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緣定你

小說 緣定你 愛下-第二百五十五章 離心熱推

緣定你
小說推薦緣定你缘定你
时间飞逝,转眼半个月过去了,余小玲的身体在康复中,甄本早就变身成离水的鲤鱼了。
他现在就像是司华悦的一个影子,有司华悦在的地方,必然能见到他。
市立医院因甄本的到来,掀起一波追星潮。
明知仅仅是相像,但那些爱慕莱昂纳多而不得见的无脑粉们,把对小李子的一腔热爱无私地转献给了甄本。
她们的热情给甄本带来了不小的困扰。
妇科不管是医护还是病号,本就女人居多。
妇科的洗手间已经彻底没了性别之分,常有女医护或者年轻的女病号“不小心”走错门,想跟甄本来个“茅房偶遇”。
小李子成名是在二十多年以前,这些无脑粉里,甚至有为数不少的已婚中老年妇女。
自从甄本在厕所里被一个中年妇女纠缠合影,继而被她的丈夫追打,并给他起了个“洋三儿”的绰号后,他就坚决不上妇科的厕所了。
他宁肯爬楼到楼上的儿科,跟小病号们一起蹲坑。
余小玲出狱的第二天夜里,一条劲爆消息在奉舜炸开:李市长的侄子伙同监狱狱警一起绑架管市长孙子!
一时之间,各大媒体竞相报道。
至凌晨前,这起被命名为“水蛭行动”的案件的传播效率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裂变式顶峰。
警方实施抓捕时,同楼层有胆大的居民开门偷看,偷听到了正在勘查现场的法医说的话。
为了挖掘新闻资源,那些记者们削尖了脑袋通过各种途径寻找目击人或者知情者。
跟踪采访还在进行,可惜警方拒绝采访,并将消息全面封锁,记者们只得将目光投向悦海小区。
从保安到小区居民,都被他们轮番有偿私下采访。
最终,法医的话被他们采访到,经过一番推理和润色,他们将事件还原。
李市长和管市长有矛盾,而李市长的侄子李某某为了表现自己,一直在伺机“教训”管市长。
李某某与他的未婚妻黄某共同策划了一起绑架案,想以此要挟管市长退出市长竞选。
至于政界的矛盾以及实施绑架的原因和过程,吃瓜群众并不怎么感兴趣,顶多骂两句活该。
让人品咂不尽的是,这俩绑匪居然在实施绑架的窝点及时行乐。
法医的原话是:床单需要带回去检验,看看遗留在上面的大量茎叶是不是他们俩的。
好家伙,被记者们一渲染,变成:警察进去后发现,床单整个都是湿的,这得兴奋成啥样?
听说这俩人还有一个帮手,一个自称是房主父亲的老人。
可奇怪的是,案发过去快半个月了,也没见警方下发通缉令。
有人猜那人已经落网了;也有人猜那人已经逃亡国外了;甚至有的人大胆猜测,说那人指不定就是李市长本人乔装的。
案发第三天,有消息传来,李市长被双规了,因为警方从他侄子嘴里套取了很多不利于李市长的事情。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李市长在位这些年,犯下了很多事,也为他的侄子李某某“摆平”了不少的事。
而这些事,随便拿出一件,就足够他们叔侄俩去吃免费饭了。
这可真应了那句话,真正的恶人并不在监狱里。
在舆论传播甚嚣尘上之际,宁监狱长、狱政科王科长以及入监队的两名正副监区长来医院探望余小玲。
他们不仅带来了一个水果花篮和一些补品,还带来了一份非诉讼和解的诚意。
李市长和他的侄子,还有那个帮凶黄波均已落网。
这事到此也该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可司华悦却不想放过那些动手打人的人。
董律师负责跟监狱方周旋,该提的条件提,该拿到的赔偿,他绝不会手软。
当晚,司华悦接到金监区长的电话,原来在司华悦去疾控中心救甄本的那晚,金监区长就打过她的电话。
可惜当时她的手机处于强制关机状态。
金监区长在电话里针对余小玲挨打这件事,再次表达了一番歉意。
同时她告诉司华悦说:入监队大队长因拉帮结伙打群架被扣罚了五十分,取消了大队长的职务,分配到了二监区。
还有另外三个参与者也受到了重处。
嫁祸余小玲的樊小璇被分到了三监区。
真不愧是监狱长,一出手,就是一记重拳。能留在入监队的犯人,都是家里有关系的。
谢天和由美丽在这起事件中,表现突出,狱政科给她们俩每人奖励了六十分。
谢天因刑期短,直接达到了释放标准。下月初,她就要出狱了。
司华悦最近的心情差到极致,这是这段时间以来,她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
“金监区长,我能不能去监狱里见见她?给她送点出狱要穿的衣服啥的。”司华悦在电话里问。
金监区长料到司华悦会提出这个请求,直接答应了,“你来前,最好提前给我打个电话,看看我在不在班。”
今天是司文俊和褚美琴回国的日子,昨天司华诚就给司华悦打电话,问她去不去机场接机。
司文俊远途出行都是乘坐私人飞机,他的停机位和流量从不与民航客机重叠。
在司华悦看来,接机就是图个热闹,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寻找自己的亲友,见到后一番拥抱或者握手。
所以,接机就是一种加深感情的行为,不然还能是为了什么,谁还不认识路吗?
