,那就意味着,二十世纪福克斯影业不会被冻结财产,进而另一位大股东马尔文·戴维斯,也就不必焦虑了。
当说到司法部的情况时,高弦分析道:“根据我掌握的情况,鲁迪·朱利安尼在正治上属于温和派,应该知道怎么掌握分寸,由马克·里奇引起的一系列问题,属于商业范畴,和他处理的纽约黑手党案件完全不同。”
说曹操,曹操就到。
秘书突然汇报,联邦检察官鲁迪·朱利安尼带着人来了,说要向高爵士了解一些情况。
“非请自来,不速之客。”高弦淡淡地说了一句。
马尔文·戴维斯悻悻地哼了一声,“这个家伙,有完没完了!”
梅铎眯起眼睛,“趁机探探他的口风,也不错!”
等候指示的秘书,一时之间摸不清头脑,于是恭声道:“要不,让他预约,先打发掉算了。”
“还是把那位检察官先生请到这里吧。”高弦微微一笑,“对了,通知路易斯·利比博士,马上过来。”
朕的宠妃是皇上 太乙小公子
……
鲁迪·朱利安尼来到占了两个楼层的高益米国总部,首先的印象就是,这里的人都很忙,干劲十足的样子,但依然纪律严明,一丝不苟。
黑暗 西遊 記
本来,鲁迪·朱利安尼以为,自己的突然造访,有很大概率,会被这里的工作人员,找个合理的借口,打发掉,那位高爵士不会欢迎他。
但是,等候了一段时间后,鲁迪·朱利安尼被客气地告知,高爵士正在开会,但仍然愿意抽出时间来,在会议室恭候大驾。
“这位高爵士,是想借此姿态表明,自己心里没鬼吗?或许,此行真能得到一些意外的收获呢!”心里转过这个念头的鲁迪·朱利安尼,满怀期待地随着秘书前行。
不过,当走进会议室时,鲁迪·朱利安尼立刻感觉到了一种异样,压力扑面而来;打量过后,心里好不诧异,他们三个竟然在一起!
只见,正中坐着三边委员会成员高爵士,面带微笑;左边坐着报业大王梅铎,目光里透着居高临下的傲慢;右边坐着《福布斯米国四百富豪榜》前十名之内的亿万富豪马尔文·戴维斯,神情戒备冷淡;还有一位衣着考究者,敬陪末席,从专业角度来讲也算同行了,著名律师路易斯·利比。
“检察官先生,请坐。”高爵士很和气,但坐在原处,没动,“对了,需要我为你介绍一下在座各位吗?”
“谢谢,不用了,正好,我全都认识。”鲁迪·朱利安尼缓缓坐下,打开公文包,拿出纸和笔,“我知道高爵士事务繁忙,所以就直奔主题了。”
“请问,近期,高爵士见过马克·里奇吗?”
高弦点了点头,“当然,正好有一项业务,需要和马克·里奇面谈。”
梅铎玩味地插口道:“巧了,近期,我也见过马克·里奇。”
马尔文·戴维斯没好气地哼了一声,“这有什么好稀奇的,近期,我还见过马克·里奇呢。”
路易斯·利比轻咳一声,四平八稳地提醒道:“高爵士,你可以不回答这样的问题。”
鲁迪·朱利安尼的手僵硬起来,笔头悬在空中,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落下。
过了一会,鲁迪·朱利安尼琢磨过味来,收起纸笔,换了一副嘴脸道:“高爵士,冒昧到访,还请见谅,我们可以随便聊聊吗?”
