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第二百六十八章 第二局比賽開始看書

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
小說推薦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重生后偏执大佬要宠我
不过也有小部分人很看好KEP。
导致直播间的弹幕十分精彩,几乎都要把画面都给掩盖了。
而观众席也相当热闹,特别是角落里KEP那几个粉丝,紧张兮兮的看着大屏幕,不想错过任何一个镜头,同时内心无比狂热跟激动。
“你们说这局小姐姐能不能维持上局的水平,我现在好紧张啊,这比我高考还紧张 。”
“你别说“紧张”这两个字,你一说我也紧张!”
坐着这两个女孩旁边扎着双马尾的圆脸女孩,就显得十分淡定,她手里还抱着一包薯片,玩嘴里丢了几片,咬得嘎吱脆,“你们有什么好紧张的,你们就放心吧,小姐姐这么厉害,肯定能带领KEP获胜的!!你们要是实在过于担心,来来来吃点薯片压压惊,就等着庆祝好了。”
另外两个女孩互相看了一眼,而后点了点头,一把抓了一把薯片往嘴里塞,几乎异口同声道,“对,小姐姐这么厉害,肯定会赢的!”
而台上言舒压根就不知道这么多双眼睛注视着她,不过就算知道了,她也不会紧张,在比赛最忌讳的就是害怕跟不安。
况且她还真没觉得自己会输。
言舒利索操作着游戏中的人物,她们这局跳得是P城,除了她们这这队之外,至少还有三队跳了这里。
不过落地最快是她们这队,落地后就开始分散找抢,她的运气不错,落地就找到了一把冲锋。枪,并快速解决掉了附近的一个敌人。
而后边搜剿灭敌人。
她们的运气的似乎不错,跳得几队都不怎么厉害,她们很快就将人都消灭了,而有了第一个人头的池陌,整个人都无比兴奋,一个劲喊着,“我杀人了!我真的杀人了!上局完全是没发挥好,现在才是我真正的实力。
嘚瑟的不行。
言舒懒得搭理这人。
但对方却很想搭理他,还煞有其事跑到她面前,嘚瑟的跳了一个舞。
如果不是严寒说道,“有车来了, 是个满编队。”
言舒一直越过池陌,朝严寒的方位走去,合力将新来的一队给灭了。
只是这次打的并不容易,她就剩下一丝丝血了,差一点就挂了,言舒赶紧补了一个急救包,而后跟着队友朝空投的方向追去。
这一路她们都没有跟QSW碰上,直到毒圈不断缩小,100的人数不断锐减,减到八人。
台下的观众可谓是瞪大了眼睛,同时兴奋不已。
因为存活的这八人就是QSW跟KEP。
都是满编,无一人死亡。
战局进入到最精彩的时刻了。
直播间也炸了——
【艹!巅峰时刻到了!前面都是小菜,这才是大餐啊!】
【我就是一看客,怎么感觉比我自己玩还紧张,这句那队要是吃鸡,我估计比我自己吃鸡都要兴奋。】
【还被说,这两队的实力不分伯仲,不知道谁会赢。】
【QSW可得赢啊,我刚才可是压他赢了,输了我还说了要直播吃翔,虽然我就是说说,但我毕竟是要面子的啊,实在没赢的,我只能舍弃这个号了,哎】
【QSW必赢!!!】
然而只见画面一闪,一声枪声,在活人数瞬间变为了七个。
池陌被一枪爆头了。
【我就说QSW必赢,你看看KEP遇到QSW,瞬间就少了一个队友,看来这比赛是没有悬念了。
【我也觉得,KEP虽然也很厉害,但实力还是弱了些。】
【比赛都还没有结束!就在这里吹!看到没,KEP死的那个是拖后腿的,没有了他,KEP完全不受影响好不!】
要是池陌看到这弹幕,估计得炸。
他现在就对于自己被敌人一枪爆头十分不爽,他明明躲得好好的,怎么会被人爆头!
他心塞。
一脸生无可恋。
他之前还大言不惭击杀的人头数要超过那臭女人,结果对方都杀了五六个了,他就除了开局那个人头外,再也没有杀过人了。
他只能看着队友作战了,小声说道,“你们可得为我报仇,一定要赢!不然我死不瞑目!”
不过很快,季风就为他报了仇,用AWM将对方的狙击手带走了。
又变成3V3.