像司文俊这样,由一群保镖护卫,冷冷清清地从里面出来,接个鸟啊?她又不会开车。
司华诚从不勉强司华悦做什么,她不愿意来公司帮他,他便由着她。
她不愿去机场接机,他也不勉强她。
最了解司华悦的人,并不是司文俊和褚美琴,而是司华诚。
他知道自己的妹妹失去了十年自由,最渴望的就是自由,最不喜欢的就是被人限制自由。
超棒的都市异能 緣定你 愛下-第二百五十五章 離心展示
所以,他凡事只是在背后默默地观察和保护她,不强制、不干预。
这次的绑架事件他知道司华悦越过他找了马大哈兄弟帮忙。
司华悦的行动能得以顺利进行,功劳不全在马大哈兄弟,还有另外两名暗助理。
作为司致集团未来的接班人,司华诚不可能只有马大哈两个暗助理。
更何况那哥俩也不适合做暗助理,司华诚早已将他们俩由暗转明,谁用派给谁。
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些东西司华诚已经放下了,包括袁木的死因。
所以,明知司华悦这次行动主要是为余小玲报仇,司华诚依然将自己的暗助理派出来偷偷地保护并协助她。
为了方便照顾余小玲,司华悦这段时间一直跟仲安妮住在出租屋里,只回过一次家,去看望唐晓婉。
笑天狼和小小俩成了好朋友,一如李自成和唐晓婉,总是形影不离的。
见到司华悦回来,李自成问了句:我师父电话打不通,你跟他联系过吗?
司华悦回了句:没有。
她怎么可能会打得通?她的手机号和微信号早已被李翔给拉黑了。
只是司华悦不明白,李翔拿李自成当亲生儿子般对待,怎么会突然连自己儿子的电话也不接了?
忙着跟徐薇谈恋爱?不对,人家两个人已经是合法夫妻了。
她在心里暗自把自己给嘲讽了番。
YX,她一直以为是悦和翔,现在终于明白,是闫和徐。
李翔本姓闫,只因他父母离异,他随了母姓,而X自然就是徐了。
再也不能相信男人的花言巧语了,说得好听做司家的上门女婿,最终还不是跟别的女人结了婚。
你说你结婚就结婚呗,有什么可遮掩的?大不了把戒指还给你,一拍两散,整得跟谁离了谁不能过了似的。
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怨恨超过感情的时候,便也就忘记了悲伤。
司华悦现在心中满是对李翔的怨怼,如果可以,她真想跟当初在武馆里那样,和他对打,把心里的怒气全部发泄出来。
唐晓婉人小鬼大,察觉司华悦神色不对,便以给小小扎辫子为由,将李自成给硬拖着离开。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袁禾变得越来越孤僻,没事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只有唐正阳来,她才肯出来见人。
司华悦对袁禾一直心里有愧,加之春节前后她多数时间都是待在疾控中心很少回家,二人之间由原本的无话不谈变成现如今的无话可谈。
之前司华悦过来时,她不去袁禾的房间找她,袁禾绝不会主动出来见她。
这愈发让司华悦疑心袁禾是不是已经知道了袁木的死亡真相。
可会是谁告诉她的?