“那就随便聊聊吧。”高弦脸上笑容不变,向秘书招手道:“给朱利安尼先生倒杯咖啡。”

q306t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重生資本狂人》-第0769章 只要想管,手可以伸得很長看書-mi6y5

重生資本狂人
小說推薦重生資本狂人重生资本狂人
确定下来收购的电视台,由派拉蒙电视公司控制,而电视网的运营,交给派拉蒙联合电视网公司具体负责,首批联播成员包括派拉蒙电视公司、休斯电视公司、赫斯特电视公司,至于派拉蒙联合电视网的发展壮大,就要看正式开播后的实际表现了,这里面的风险还是不能掉以轻心的。
要知道,虽然大势利好了,但被书写到各自行业发展成功历史上,进而人们耳熟能详的胜利者,却屈指可数,无数失败者都成了表面花团锦簇之下的肥料,最多留个为他人做嫁衣的陪衬名声。
蜀漢 之 莊稼 漢
为了控制先期投入的亏空程度,高爵士这位金主的掌控之手,又从派拉蒙电视公司,伸向了派拉蒙联合电视网公司,换而言之,进一步“干预”着巴里·迪勒所引以为傲的电视传媒专业领域。
当然了,这种“干预”,和查尔斯·布卢多恩的那种“霸道”完全不同,而是披着“商议”的外衣,尽量做到“说服”。
已经被“调教”了好几轮的巴里·迪勒,虽有争论,但到了最后,基本都服从了。
比如,派拉蒙联合电视网如何造势,高爵士就具体过问了。
不难想象,以巴里·迪勒为首的“专业”团队,自然希望动静折腾得越大越好,弄得尽人皆知,派拉蒙联合电视网的关注度上去了,观众一端的人气便来了,赢得了广告商的青睐,有了足够的收入,商业运营也尽快进入良性循环。
于是乎,在文案里,派拉蒙联合电视网被明确定位成了米国第四电视网,而且还是最早的第四电视网——杜蒙电视网的继任者。
客观而言,把派拉蒙联合电视网描述成杜蒙电视网的继任者,并非没有足够的依据。
遥想当年,在米国电视行业发展的早期,诸如派拉蒙影业、二十世纪福克斯影业、哥伦比亚影业等等好莱坞大电影公司,都有自己堪称雄心壮志的布局,只不过时势使然,最后纷纷黯然退场,谨守本分地干着制作节目内容的工作,而其中的派拉蒙,持有杜蒙电视网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并与杜蒙电视网合作密切,甚至被外界认为,实际控制着杜蒙电视网。
从这个渊源入手,让派拉蒙联合电视网以杜蒙电视网继承者的姿态出道,确实能够吸足了眼球。
其实,高弦也挺重视“传承”、“法统”的,像他保持着对霍华德·休斯公司的足够影响、对海湾西方公司的强力控制,都是借助了霍华德·休斯的有效遗嘱、查尔斯·布卢多恩的密友身份这样的尚方宝剑。
但是,对于把派拉蒙联合电视网描述成杜蒙电视网继任者的宣传文案,高弦却画了叉叉,甚至都不赞成派拉蒙联合电视网以米国第四电视网自居。
因为,江湖水深,有些事情说得做不得,有些事情做得说不得。
诚然,自米国总统列根上台以来,米国进入了新自由主义时代,奉行小正府作风,很多方面的监管都比以前“友好”多了,IBM彻底甩掉反垄断诉讼的镣铐便是一例,但该有的警惕,还是不应该失去的。
派拉蒙和杜蒙电视网的渊源,绝对避不开当年反垄断官司那场戏码,而传媒这个行业本来就擅长耍笔杆子、动嘴皮子,肯定会引来各种居心叵测的议论。
至于米国第四电视网这个噱头,派拉蒙联合电视网可以把打造米国第四电视网做为目标,但没必要在起步时期就那么拉仇恨,生怕传统三大电视网不出手打压。
观众对节目内容买账与否,有很大的主观因素,人家随便一挑拨,你不是第四电视网嘛,怎么节目做得那么烂,骂得多了,广告商可没多功夫去辨别真伪。
何况,在最近二三十年的时间里,那么多想要建立米国第四电视网的势力都以失败而告终,派拉蒙联合电视网更没必要一开始就把自己架在火上烤,以至于束缚住了具体的运营。
最后,高弦总结道:“我的看法是,外界的杂音,往往就是无形的泥潭,我们不要主动跳下去;而对于同行的竞争,不奢望麻痹它们,只要多多少少地让它们轻视,便可以争取到有利于发展壮大所需的宝贵缓冲。”
“与此同时,派拉蒙联合电视网也不至于拨动联邦通信委员会的敏感神经。”
“当然了,除了以杜蒙电视网继承者自居、大张旗鼓地打造第四电视网这两点之外,你们的文案非常完美,我十分欣赏,也给予支持。”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听高爵士说得有理有据,巴里·迪勒能怎么办,毕竟,谁掌握着钱袋子,谁的话语权就重。