毒圈不断缩小,两队都是缩在房区,而这一次,言舒她们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天命圈在对方的房区。
如果她们不想被毒死,就得过去。
而这个过程,非常容易暴露自己的行踪,而时间也等不及了。
“我手上还有三个烟雾。弹,等会我丢烟雾,你们先过去。”言舒异常冷静说道,“你们谁没有急救包的到我这里拿,我有多。”
“急救包我有六个,够了够了,再来就装不下去了。”季风说道。
“我也够了。”严寒附和。
言舒,“好,那我丢烟雾了,你们找机会冲过去,就去他们对面那栋楼。”
说完后,她就由近到远丢烟雾。
这个过程可以说是十分凶险,对方死死盯着他们的动静,哪怕有烟雾干扰,也不妨碍他们盲扫,很不巧将季风给扫了。
只剩下言舒跟严寒了。
而对手压了过来,准备直接攻楼。
言舒,“你跳窗从他们后面摸过去,你守在这里。”
严寒,“你小心点,他们应该会猜到,后面会有人防着偷屁.股。”
“没事,我可以应对,不要先挂了。”
言舒说完,就操作着小人跳了楼。
果然对方料到了他们这波想法,在她跳到半空中时,就有人在一旁朝着开枪,但言舒也想到了,直接在空中跟人对枪。
但没人看好她。
毕竟她不占地理位置。
然而让所有人惊呆了下巴,言舒赢了。
“小姐姐太厉害了!啊啊啊,我现在成为了小姐姐的忠实迷妹,我家寒寒都不香了!’
“姐妹!加上我,我们一起爬墙吧,就是不知道小姐姐玩不玩职业啊,如果小姐姐不玩职业,我会想哭了,电竞圈像小姐姐人美技术溜太少了!!”
“你们让小姐姐加入KEP不就好了,这样我们不用爬墙,还有貌美的小姐姐欣赏!”
“这个办法好,就是不知道小姐姐有没有这个意向啊。”
坐在角落里的几个女孩子,七嘴八舌议论着。

8niwj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第一百九十二章 你不想我愛你嗎熱推-nc33i

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
小說推薦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重生后偏执大佬要宠我
“甜吗?”
言舒眉梢微挑,嘴角弯弯,一双杏眸溢满星光。
纪墨霆的眸子骤然变暗,眼底是压制不住的疯狂欲望。
他猛地起身,在言舒重心不稳就要掉下去的时候,一手托住了她的屁股,单手将人抱住,朝着床上走去。
突然起来的动作,让言舒本能的搂住了他的脖子,还能闻到他肩膀上淡淡的血腥味。
以及从纪墨霆身上传来的灼热的气息。
“你你….你身上还有伤,赶紧放我下来。”言舒有些慌了。
她挑这个时候撩拨纪墨霆,就是看在他脸色苍白,受了那么重 的伤,肯定有心也无力。
可是这人怎么不按常理出牌。
“阿舒,不是在暗示我吗”纪墨霆嗓音喑哑,透着浓浓的情欲,“我会满足阿舒的。”
言舒想哭。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言舒急了,想要挣脱下来,但是哪怕纪墨霆只用一只手,依旧充满了力量,言舒逃不掉。
被丢在了大床上。
而纪墨霆的灼热的气息彻底将她包裹住。
言舒惊慌,他不是来献身的,是来谈判的啊。
“你你……等一下。”
眼看着纪墨霆一副要吃大餐的凶兽目光,言舒赶紧制止住,“你这样,我会变苦瓜的!”
纪墨霆眉头微拧,强势的目光里透着不悦,“阿舒,是你勾引我的。”
言舒:“……”
那是勾引吗?
那明明只是撩而已。
纪墨霆的手劲微微用力,霸道强势气息扑面而来,似乎下一秒言舒就会被拆吞入腹。
“纪墨霆,你别这样好不好……”言舒闭着眼睛,身子微微发抖,带上那种软糯的声音,“我怕。”
让纪墨霆动作一僵,猩红的目光一顿。
言舒察觉到对方停了下来,微微睁开了湿漉漉的眼睛,趁纪墨霆隐忍心疼的时刻,她的纤细的手指轻轻的抚摸他的伤口,“你现在受伤,我们不要做这种事情好不好~”
纪墨霆没有说话,只是那双眸子定定的看向言舒。
言舒微微咬唇,迎上他的目光,“纪墨霆,我现在不能嫁给你,但是我可以跟你谈恋爱,我们慢慢来好不好~”
此话一错,她明显的感受到了纪墨霆身上的暴虐的气息加深了几分。
“难道你不想我爱你吗?是那种把你当做唯一,这辈子都会陪着你的爱意。”
“纪墨霆,我想爱你,你确定不要这个机会吗?”