知道这事的人两只手都能数过来,家里人肯定不会,唐老爷子这边也没人知道,不存在说漏嘴的情况。
或许是自己多疑了吧,司华悦想,指不定袁禾接受不了眼下的身份,却又无处可去,无法融入新的家庭罢。
敲开房门,司华悦走了进去,发现屋子里的窗帘都拉着,仅亮着一盏床头灯。
感觉袁禾的屋门像一个结界,将阴阳、昼夜给剥离开来。
看着下眼袋泛青的袁禾,司华悦这才惊觉她的情况非常不对。
“怎么大白天地拉着个窗帘?”司华悦问:“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她第一时间想到了袁禾体内的毒。
“没有,有点犯困,想睡一觉的,你就来了。”袁禾漫不经心地撒谎。
“我记得你说要把刘阿姨的坟迁回大昀,”司华悦没有提袁木,她尽量回避这个名字,“想什么时候迁?”
初师爷说的遗书还在墓碑旁的树下,司华悦一直没有告诉袁禾,不是有心隐瞒,而是想起这事时,基本不在家。
“还迁么?不迁了吧,我觉得我妈挺喜欢这里的。”袁禾幽幽地说。
现在提到刘笑语,她已经能压得住悲伤,控制好情绪,不像最初,一提就不自觉地落泪。
室内的气氛变得生硬而压抑,司华悦不喜欢这种感觉,便想着说两句话就赶紧离开。
谁知,当她走到门口时,袁禾突然来了句:“余小玲已经出来了吧?”

fnlbr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緣定你 愛下-第一百八十八章 專家看書-74nz4

緣定你
小說推薦緣定你缘定你
边杰和妇产科方主任都有自己的休息室,他们的休息室原本是一间单人病房,只不过里面的布置比冷肃的病房看起来要暖一些。
房间面积也就六七个平米大,此刻包括顾颐在内一共有三个人分坐在室内。
顾颐坐在床上,另外两个人一人一把椅子,分坐在桌前和床旁。
他们的坐姿都带着一份沉稳和内敛,分明是受过严谨训练的自律的人。
尤其是坐在床旁的人,浑身散发着冷严的气势,犀利的目光中透着慧黠与坚毅。
而坐在桌边的男人气势收敛得非常好,看起来沉静安然,但他眉间的两条皱褶,即便眉心舒展,也如沟壑般明显。
这是皱眉的表情出现得次数太多造成的,有人管这叫思考纹,也有人管这叫愁苦纹。
室内很安静,他们三人都没有说话,也没有过多的眼神交流,都在等——八点的到来。
顾颐的腕表摆放在床上,他瞥了眼,还有十分钟就到八点了。
约定的时间是晚八点,这时,塞在耳朵里的无线蓝牙耳麦传来一个低低的声音:“来了,四个人。”
“四个人?”顾颐疑惑地问了句。
“该来的三个都来了,有一个不认识,尾随在她们身后。”
“男的还是女的?”
“看不出来。”
顾颐看向坐在桌边的皱纹男,将床上的笔记本打开,调出医院的监控。
皱纹男凑上前,“咦”了声,习惯性地皱紧眉头眯起眼,良久才用不怎么确定的语气说:“应该是个男的。”
颤栗乐 如影随
枫露集 随枫夜舞
顾颐将那人的影像截下来,发送到一个邮箱,同时发出一句话:“查查这人是谁。”
一阵钥匙开门声过后,边杰当先走了进来,与他同时现身的,分别是仲安妮、褚美琴和司华悦,并没有那个尾随的人。
褚美琴的神情中带着明显的不满,并非是她不愿意协助警方破案,而是这带她来的人,和这个地方让她心情不爽。
再有就是这一身扮相。
她是一身贵族妇人的打扮,有些像是老上海百乐门里的歌女,一头烫染的假发,一身黑底黄花的旗袍。
脸上被顾颐派去的化妆师给化得像遗容,大白大红。
也得亏她身材保养得好,高贵的气质也不是随便谁都能模仿得出来的,不然这一身扮相扮不成歌女,会扮成个庸俗的妈咪。
她若不开口说话,与她同床共枕了三十多年的司文俊都认不出她是谁。
妆化完以后,她也没认出镜子里的人,自己把自己给吓了一跳,抱怨那个化妆师不给她好好化。