不过,巴里·迪勒还是没想到,高弦所要求的“适度低调”,还能进一步“干预”到自己的“专业”领域。
只见高弦从助理手上接过一份文件,晃了晃,“联邦通讯委员会对电视网的监管,还是很有压力的,我提一个建议,派拉蒙联合电视网运作初期,将黄金时段的时间,比传统三大电视网缩短一小时,即定为每周一到周六的晚上八点到十点,每周日的晚八点到十一点。”
“如此一来,我们相当于降低了派拉蒙联合电视网的标准,进而避开联邦通讯委员会的一些电视网监管条款。”
围着会议桌坐着的派拉蒙高管们,不少人偷偷地嘀咕,高爵士还真是生意越做越大,胆子却越来越小。
高弦继续说道:“派拉蒙联合电视网的联播节目,要编排两个版本,一个可以称之为标准版,就是你们在方案上写的那个样子;另一个可以称之为洁净版,在联播全美广告或宣传内容的部分,保留出一定的空白,以允许成员电视台,播放自己的本地内容,至于具体的附加限制,你们制定好了。”
“毫不夸张地讲,这种编排联播节目的灵活性,可以成为派拉蒙联合电视网有别于传统三大电视网的一大特色,应该可以成为吸引更多电视台加盟入网的优势。”
高爵士的掌控之手,越伸越长,已经有点让众人感觉麻木了,好在让他们重新精神一振的是,高弦终于不再从助理手上拿文件了,并且非常直白地说道:“好了,我的意见只有这些,你们不用再担心被我卡脖子了。”
大家确实都松了一口气,以至于接下来,包括派拉蒙如何为派拉蒙联合电视网旗下电视台提供外购节目在内的一系列议题,被讨论的时候,积极性明显高了起来。
寂寞官场
火眼金睛的高爵士,一直保持着微笑,认真听了一会后,很随意地看了看手表,丢下一句“我还有别的会要参加”,便带着助理走了。
负责影业事务的总裁迈克尔·艾斯纳,瞅了个机会,挪到巴里·迪勒身边坐下,低声说道:“这段时间,派拉蒙内部的调整不可谓不大,我感觉很多地方,都不合理,想必这次的会议,你就能多少感觉到一些吧。”
“还行吧,至少高爵士,不比原来的老板查尔斯·布卢多恩难打交道。”巴里·迪勒瞧了瞧迈克尔·艾斯纳,“你现在是负责影业的总裁了,属于升职了,怎么,不满意吗?”
望仙林 独木萧潇
迈克尔·艾斯纳嘿了一声,下意识地望了望坐在远处的杰弗瑞·卡森伯格,“表面上看,职位确实提升了,但实际权力却有很多掣肘,还不如杰弗瑞那位副总裁滋润,我甚至有点怀疑,高爵士是不是对我有意见呢。”
现在把心思都放在了派拉蒙联合电视网上的巴里·迪勒,一听到迈克尔·艾斯纳这些关于争权夺利的话,就不由得头痛,只好耐着性子安抚道:“集团架构设置的学问很深,高爵士要是真对你不满意,又何必把你放到负责影业的总裁重要位置上?”
“对了,如今你是总裁了,做事也要相比以往更加周全,安插自己人的时候,别那么刻意了,免得总被人说闲话。”
迈克尔·艾斯纳在巴里·迪勒这里没找到“知音”,还被敲打了一下,很是无趣,没精打彩地答应过后,便找了个借口,离开了会议室。

pyw24精彩言情小說 重生資本狂人 ptt-第0765章 我的祕密文件萬無一失-7dtt1

重生資本狂人
小說推薦重生資本狂人重生资本狂人
在斯蒂夫·罗斯这位华纳传媒首席执行官的婚礼上,高爵士可谓低调,但还有一个人更低调,只是跟高弦点了点头,但在婚礼结束前,却暗中示意高弦,趁着无人注意,一起悄悄地离场,这个人就是好莱坞另一家大电影公司二十世纪福克斯的老板之一,马克·里奇。
与此同时,马克·里奇的妻子丹妮丝·里奇,不动声色地走到了高弦空出来的位置旁坐下,非常自然地和帕特丽夏·赫斯特低声交谈着。
“我在不远处有一所公寓,过去聊聊如何?”马克·里奇试探了一句,见高弦点头后,便率先上了自己的车,启动带路。
高弦让自己的助理们分成两路,一路留下,一路随行,接着便坐上车,跟了上去。
路程确实不远,就在附近一个富人区,也就十分钟左右的样子,他们便到了。而借着这个间隙,高弦也在心里,把有关马克·里奇近况的情报,整理了一遍。
雨落思念瘦 雨念的天
“高爵士请随便坐,我非常赶时间,先处理点东西。”马克·里奇连西装都没顾得上脱掉,便急匆匆地打开了保险柜,取出一叠文件,一边快速翻着,一边用力撕碎,并用打火机点燃。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对此毫不奇怪的高弦,坐在较远的位置,悠悠地问道:“马克,听说最近你惹上了麻烦,联邦司法部指控你逃税?”