一楼客厅,佣人们刚忙碌完,就剩下厨房的事情还没有开始I。
几个佣人窝在厨房的一处闲聊。
“今天都这么晚了,家主跟夫人怎么还没有起来?”
“我听说记住昨晚受伤了,所以才会起来吧。”
“我告诉你们,才不是因为受伤。”其中一人神神秘秘的说道,瞬间将另外两个人的好奇心给勾起来了,“不是因为受伤那是因为什么?”
“我昨晚检查水电的时候,听到了动静。”佣人小声说道,同时眼睛往周围瞥了瞥,确定没人后,才继续说道,“家主的卧室里传来了很大声音。”
“什么声音。”
“男女大半夜睡在一起,除了那种声音还有什么声音。”旁边佣人兴奋说道,“你们说,是不是有小家主了。”
“那有这么快。”
丘比特的救赎
“怎么没这么快!我们家主这么厉害,肯定能一次就中,说不定夫人肚子里现在就有小家主了……”
“咳咳咳!”
突然身后传来一道严厉的咳嗽声,吓得三个人差点魂飞魄散,特别是看到身后之人是纪老爷子后。
更是吓的脸色惨白。
“纪家规矩都忘了是吗?”纪老爷子威严眸子扫向佣人们。
佣人们战战兢兢,齐口道,“老家主,我们错了,我们以后再也不议论家主的事情,求……”
“下不为例。”
纪老爷子打断了她们的求饶声。
不辞她们?佣人眼底闪过狂喜,连忙退下。
纪老爷子身后的管家都愣住了,什么时候他家老家主这么好说话了。
他没忍住的朝窗外看去,遗憾的想到太阳没有从西边升起啊。
“老钟啊,等下我们出门,去准备车。”纪老爷子突然说道,“对了,记得先调查一下哪家的婴儿用品最好。”
“老家主,你是要买婴儿用品吗,是有客人带上小孩来拜访吗?”管家没跟上纪老爷子的思维。
纪老爷子皱眉,不悦的看向管家,“我是去给我曾孙子买。”
“你刚刚才没听到佣人们说的,我孙媳妇肚子里已经有我的曾孙子了,我这个当太爷爷的,你怎么得提前准备,不然到时候手忙脚乱。”
“就只是我那曾孙子喜欢什么玩具,不过小孩子应该都喜欢,对了,得把婴儿房给布置起来了,你等会就安排设计师过来,让他好好设计一下,聋得大一点,说不定生完一个,第二个也快了。”
管家陷入了人生怀疑之中。
老家主是不是想得太远了??
这孩子都还没影啊。
不过看纪老爷子脸上藏不住的喜色,他很识相全部答应下来。
至于孩子的事情,就交给夫人跟家主吧。
反正一回生二回熟,多睡睡,总是会有的。
管家办事效率极高,一会儿就安排了设计师过来,以及专门的婴儿房装修师过来。
选了主卧旁边的次卧作为婴儿房。
于是言舒醒来准备下楼吃饭时,就听到噼里啪啦的声音从隔壁传来。
她没忍住走了过去。
“这部分就改造成游戏地盘,大一点,这里都是要放玩具的,记得都铺上地毯,小孩子很脆弱,可不能受伤了…..”
“婴儿床放在那边。”
言舒愣愣的站在门口,听着纪老爷子指点江河,中气十足。
婴儿床?
行尸之路 凌晨幽梦
这是要布置出一个婴儿房?
可是那里来的婴儿啊
“钟管家,你们这是做什么?”
“夫人,你起来了。”
纪老爷子听到言舒声音,扭着轮椅回头,就看到言舒穿着十分单薄,不悦皱眉。
言舒注意到纪老爷子不悦的目光,撇了撇嘴。
算了,只是老头子的事情,跟她没关系。
她转身就想走。
暖擎天
“站住!”
纪老爷子喊住了她,“谁让你穿这么少的。”
冷坏了他的曾孙子怎么办。
言舒疑惑,这老头子是在关心她?