化妆师告诉她说,只有三个角色,是她自己选择的婆婆。
是的,三个角色,一个不正经的婆婆,一个不着调的儿子,还有一个病恹恹的孕妇,也是儿媳。
太古血神
如果她要饰演儿媳,那仲安妮就是婆婆,司华悦饰演男人比真男人都像,这个角色非她莫属。
虽明知是为了隐藏身份才如此扮相,她也不愿屈了身份演个小辈。
仲安妮本就身体不怎么好,瘦津津的,肚皮上塞进个假体后,还真挺像一个临盆的病孕妇。
戮天魔帝
司华悦的扮相真叫一个难看,她身高在那,短发被焗成了黄色,她那妆化得真是一言难尽。
好在,她们三个人怎么看都不是本人。
化妆的过程中,她们仨了解到,原来这化妆师曾在《行尸走肉》里化过一季的妆,难怪把她们给化得像活死人。
幸亏不是《西游记》里的化妆师,不然她们仨此刻有可能就是狐狸精、白骨精和兕大王了。
“顾队长,你这是怀孕了?”褚美琴扭摆着腰身走进来,看到床上一身病号服的顾颐,没好气地揶揄了声。
顾颐和其他两个人见正主来了,忙起身相迎,“褚总,委屈您了。”
边杰察言观色,知道自己不受欢迎,对着一屋子的人说了句:“不好意思,我还有病人。”
这句话他没有刻意对哪个人说,但转身时,他的目光在司华悦的身上一带而过,却与褚美琴那双凌厉的目光对上,忙低下头,快步离开。
“我来介绍下,”顾颐走到褚美琴身旁,掌心侧摆向皱纹男说:“这位是刑科所高所长,罪犯画像专家。”
然后又移向一旁的冷脸男,“这位是吕队长。”顾颐并没有说这人具体是负责什么的。
但司华悦和仲安妮从对方看人的眼神中,能隐约猜到他的职业——审讯心理师。
如果是在刑科所,那就是心理分析师,看他似乎不像是刑科所的,倒像是刑侦大队的。
“这边三位我就不用介绍了吧,来前跟你们都提到过,虽然这妆化得夸张了些,但你们应该也能分辨出她们谁是谁吧?”
高所长笑盈盈地向褚美琴伸出手,“褚总您好,形势逼人,不得已在这里跟您见面,希望您能体谅。”
昇道传
褚美琴和婉一笑并与之握手道:“高所长该不会是高贤才专家吧?”
“是的,不过哪里是什么专家呀?您过誉了,我也就是一个画师罢了。”高贤才的谦虚不是伪装,而是发自内心的谦逊。
褚美琴有些意外地看了看顾颐,没想到,他竟然能把一个被国家授予罪犯画像专家的人请来。
吕队长也伸手跟褚美琴对握了下。
山下 人家
褚美琴不怎么喜欢这个人,感觉这人的眼神像是能撕开所有人的伪装,让她不舒服,就连笑都感觉格外深沉。
但她却没想到,这人跟顾颐一样,也是一个重视责任到几近冷酷地步的人,且是一个军转干,曾被国家授予“审讯心理专家”的称号。
因为褚美琴的身份特殊,顾颐才会在正式开始询问和画像前做这一番具有“地方特色”的繁冗的礼数。
八 零 軍嫂 是 神醫
从阳台搬过来三把椅子,几人分别落座后,今晚的任务正式开始。
高所长依旧坐在桌边,打开一个公文包,从里面取出纸笔。
而吕所长则将椅子挪到桌旁,这样可以直面褚美琴她们三人,同时,他将手里的录音笔打开。
先是褚美琴讲述那天与瘦猴男相遇的过程,一边讲,她一边回忆瘦猴男的长相和特征。
当时褚美琴跟瘦猴男是在电梯里相遇,瘦猴男进入电梯时跟褚美琴正面照面,之后便一直是站在电梯指示灯前,背对着褚美琴。
下电梯时,他依然是背对褚美琴,将电梯门让出来,褚美琴先下的电梯。
他的那声喷嚏让褚美琴当时只想早点离开电梯,现在回想起来,除了那个男人畏冷和瘦以外,脑子残留的仅剩下喷嚏声了。
而司华悦当时的关注点在副驾的白大褂身上,让她感觉可疑的并非是病人,而是一车的医生和司机。
当时拉开后车门时,由于光线的缘故,加之瘦猴男是平躺着,身上盖着的白布几乎遮住了他大半张脸。
司华悦对他的印象除了瘦,便是那头油腻的半长不短的头发和苍白的面色了。