马克·里奇不屑地冷笑一声,“高爵士相信这个指控吗?”
愛 成
逃税这个罪名在米国属于万金油一般的指控,而且绝对正治正确,非常容易争取舆论的支持,马克·里奇摊上这种事,还是相当被动的。
高弦笑了笑,“看你的反应,没那么简单。”
“我倒是想破财免灾,把什么狗屁的税款补缴上,可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只是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而已。”马克·里奇叹了一口气,把最后几页文件,也点燃了。
高弦试探道:“你的意思是,你在中东的生意,被联邦正府盯上了?”
“反正,我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了。”马克·里奇望着慢慢化成灰烬的纸张,苦中作乐地开玩笑道:“高爵士,我传授你一些经验,秘密文件一定要整理好,方便随时销毁,但也不能都放在一个地方。”
高弦抬起一条腿,放在茶几上,身体舒适地往沙发靠了靠,懒洋洋地回答道:“我的秘密文件万无一失!你要是有什么重要凭证,实在舍不得销毁的话,可以放心地交给我,帮忙送到你认为安全的地方。”
把所有纸张化成的灰烬丢进马桶后,马克·里奇的心情似乎轻松了一些,“这种事情,容易给高爵士带去麻烦,还是我自己处理好了。但还有其它一些事情,如果高爵士方便的话,还请高爵士帮帮忙。”
高弦很实在地当即表态道:“我们是很投缘的朋友,而且通过香江这个自由港,有不少商业合作,所以,无论是感情上,还是利益上,我都不希望你倒下。”
“我就知道,高爵士的义气,举世无双,能交到高爵士这样的朋友,是我一生当中最大的财富。”马克·里奇松了一口气,“我确实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局面无法挽回,就离开米国,但我的妻子和三个孩子,不能跟着我到处流亡,而且我在米国还有不少财产,估计将会面临冻结的命运。”
非人类基因统合体 魔性沧月
妖兽帝国 默幽
女卦师 寒易先生
高弦主动问道:“因此,马克你希望我帮忙,把米国这里的财产损失,尽可能降低,并照顾你的家人?”
“对,就是这个意思。”马克·里奇用力地点了点头。
“马克,照顾你的家人,不在话下,这是朋友之义。”高弦思索道:“但保全你在米国的财产,就相当棘手了,仅是二十世纪福克斯的股份,就有几亿美元,极其扎眼,你在这方面,还有其它准备吗?”
“确实如此,我也想到了这一层。”马克·里奇很坦诚地解释道:“高爵士,不瞒你,为了尽可能保全我在米国的财产,我并不是只请求了高爵士一个人。”
月未央:江山美人决 竹喧
“理解,理解,我一个人终归能力有限。”高弦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人多力量大,动用尽可能多的人脉,把握也相应地大一些。”
“多谢高爵士的谅解。”马克·里奇拿出纸笔,一边写着,一边解说道:“二十世纪福克斯这边,马尔文·戴维斯是我的搭档,他应该足以独善其身,进而可以发挥作用。”
这两年,马尔文·戴维斯的知名度大涨了一番,因为在从去年开始推出的《福布斯米国四百富豪榜》上,他和大卫·洛克菲勒等人,名列前十以内;大卫·洛克菲勒不喜欢这样的噱头,通过诸如把个人财产转移到基金会名下等等的方式,迅速离开醒目位置,而马尔文·戴维斯依然停留在醒目位置。
高弦暗自琢磨,马克·里奇为了尽可能保全自己在米国的庞大财产,费尽心机地求助包括自己在内的深厚人脉,恐怕还抱着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的心思。
人性这种东西,能不考验就不要考验,面对几亿美元的财产,就算亿万富豪也不见得保持平常心,尤其到时候马克·里奇逃离米国了,就算有人搞猫腻,他也无可奈何,只能事先多留后手。
马克·里奇把自己的人脉名单,无比郑重地交到高弦手上时,叮嘱道:“高爵士,这东西可要收好了,免得落下把柄。”
“放心吧,我不是说过了嘛,我的秘密文件万无一失!”高弦笑了笑,收起那份名单。
百变小农民