“你这丫头片子,怎么还这么胡闹,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身体也不是你一个人的!”纪老爷子严厉说道。
言舒更加懵逼了。
纪老爷子说的是啥啊。
言舒猛然想起了那镯子,这人不会真的认她当孙媳妇了?所以一大早开始对她嘘寒问暖?
她猛然打了个冷颤。
实在是纪老爷子那张严肃的脸配不上“嘘寒问暖”这四个字。
言舒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澄清一下昨日的误会。
她轻咳一声,对纪老爷子说道,“那个,关于新闻的婚礼一事,你误会了,我跟你孙子不会结婚,你放心,他已经将新闻给撤回来了,所以您不用这样…..”
怪渗人的。
想到昨晚跟纪墨霆的谈判,虽然过程十分曲折,但还在结果还可以接受。
就是为了给纪墨霆科普情侣谈恋爱的好处,不小点错了视频,导致十八禁的视频突兀出现在两个人眼里。
那尺寸吓人。
而她也明显的感受到了纪墨霆那尺寸也吓人。
手忙脚乱的想要关掉,谁知这破手机突然卡住了!
它卡住了!!

p7ivp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 txt-第一百八十四章 我說,我是你的展示-kzsll

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
小說推薦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重生后偏执大佬要宠我
安静的病房内,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言舒是第一次看到纪墨霆错愕的神情,尽管只是在他那张苍白的脸上一闪而过。
“我没听清,再说一遍。”
纪墨霆攥着言舒的手腕微微用力,他的嗓音有些喑哑,眸光忽明忽暗,目光却一寸不避的落在了言舒的身上。
眼皮从未掀过。
言舒盯着他的眼皮有片刻的出神。
“我没听清,再说一遍。”
这次的语调有些重,还带着压制的急迫和不安,以及小心翼翼中带着蛮横的命令。
言舒从来没有想过,杀伐决断的纪墨霆,居然会因为她这样一句话,就方寸大乱。
用强势来隐藏他小心翼翼的不安。
就好像一个别扭又偏执的小孩。
“我说,我是你的。”
在纪墨霆即将失控的眸子下,她再次重复了一遍。
只是一瞬间,她就感受到了纪墨霆身上暴虐的气息消失殆尽。
“嗯,没听清,再说一遍。”
只是耍无赖吗?
没听清那个“嗯”又是怎么回事?
只是面对纪墨霆执拗又偏执的目光时,她没忍不住又重复了一遍。
像是安抚一个无理取闹的小孩。
烽火战争之羁绊
可这人太会顺着杆子往上爬了!
事不过三不知道吗,居然一直重复他那句没听清
说了这么多遍都听不清,该去挂耳鼻喉科了!
“没没听清就算了,就当我没说过!”言舒忍不住爆发了。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小屁孩你们难搞了了。
这床上就是一个典型的大小屁孩。
“我已经听到了,不能收回。”纪墨霆一听言舒这话,脸色沉了沉。
周围的气压都冷了几分。
那双褪去猩红的深墨色眸子,闪过一丝丝委屈。
仿佛在控诉对方的言而无信。
言舒在他委屈的眸光下凑近,而后轻轻在他唇角印上一吻。
“给你盖章了,就不会骗你。”
纪墨霆眸中暗光极盛,身子却僵了又僵。
言舒清晰能够感受到从纪墨霆嘴角处传来的变化。
更加坚定了心里的想法。
想要获得人生自由,还得从纪墨霆身上下手。
转眼便到出院之日。
这几天,言舒都很乖,乖乖呆着病房里陪着纪墨霆,就连他开无聊的视频会议,她都没有嫌烦。
而这样的效果也显而易见。
她从开始病房都不能出,到最后只要带上暗卫,都能去医院旁边的餐厅吃东西。
虽然这特权是她出卖色相换来的。
嗯,她主动亲了纪墨霆,被他按着头让这个吻维持了三分钟。
“小舒舒!”
言舒刚到护士站办理住院登记,就听到身后熟悉的声音。
陆少卿早就想来看霆爷跟小舒舒了,一直没有找到机会!
上次他爸说要让他去相亲,他还以为只是说说的而已,结果是来真的!