唯一跟瘦猴男正面接触的只有仲安妮,但可惜的是,仲安妮当时是在重症区,所有的医护都是穿着防护服。
能看清的只有眼睛和身高,能留下深刻印象的只有声音和语气。
直到开始询问和回忆了,她们三个人才感到顾颐这个安排是正确的,如果单独一个人一个人地来回忆和做画像的话,估计警方什么有用的线索也得不到。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这个回忆起那人的哪个部位的特征了,启发了另外两个人的新的记忆。
高所长按照她们三个人的讲述,将瘦猴男的大致轮廓画出来,让她们三人在现有的基础上具象化瘦猴男的五官。
顾颐和吕队长只在一旁静静地聆听和分析,即便感觉她们三人有言语上的漏洞,也没有出声提醒打断她们的思路。
时间在交谈和绘画中一点点划过。
回忆是耗费脑细胞最快的方式,尤其是她们这种将模糊的记忆清晰化的回忆。
网游之横行霸盗 俗家武神
两个小时后,她们三人都面现疲态。
而高所长笔下的人物却已经生动形象起来。
“好啦,你们三个人闭眼休息一下,然后我说睁眼的时候,你们抛去所有的杂念,看看我画出来的人,是不是当日你们所看到的。”
高所长对褚美琴她们三人说。
待她们休息大脑之际,高所长将画像通过摄像功能传入顾颐的笔记本。
“顾队,有发现。”耳麦里传来技术科的人的汇报声。
顾颐蹑足走进洗手间并关上门。
“顾队,那个跟随褚美琴她们进入医院的人的身份已经查到了,叫……”
顾颐越听越震撼,他万万没想到,这个人居然成了褚美琴的跟班。
爱情早班机 水户
“经过画像比对,嫌疑人已经锁定了,叫……”
技术科的人汇报完即切断通话。
顾颐脚步沉重地从洗手间里出来,他没有因为得到这些情况而感到轻松。
让他心情沉重的并非是褚美琴的跟班,而是瘦猴男的身份。
从洗手间出来后,他对高所长和吕队长点点头,二人会意,高所长叫醒褚美琴三人。
当司华悦看到画像中的人时,她惊异地说了句:“这个人,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她指的见过,并非是在疾控中心大门口的救护车上,而是在另外一个地方。

hft05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緣定你 ptt-第一百七十四章 儲藏室裏有人推薦-4443f

緣定你
小說推薦緣定你
“在你准备开枪前,你最好先看清楚你手里的枪是真的还是假的!”
顾颐闲庭信步地走进来,绕过司华悦和那个拿枪的男人,径直进入客厅。
不及那人反应,司华悦身体一哈,腰一拧,右腿同时扫出。
拿枪的男人被顾颐识破武器是假的以后,本能反应是将假枪砸向司华悦,却没想到这个女人的反应速度这么快。
噗通一声,他后脑着地,枪也脱手飞出。
司华悦一把捞起那把枪,掂了掂,玩具枪,做得很逼真,黑灯瞎火的还真能以假乱真来唬人。
那个男人见不敌,爬起来就准备往外跑,司华悦手腕一抖,玩具枪像一枚飞镖般直击而出,正中那人的后脑勺。
噗——
男人身体一软,倒在门口。
司华悦回身将防盗门关上,打开手机手电找灯的开关,却发现没通电。
将倒在地上的男人翻转过来,发现这男人一脸病态,从相貌年龄根本分辨不出有多大,从三十到六十岁,任意一个年龄段都像。
这人脸色煞白跟个鬼一样,眉毛稀疏,头发稀疏,口唇发绀,不懂医也知道这要么是中毒了,要么是心脏有病或者血液有病。
异界木乃伊 易湿流
屋子里的气味难闻,顾颐那边将客厅所有的窗户尽数打开。
储藏室的门被风带动吱扭扭地响。
司华悦拽住那男人的脚踝,像拖麻袋一样拖着走到储藏室门前。
情暖蔷薇
顾颐先她一步进入储藏室,“奇怪,这里面没窗户,哪来的风?”