又和高弦商量了一会后,马克·里奇主动提到了一个极其现实的问题,那就是报酬,要知道,他请高爵士帮忙,可不是一般的麻烦。
“高爵士,为了表达感激之情,我愿意把瑞士那边的交易公司股份让出一部分给你。”马克·里奇非常上道地给出了真正有价值的筹码。
“现在就提报答,还言之甚早。”高弦笑着摇了摇头,这种表面上的“厚道”,实际上也是在给自己留出,足以闪转腾挪的后路。
马克·里奇为什么有直觉,他的处境不会仅限于面临逃税指控那么简单,因为对于自己做过的事情,再清楚不过了,而且还不止置之米国禁令不理,和伊朗做石油生意一件事。
自一九七零年代以来,马克·里奇的所作所为,实际上是在米国画出的条条框框之外,又打造了一个包括金属在内的大宗货物交易市场,非常受那些不被西方待见的国家的欢迎,结果发展得成了气候。
所以,米国收拾马克·里奇,只是时间早晚的事情。
高弦非常佩服马克·里奇能搞出这样一个大宗货物交易市场,也十分认可这个大宗货物交易市场的价值,但暂时没有必要冒着风险,与其进一步加深联系,反正以后机会多得很,还能留下个不趁火打劫的好印象。
我 有 一座
“马克,如果你有什么‘特殊’的困难,可以试试这个渠道。”高弦写了一个纸条,递给了马克·里奇,“我曾经救助过一些移民到米国的南越军人,虽然那个国家已经成了历史,但那些特种兵的本事,还在!说不定,可以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异世之完美下属
混元纪 承灏
“太好了。”马克·里奇显得非常高兴,“高爵士,我再跟你交个底,包括以色列、瑞士在内的一些官方机构,都会为我提供方便,再加上高爵士介绍的暗中势力,我对自己在米国的安全,越发有信心了。”
又说了一小会儿,公寓的门被轻轻推开,丹妮丝·里奇探头说道:“返回纽约的航班,差不多到时间了。”

vjsaq精彩小說 重生資本狂人笔趣-第0753章 兌現承諾,期貨交易所主席鑒賞-cjqlb

重生資本狂人
小說推薦重生資本狂人
布卢多恩公司正如其名称来源查尔斯·布卢多恩的性格特点之一特立独行那样,对于同行们的复杂反应,毫不在乎,按照高爵士推动出来的计划,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丝毫不受杂音的影响。
万能修理铺 飞向太阳
糖这门古老的生意,像盐生意那样,和人们的日常生活密切得几乎天天离不开;同时,在市场开拓方向上,“花样”更多,并非仅限于食品;而且,糖还属于能够在期货市场上交易的大宗商品。
幼屍
所以,这里面可以运作的空间还是挺大的,一旦有了拿到相当分量参与权的机会,高弦自然不会放过。
做为布局布卢多恩公司的一个小插曲,高弦单独和马世亨深入聊了一次,兑现之前的承诺,让其回香江,就任香江期货交易所主席。
忘杞 是阿寧啊
霸魂诀 贪杯和尚
马世亨算是凯旋而回,这两年在海湾西方工业公司,既锻炼了自己,也为高爵士这位老板做了很多事情,高弦对此非常满意,于是除了事先说好的职务,香江期货交易所主席之外,还让他额外挂了一个布卢多恩公司的董事。
薪水和地位嘛,应该没人嫌弃多,高爵士向来不会亏待自己的部下。
“香江的四家证券交易所,和咱们的期交所,实现大一统,大势所趋,以进一步推动香江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建设,进而也能满足我们的利益和理想诉求,乐见其成就是了。”高弦语重心长地说道:“不过呢,人心贪婪,资本市场上的贪婪,更是放大了无数倍,很多事情,最初想的很好,可在实际当中,却往往走了形,变了样。”
“所以,我们必要保证自己的影响力,免得多年心血,毁于风险的冲击。”
马世亨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我就任期交所主席后,会借鉴糖期货的成功经验,进一步加大力度,引入这边的完善机制。”
现阶段,香江期货交易所的交易品种,已经很齐全了,但并不是每个品种都经营得大获成功。
比如,因为香江已经拥有两个很好的金市,即金银业贸易场和本地伦敦金市,所以香江期货交易所的黄金期货,也就是新鲜了一阵子。
侍君侧:冷宫代嫁妃 醉太平_1