他第二天就被威逼利诱去见了相亲对象。
元若语
他用自个浮夸的演技,成功让相亲失败了,谁知他爸不知道用什么理由说服了他妈,让他妈一门心思都放在给他找媳妇上。
他这几天被五花八门的相亲搞的心力交瘁。
要不是今天霆爷出院,他爸都不会放他出来。
他这次一定要打听清楚,他爸到底从霆爷这里受了什么刺激,导致他一门心思给他相亲。
他明明还是个宝宝。
言舒看着陆少卿眼裂婆娑的超她冲了过去,一脸莫名其妙,“ 你这是怎么了?几天不见,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副鬼样子?”
一脸疲惫,眼圈浮肿,黑眼圈深得每晚都去偷鸡摸狗了。
“小舒舒,你是不知道我过得有多惨,我差点就见不到你们了。”陆少卿一脸哭相。
言舒朝他翻了一个白眼,“你这是得到了不治之症?”
罪爱青春
“真可怜。”
言舒一脸可惜的看着他,直摇头。
陆少卿神情哀怨,“小舒舒, 我们还是不是好朋友,你怎么能咒我得癌症,我身体好着了!”
“那你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干嘛,吃饱了撑着?”
言舒丢下一句话,就朝病房里走去。
她今天有大事要做,必须要把纪墨霆讨好来。
陆少卿看着头也不回走掉的言舒,脸上哀怨更深了。
不过还是屁颠屁颠跟着进了病房。
等他到了病房,看到眼前那一幕,有种他是不是在做梦的错觉。
他看到了什么?!
刚才还一脸冷漠对他的小舒舒,转头就对霆爷笑成一朵花。
婚途末路:男人的反击
还还还…..亲手给霆爷喂葡萄?!
傲娇首席偏执爱
缠火
“这葡萄可是我特意洗的,好不好吃?” 言舒朝纪墨霆笑的一脸乖巧。
纪墨霆半倚靠在床头,沈墨色的眸子落在言舒的脸,微微颔首,“好吃。”
“我是不是对你很好?”
“嗯,可以再好一点。”
冷面王子,俏皮公主
言舒:“……”
门口的陆少卿:“……”
他这是被塞狗粮了吗??
可是小舒舒什么时候跟霆爷这般相处愉悦了?
他现在还担心小舒舒会因为霆爷装傻欺骗她一事,而生气。
然后并没有。
反而站在门口的他,显得十分多余。
陆少卿没忍住的轻咳一声, “小舒舒,霆爷……”
他话还没有说完,他就看到他家霆爷给了他一记嫌弃的目光。
陆少卿那颗本就脆弱的小心脏,更加脆弱了。
他居然被嫌弃了?!
“你来做什么?”
陆少卿硬着头皮对上了纪墨霆的目光,“霆爷,你今天不是要出院吗,我特意来看你的。”
“已经看完了,你可以走了。”纪墨霆声音很冷漠。
对陆少卿十足的不耐,但是看向言舒时,神情立马柔和。
双标狗!
陆少卿咬牙切齿在心里愤愤不平骂了一句。
不过脸上十足的怂样,可怜兮兮的看向言舒,“小舒舒,我们好久都没有见了,你真的忍心让霆爷赶我走吗?”
他不能走!
一走就得回家相亲。
他宁愿忍受霆爷不耐烦的目光,也不想去面对那些香水味浓重的女人们。
言舒古怪的扫了他一眼,而后托腮摇头,“你这张脸啊,太丑了,看一眼就够了,不能多看。”
看着陆少卿天崩地裂的表情,言舒在心底愉快的哼起了歌。
让这狗腿子帮着纪墨霆来骗她。
这么好的报仇机会,她才不会放过。
“小舒舒,你居然说我丑,我这么俊脸哪里丑了!”陆少卿仿佛受了奇耻大辱,用手指着自己的脸。
纪墨霆皱眉,“吵。”
话落,立马有暗卫进来,将大受打击的陆少卿给请了出去。
言舒默默偷笑。
“很开心?”
