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窮瓊穹

精彩都市言情 無限之命運改寫 愛下-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疫病展示

無限之命運改寫
小說推薦無限之命運改寫无限之命运改写
“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是帕丽丝、亚丝娜五人回到赫顿玛尔时,心中蹦出的第一个想法。因为这个在她们离开前还充满生机和活力的城市,此时就像是换了一个样子。
大街小巷的行人无比稀少,甚至连本该来来回回的冒险者们,都减少了许多。人们,仿佛失去了笑容。
取代而之的是,恐惧和担忧。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这里可是赫顿玛尔啊。”
是的,这里可是赫顿玛尔,是贝尔玛尔公国的首都啊!然而首都,居然变成了如此模样。
“亚丝娜,你们先回去看老头,我回趟贫民窟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帕丽丝,你看公告栏。”
“公告栏?”
顺着亚丝娜的话语,帕丽丝看向了在城市入口张贴的公告栏,瞳孔瞬间缩成了针状。
因为印入眼帘的,是四个血红的大字。
【紧急召集!】
——————————
“你们回来了啊…..”
通过波动感受到了熟人的气息,盘膝坐在道馆中的G.S.D停止了手中对武器的研磨:“要是你们再回来晚一点,恐怕就见不到我了。”
“老头….你这是…..”
“去看一趟。”
G.S.D笑了笑,轻声说道:“看你们的表情,应该是知道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吧。”
“商业都市诺斯玛尔,出现了不知名且传染性极强的疫病。”帕丽丝低声说道:“公国派去的调查团,无一生还。”
“嗯,这是告诉给大众的情报。还有一些来自野路子的情报你们不知道。”
将手中的弯刀收回武器匣,G.S.D平静的说道。
“一些机械师为了调查原因,专门制造出了侦察用飞行机器人前去一探究竟。但是,哪怕是机器人,也没有办法找到疫病的原因。”
“越往深处走,机器人身上就会出现越多的锈斑,最后坠毁。不过多亏了这些机械师,我们知道了更多情报。”
“商业都市诺斯玛尔,已经成为一座死城了。居住在里面的所有人,全部消失。”
“!!!!!”
寒气,止不住的从心里冒出。喉咙,变得无比干涩。俏脸,变得苍白无比。特别是亚丝娜,更是差点没有站住脚。因为,她可是在诺斯玛尔呆过一段时间啊。
不要忘了,她出现在阿拉德大陆的地方,便是诺斯玛尔周边的一个叫做列瑟芬的偏僻小村庄。在一些好心人的帮助下,她才从列瑟芬去到诺斯玛尔,然后才成功抵达的赫顿玛尔。
“诺斯玛尔….已经没有活人了吗….”
“有。”
G.S.D微微点了点头:“但很遗憾,亚丝娜。现在在诺斯玛尔活动的,并不是居民,而是一个名为‘疯狂盗贼团’的团伙。”
“这个团伙拥有着独有的生物融合技术,或许是靠着这个技术,他们才能在诺斯玛尔活动。而且,因为这个不知名疫病,许多生物都发生变异。变得无比的凶残且具有攻击性。”
“甚至,连一些石像都因为这特殊的疾病成为了攻击人的怪物。”
“现在的诺斯玛尔,便是怪物和疯狂盗贼团的狂欢现场。城市里的钱财,恐怕正在被盗贼团给陆续转移着吧。”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疫病的源头并不是诺斯玛尔,而是更加深处。但具体在哪,就只能亲身调查后才能知道了。”
“………”
亚丝娜咬住了嘴唇,哪怕再不想相信,她也明白,自己之前认识的,帮助自己的那些人,恐怕已经不在….
“亚丝娜….”
“G.S.D师傅。”兰皱着眉头问道:“刚刚的情报中,有着很奇怪的一点。”
“您说,居住在诺斯玛尔的人全部消失了。为什么要用消失这个词,而不是死亡呢?”
“这也是很多人觉得奇怪的一点。”
G.S.D的语气中,也充满了不解:“因为,整座城市中,没有一具尸体。只有被魔化,到处乱飞的石像,变异的生物,以及疯狂盗贼团的成员和猎犬。”
“甚至,连公国派去的调查团成员的踪迹都没有找到。”
“总体来说,这件事充满了诡异和未知。所以,我才准备去看看。”
“老头你不要去了。”
帕丽丝突然说道:“既然和疾病和毒有关,那么应该是街霸出场的时候。我去看看,你就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吧。”
“你的波动就算再厉害,也无法阻挡病毒的侵入,不是吗?况且,对付疯狂盗贼团这种小角色,就让你出场实在是有些太掉价了。”
“帕丽丝,你要去吗?”
“不只是帕丽丝,我也要去。”
“亚丝娜别闹。”帕丽丝皱了下眉头:“这可不是闹得玩的。”
“我并没有闹得玩的打算。”
亚丝娜握紧了腰间细剑的剑柄,无比认真的说道:“无论如何,我都要去看看,去找找那些帮助过我的人。”
“哪怕,最终找到的是尸体。我也要将他们的骨灰带出来,好好安葬。这,是我唯一能帮他们做到的,回报他们的事情。”
“既然亚丝娜要去的话,那么我们也只能跟着了。”
“嗯,眼睁睁的看着朋友前往险地,而什么都不做。这样的事情,发生一次就够了。”
“优纪…兰….”