再如,香江期货交易所的棉花期货,受到香江纺织行业日渐衰落的影响,也在走下坡路。
黑色深空 梦幻鸡蛋
这些情况,都属于大势所然,但高弦也在尽量弥补,方法之一就是依托内地,那里的企业也要做国际贸易,这就离不开风险对冲,为其提供诸如此类的金融服务,既能保障香江期货交易所的交易量,也能帮助其运营,算得上两全其美了。
当然了,香江期货交易所肯定有经营大获成功的期货品种,代表当属大豆期货和原糖期货,年交易量大约在八十万手和四十万手左右。其中,大豆期货每手三万公斤,原糖期货每手十一万两千磅。
只是,相比于原糖期货,大豆期货的交易活跃,主要得益于一本期货商的支持,原因不外乎,人家的经济实力和市场需求在那里摆着,而香江更为自由的交易环境有着现阶段无法取代的优势。
不可否认的是,一本期货商看中的这一点,也是香江期货交易所的主要卖点,而在今年,不少于十家香江本地银行和外资银行,就发展利率、货币、股市指数期货等金融指数期货,和高弦做过正式的沟通。
高弦的意思是,大家组成一个金融期货委员会,来推动此事,尤其少不了港府的支持,这也是马世亨回去就任香江期货交易所主席后,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
天命
长生之殇
不过,金融指数期货虽然玩起来很爽,但也很容易出现重大交易风险,把香江期货交易所玩坏了。
高弦为什么和马世亨强调保证自己的影响力和完善香江期货交易所的机制,就是预防香江期货交易所掉到坑里上不来。
但有一样,充满吸引力的自由度,和保证不被玩坏的运行机制之间,怎么平衡取舍,相当考验智慧,而可行的解决办法之一就是,借鉴先行者的成功经验,让别人挑不出大毛病,偶尔再把运行机制放松一下,吸引投机者。
————
马世亨沉吟道:“看来,大家对恒生指数期货,都很期待啊。”
“毕竟香江股市众所周知地发达嘛。”高弦给微微欠身的马世亨倒了红酒,“你也顺带着看看,港元外汇指数成为期交所交易品种的可能行,不强求,但要把架势做足。”
见马世亨面露疑惑之色,高弦笑着补充道:“这里面牵涉的东西很多,能给港府多施加一点压力,就已经达到了我的目的。”
高益编制多年的港元外汇指数,是以和香江存在双边贸易关系的经济体,及其在世界贸易当中所占的比重为标准,选择其中的前十五名,通过它们货币与港元的汇率,计算出来的权数比重。
炮灰表示只想圍觀
不难看出,港元外汇指数反映了港元在国际外汇市场的价值,而这几年随着港元明显疲软,港元外汇指数也在不断走低。
港元外汇指数要想成为香江期货交易所的交易品种,可不简单,至少要港府支持才行,而事实上,也一直卡在这一关上。
弒禪 蕭瑟朗
高弦没指望这件事有什么突破性进展,但只要能给港府多施加压力,帮助自己提高对香江货币政策的影响力,就足够了。
马世亨真正领会到这一层意思后,答应道:“明白,我们自己心里抱着随缘的态度,表面上则要拿出谈恋爱的热情来。”
“比喻得形象,很多时候,港府那边,只听比我们胳膊更粗的实力派的话,能调动他们的兴趣,借力打力,再好不过了。”高弦被逗乐了,“对了,记着催促香江期货保证公司的股东们,是时候增加一下香江期货保证公司的注册资本了。”
香江期货保证公司就是为香江期货交易所的交收提供担保的公司,股东众多,体现着做大生意离不开有力人脉的奥妙,其中英资方面的伦敦国际商品结算所占股百分之二十、惠丰银行占股百分之二十、渣打银行占股百分之十五、巴克莱银行占股百分之十;美资的大通银行占股百分之十五、法资的里昂信贷银行占股百分之十;高爵士的高益银行和有利银行占股百分之十。
别看香江期货保证公司的股东各个不凡,但现在香江期货保证公司的注册资本只有一千万港元,算是特殊时段的特色,好在有高弦领导,这些年香江期货交易所没出什么大事,香江期货保证公司更多是体现资本大佬们联合担保的意义。
可香江期货交易所已经茁壮成长有些年头了,是时候“正规”一下了,高弦给了马世亨一个容易出成绩的机会,先开个头,香江期货保证公司注册资本翻倍,增加到两千万港元,同样,数字不重要,各位资本大佬表现出来的态度,才最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