“有吗,没有啊。”言舒立即收敛嘴角的笑,一本正经的说道,“不是你把他赶出去的吗,跟我有什么关系,你不要乱扣帽子哦。”
纪墨霆眼底闪过一抹宠溺,“嗯,阿舒说的都对。”
言舒诧异,纪墨霆近期的情商提高了不知一星半点啊。
居然知道哄女孩子了。
而且这货看起来心情也不错,那她是不是可以提要求了。
无神 莫古道人
“刚才的葡萄甜吗?”言舒端着了身子,一双眸子闪着星光,眉眼弯弯。
纪墨霆看着她那双清澈的眸子,轻轻摩擦着指腹。
他的阿舒,似乎把他的命脉拿得死死的。
就像个一个终于学会利用自身优势捕猎的猎人,而他是她眼底的那个猎物。
只是她不知道,以色。诱人的捕猎者,最终都会被凶猛的猎物给吃干抹净。
纪墨霆微微勾了勾嘴角。
金科玉律
极为邪戾。

guqoo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 起點-第一百六十六章 那他的白月光了?分享-s2ek6

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
小說推薦重生後偏執大佬要寵我
但是她不敢。
“我说我家经纪人貌美心善, 你千万不要因为她被纪魔头带走了,就认输,我告诉你这个时候你更要……”
“我知道。”
“啊?你知道什么?”
路成濯抬眸看着她,“把她救出来。”
路成蹊眼前一亮,笑得极为艳丽张扬,“我帮你!”
“好。”
路成蹊盯着他看,有些揶揄,“你不会真的对我家经纪动心了吧。”
她也是就嘴上说说。
他太了解路成濯这个人了,情感世界淡漠的很,就连他的亲人都看不透他的内心,更被提爱情了。
从小到大,她就没见过他对那个女孩子特别过…..
除了她见都没见过的他所谓的白月光。
她都怀疑那所谓的白月光是他搪塞的借口,毕竟他要是真的谈恋爱了,她不能不知道啊。
就算她不知道,其他人也该知道了。
“嗯。”
路成濯的单音节在路成蹊耳边响起,震得她没有思考那白月光。
而是不可置信的看向他,“你刚说什么?我是不是听错了?你真的喜欢我经纪人?”
路成濯皱眉,对于她的大惊小怪有点嫌弃,“不是你希望的吗?”
路成蹊吞咽了一把口水,小心翼翼的再次询问道,“你是说真的,还是故意骗我的啊?”
“你值得我那时间来骗你?”路成濯将手里的报纸放下,端着旁边的水杯抿了一口。
神情淡然。
路成蹊心塞。
看来是真的了。
他这人从小目标性就强,说过话就没有做不到的。
只是她依旧有些震惊,之前她把言舒介绍给他,他同意,她还以为他是察觉到他自己老了,该谈恋爱了。
结果这人真是喜欢她经纪人啊。
那他的白月光了?
那白月光肯定是不存在的,应该是他搪塞的理由。
他对她的经纪人才是真爱。
路成蹊越发坚定这个信念,因此对于路成濯出院的事情特别积极。
帮他办妥了出院手续,将亲自将人送到了家里。
并主动帮她去纪家探口风。
纪家。
“家主,门口有个自称是夫人朋友的人求见。”
至尊女纨绔
纪墨霆正在书房处理事情。
闻言,抬眸,“谁? ”
管家恭敬回答,“叫路成蹊。”
此话一出,管家明显的感受到了纪墨霆身上散发的冷意,吓得他额头冷汗直冒。
他不知道刚才那句话惹的家主生气。
但是他也不敢问。
“以为任何姓路的来,都给我丢出去。”
纪墨霆声音极冷,眸子透着戾气。
管家连忙应道,“是。”
而后逃离般的出了书房,忍不住有袖子摸掉额头的细汗,心里忍不住的嘀咕,这姓路的怎么得罪了家主了。
不过他还是赶紧让人把她赶走。
路成蹊没想到,这纪魔头这么狠,这么说她也是言舒的艺人,居然不让她进去。
就算抛弃这层关系,她路家跟纪家也算是世交!
他居然还做的这么绝!
“路小姐,你还是走吧,家主说了,不见你。”管家站在护卫旁边对着路成蹊说道。
路成蹊咬牙,“谁要见他啊,他挺会给自己脸上贴金的,我是要见言舒!”
“我家夫人听家主,也不会见你。”
行夜人 疯子唐
路成蹊气笑了,“明明是纪墨霆将言舒关起来了,不让她见我!”