司华悦也纳闷,但她更着急找到高师傅和鲁佳佳。
“还是关机。”试着拨了下那二人的电话,依然处于关机状态。
顾颐从兜里掏出两个扎带,将被司华悦打晕的男人双手双脚扎紧丢进储藏室。
“走,我们分头找。”顾颐说完,当先走进一旁的厨房。
司华悦顺着楼梯来到二楼。
在二楼的玩具室门口,她发现地板上有五个间距相差无几破损的洞,像是被人用利器给凿挖出来的。
玩具室里虽以玩具居多,但当初袁禾的办公桌椅还在,只不过被推在角落,一旁的书架上乱七八糟地码放着一些儿童画册和医书。
司华悦拿下一本医学书籍随意翻看了下,书里有袁禾做的注解,清秀的字迹一如她的人。
房间里的窗户开着,与一楼客厅被顾颐打开的窗户形成对流风。
吸了吸鼻子,司华悦敏锐的嗅觉闻到这个房间里隐约有股淡淡的香气,她分辨不出是什么香。
司华悦是一个无味的女人,从小到大,她从不使用香水,她的洗发、护肤等所有女人用品都是选择无味的。
所以,她身上从不像别的女人那样带有各种香味,这是褚美琴给她养成的习惯。
也正因如此,她对含有香气的东西比如香水、香囊之类的是外行。
走出玩具室,她来到旁边的卧室,虽仅一墙之隔,但这个房间里却没有香味。
由于洗手间在卧室里,门窗紧闭,房内憋着一股子霉味。
仔细地搜索了遍,依然没有任何发现。
从进入别墅开始,司华悦就一直在留意听,可直到现在,她也没听到鲁佳佳给她发的语音中的男孩哭声。
一楼的顾颐早已搜查完,已经到了三楼,司华悦紧随其后来到三楼刘笑语的卧室门外。
卧室里的霉味很大,地面、桌面、床面以及窗台,到处都能看到一层厚厚的浮尘。
顾颐用警用手电照了下,没有在地面发现有脚印留下的痕迹,说明在此之前没人进来过。
紧挨着刘笑语卧室的是一间小会客室和一间储物间,储物间旁边有一个小隔断,打开小小的推拉门,里面是一个通往楼顶天台的纵立阶梯。
司华悦顺着阶梯爬上去,露天阳台上有三道拉绳,上面晾晒着被褥,风吹雨淋加上阳光暴晒,被褥内的棉絮都暴露在外。
阳台上没多少障碍物,除了晾晒绳,再有就是烟囱和两台太阳能热水器的外机。
与高师傅和鲁佳佳失联也就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如果不是遭遇不可预见的事故,他们俩不可能同时关机。
可整栋别墅都看了,没有发现他们俩的踪迹,难不成离开了?或者说是被人给绑走了?
“你去一楼看着那个男人,我去趟门卫调取监控,看他们有没有离开小区。”顾颐对司华悦说完,快步离开天台。
司华悦不死心地再次在天台上转了圈,能藏人的,不能藏人的地方均仔细地搜了一遍,依然没有任何发现。
不得已,她也顺着阶梯下去。
風雨大唐
来到一楼的储物间,那个男人有要苏醒的迹象,眼皮颤动,身体无意识地抽搐了下。
司华悦将他拖到客厅沙发旁,随手丢在地板上。
这一拖一拽,那个男人彻底醒了过来。
“你是谁?”男人的声音嘶哑,像是指甲划动玻璃发出的刺耳声,让人忍不住后槽牙打颤。
“你管我是谁!”如果不是为了从这男人嘴里套出高师傅他们的下落,司华悦实在不想跟这人搭腔。
“你是来找人的还是……”男人或许是长久没洗澡,身上一股子馊臭味,嘴里是一股腐尸味,整个人像是经年泡在粪池子里才爬上来似的。
他试了下企图站起身,但双手被反剪捆绑在后面,双脚脚踝被捆得结结实实,稍微用力活动,扎带便会勒进肉里。
臭味男人放弃挣扎,侧躺在沙发旁,看向司华悦,等着她回答。
超武文娛
司华悦耳廓微动,她敏锐的听觉捕捉到不远处的储藏室里有轻微的声响发出。
不仔细听很难能察觉,若非司华悦耳力超群,被风吹动的窗帘呼啦啦响声会盖过储藏室里的声音。
司华悦沉吟片刻,深吸一口气后,俯身在臭味男人耳边小声说:“我是来找母毒的。”
司华悦的手电光照在男人脑袋旁的地面,这样既不会刺到男人的眼,又可以清楚地观察男人的眼神和表情变化。
臭味男人在听到司华悦的话后,宛如被灼烫了一下,瞳孔骤然收缩,一缕稍纵即逝的惊愕在他的眼中闪过。
但旋即他神色如常,用同样低的声音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母毒是什么东西?”