管家面不改色,“夫人是自愿的。”
果然是纪墨霆养出来的狗腿子,跟纪墨霆一个德行。
“路小姐,话我们已经带到了,如果你执意不肯走,那我们只能动武了。”‘
管家说完,他身后四个护卫上前。
“以多欺少,你们不讲武德!”路成蹊那双潋滟的眸子含着怒火。
但是她知道,她打不过这么多人。
能够在纪家做事的护卫,身手肯定都不简单。
她不敢冒险。
“走就走,总有一天你家少主,会求着我进去!”路成蹊放完狠话后,气愤的离开了。
管家对于她的话完全没有放在眼里,只是交代了一句,“以后她来都不许放她进来。”
护卫们齐齐应答。
楼下的动静,并没有惊动言舒。
她现在等着纪墨霆让她见阿彻。
既然他答应了她,肯定会让她见的。
只是她等不及了。
“纪墨霆那里去了?”言舒拉着一个佣人,问道。
這三年我到底經歷了什麽 b站壹up
只是佣人也不知道。
“不会是答应她后就反悔了吧,然后躲她了吧。”言舒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
她气冲冲跑到楼下,方向守在门口的不是韩都了,而是两个他不认识的人。
“韩都了?”
其中一人回答道,“韩队有事情。”
我的輕狂歲月 混混沌沌
言舒也不跟他们废话,“你们主子了?”
“主子在书房。”
得到答案后,言舒直奔书房而去,书房的指纹锁,从不对言舒设防,因此她将大拇指一按,门就开了。
娛樂圈重生之boss寵妳 貌月容花
“纪墨霆,你是不是在躲我!”
人未出现,声音先到了。
言舒气冲冲吼完,就发现了纪墨霆坐在电脑面前,那架势貌似是在视频会议。
她愣了愣。
同她愣的还有电脑里会议室一众的高层人员们。
正在汇报情况的某个高层人员,听到电脑那边BOSS传来的女音,一脸惊悚,而后突然卡壳了。
其他人也是一脸惊悚。
是友情似愛情
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总裁说过话。
勇者傳奇
在他们眼中,他们总裁可以说是这世界上最凶残的生物了,可现在居然有女的对着他们总裁大吼大叫。
他们惊悚的同时,又忍不住的好奇。
难道这就是他们总裁金屋藏娇的女人。
两两相连的人面面相觑,都对对方眼中看到浓烈探索的欲望,
但又没有人真的敢把心里话说出来。
言舒站在门口,退也不是,进也不是。
“那个你在开会啊。” 她干巴巴的挤出一句话,“那我等你开完吧,我有事情要跟你说!”
“嗯。”纪墨霆点头,而后对着电脑里众人说道,“继续。”
那个卡壳的人连忙接着报告,但突然被打断,导致他脑袋空白,报告的时候结结巴巴,错字百出。
他边说额头的汗边流。
最后汇报完,他等着被自家总裁批斗,料想到他得重新做一份的结果。
然而。
“嗯,可以了,会议结束。”
我的老婆是女鬼:猎鬼传奇 酸菜
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时,电脑已经黑屏了?
他错字百出,居然没被总裁要求重做?
而且他是第一个汇报的啊, 后面还有好多人战战兢兢等着汇报。
其他人也是一脸蒙蔽。、
而后不约而同的想到那女声。
淺淺遇,深深纏 初城
总裁的春天是来了吗?
纪墨霆将电脑关掉后,起身朝着言舒走去。
言舒看到纪墨霆走来,怒而起身,“你说给让我见阿彻的!”
说完后,又觉得自己的语气过于强硬,于是放柔语气又加一句,“你不是答应我了吗~”
“嗯,不急。”
灵尊
“你不急我急!”言舒装不下去了,带着几分凶意看向纪墨霆,“你不是骗我的,你是不是从没有想过让我见阿彻!”
纪墨霆看着带着怒意的小脸,眉头微微蹙起,眸光闪过一抹不悦,“我何时骗过你?”
呵!
言舒冷哼一声,“你装傻!”
纪墨霆眸光一顿。
而后微微垂眸,嗓音低沉,“阿舒。”
言舒身子一僵,这语调太熟悉了。
熟悉的言舒都要以为站在她面前的是那个蠢货。
“我要见阿彻。”言舒别开头,“现在,马上立刻就要见。”
“阿舒,别闹。”
“你才闹!我没……”
砰!
言舒话还没有说完,书房的门突然被人撞开,管家急匆匆走到纪墨霆耳边耳语几句。
纪墨霆脸色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