司华悦笑了笑,语气笃定地说:“你知道!”
身后有开门声传来,司华悦直起身扭头看了眼,顾颐。
“这个人是干嘛的?”臭男人问。
“他是警察,”司华悦冲他狡黠地眨了下眼,“一会儿你有喝茶的地方了。”
臭男人无所谓地瘪了下嘴,对走过来的顾颐说:“赶紧把我放开。”
顾颐走上前,从裤兜里摸出一把锋利的匕首,将臭男人脚上的扎带挑开,扯着他的衣领将他丢到沙发上坐下。
“说,那三个人都被你藏哪儿去了?”顾颐冷冷地凝视着臭男人,声线低沉,一如在审问罪犯。
“三个人?”司华悦在一旁惊问。
“对,还有一个姓陈的保安。”顾颐回答司华悦的问话,双眼却紧盯着臭男人。
臭男人的视线在顾颐和司华悦间兜了圈,眼珠转动的过程中,经过储藏室方向时略有停顿。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只是一个无处栖身的流浪汉,这房子里没人住,我就进来借住段时间,这也犯法?”
觅途
“好,既然我问你,你不肯说,那你就对另外一个人说吧。”
说完,顾颐冲门外喊了声:“进来吧。”
一阵钥匙转动声后,门开,马大哈兄弟走了进来。
他们俩一身夜行衣,像是刚出任务回来。
“这房子是公厕吧?”马哈的嗅觉较常人灵敏,最受不了异味,进来后就用手在鼻翼下扇风。
“把人带到顶楼的天台审。”顾颐的手机在振动,他对马大哈兄弟说完,便接听。
马大哈兄弟手脚利落地将臭男人的嘴用胶带封上,然后像拖死猪一样将人往楼上拖。
臭男人惊惧地眼神看向司华悦,企图向她求救。
而司华悦此刻在忙着给顾颐发信息,看都没看臭男人一眼。
“储藏室里应该有我们没有发现的暗道,我刚才听见储藏室里有声音,应该还有人躲在里面。”
顾颐的身高比司华悦高,块头也比司华悦大一些,司华悦将他当盾牌,挪动位置,恰好用他的身体挡住储藏室的位置。
这样一来,即便有人在储藏室里偷看,也看不到她在干嘛。
“被马大哈带走的臭男人刚才问我是来找东西的还是找人的,我告诉他是来找母毒的,他明显很意外,这说明我的猜测没错,这里有一份母毒。”
顾颐那边应该是在跟当地的警方通话,司华悦能听见那边在说已经到了小区门口之类的话。
放下电话后,顾颐点开司华悦发给他的信息,看完后,说:“这个人看着的确像是个流浪汉,如果他今晚一直在的话,按说该看到高师傅他们进来过。”
说着话,顾颐回给司华悦一个信息,“先找到人再说,不要把对方给逼急了,不要再进储藏室。”
司华悦看完信息后配合顾颐说:“嗯,找到人我们就赶紧离开这里吧,太臭了,我快受不了了。”
“大昀刑警队的人已经到了,就算掘地三尺,也会帮你把人找到。”顾颐说着话,余光却在留意着储藏室。
警笛声由远而近传来,“来了,我出去接一下。”顾颐说。
“我和你一起。”司华悦紧跟在顾颐身后。
交錯時光的愛戀 席絹
往门外走会经过储藏室,门依然在随风轻微地摆动,里面黑黢黢的什么也看不清。
但经过时,司华悦能清楚地感觉到,里面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