“还有我,我也要去!”
“啾!!
西莉卡和趴在她脑袋上的毕娜也同时出声道:“我经过师傅的训练,同样也有着比一般转职者要高的抗毒性。还有,毕娜也能帮上很大的忙。”
“解毒和治疗,它都能做到。”
“啾啾!”
“那么,就这么定下了。”帕丽丝从来不是什么矫情的人:“老头,调查就交给我们。你就好好的在这里呆着吧。”
“当然要是出现了必须要靠你的情况,我也不会死撑着。”
“…….也好。”
思考了一下后,G.S.D点了点头:“那么,今天你们就先休息吧。明天,去找女王的使者博肯。他,会告诉你们该怎么行动的。”
“还有,亚丝娜,优纪。我在你们出发前给你们安排的任务,要是没有完成的话,我是不会让你们过去的。”
——————————
就在G.S.D开始考核亚丝娜和优纪的成果的同时,赫顿玛尔郊外不远处,巴恩和桐人等人正在一片休憩地进行着休整。
本来,他们应该立马进入到城市当中的。但巴恩那里,却突然接受到了来自帝国首都的紧急通讯。
所以在巴恩的命令下,便开始原地休整等待。
“那里,就是赫顿玛尔啊。”
看着远处那洁白又繁华的城市,桐人忍不住感叹道:“看样子,完全不输给帷塔伦。”
“你在说什么理所当然的事情啊。”
莉兹忍不住白了桐人一眼:“这个可是贝尔玛尔的首都。”
“哥哥,我记得我们刚到素喃的时候,你好像也说过这样的话。”莉法‘噗嗤’一声的笑道。
“啊哈哈哈,是吗?”
摸了摸后脑袋,桐人尴尬一笑,随后看向了不远处神情变得越来越严肃的巴恩。
其他三人,也顺着桐人的目光看了过去。
“好像,在讲非常重要的事情啊。”克莱因嘀咕道:“也不知道是什么事。”
“克莱因…”
桐人无奈的说道:“这一路上都和你说多少次了,不要小声嘀咕。巴恩团长是觉醒的剑圣,你不管嘀咕的再小声,他也是能听见的。”
“剑圣啊……”
克莱因摸了摸胡子:“看着和我相同年纪的人,取得了这么大的成就。总感觉,让人感到差距啊….”
“同….同年纪…..”
莉法和莉兹看了看和大叔一样的克莱因,再看了看远处白白净净的巴恩,不约而同的叹了口气。
“是呢,差距果然很大呢。”
“喂,我说的可不是这个差距啊!”
“很热闹啊。”
巴恩淡淡的声音,传入到了四人的耳朵中:“不过希望听到接下来的消息,希望你们还能保持这种热闹开心的心态。”
“呃…..”
“真是的。”
看了眼焉下来的克莱因,桐人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站起身,认真的问道。
“巴恩团长,是有什么任务吗?”
“是的。”
巴恩扫视了一眼四人,原本还属于拖油瓶范围的菜鸟,仅仅经过这一年的时间,就有了脱胎换骨的成长。这样的成长速度,简直只能用骇人来形容。
不过,哪怕有着这么大的成长,这次的任务对他们而言也相当的危险,说不定就会死掉几个人。
但任务就是任务。
“帝国来令,让我们即刻动身前往赫顿玛尔北边的商业都市诺斯玛尔进行调查。根据帝国的情报,一个月前,诺斯玛尔爆发了疾病,公国调查员无一人生还。”
“帝国认为这很有可能是使徒引起的异变,而且也是我们获得公国情报的好机会。所以,对我们下达了命令。”
“疾病……”
听到这两个字,桐人四人的眼底,都出现了些许凝重。莉兹,更是忍不住问道。
“巴恩先生,这是很危险的事情吧?这么危险的事情仅仅让我们几个人去调查真的好吗?”
“命令就是命令。”巴恩冷冷的说道:“作为帝国骑士团的一员,得到帝国的栽培,那么桐人和莉法就有义务为帝国做出贡献。”
“哪怕,要献上生命。”
“但是你和克莱因没有这个义务,所以想要离开的话,现在离开就行。”
“怎么能这样!”
“好了好了,莉兹。”
轻轻将莉兹拉到了身后,桐人苦笑着说道:“巴恩团长,这个任务,不能就我和你去吗?少一个莉法,应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哥哥!”
“…….没有问题。”在微微考虑了几秒后,巴恩点了点头:“要是莉法想要退出,那么可以在赫顿玛尔等待。”
“谢谢团长。”
桐人松了口气,转身看向了其他三人。
“那么,我就和巴恩团长去一趟。莉兹和莉法,你们就在赫顿玛尔等我回来吧。克莱因,麻烦你照顾他们了。”
“开什么玩笑!我也要去!我怎么能让哥哥一个人。”
“小直,听话。”
“我不要!”
莉法竖起了眉毛:“我不是拖油瓶,我也有着不输给哥哥的你的实力!而且,巴恩团长说了,要是我想要退出。这件事,并不是由哥哥你决定的,是由我决定的!”
“小直,你!”
“喂喂喂,干什么啊干什么啊,不要吵架啊。”克莱因挠着脑袋将莉法和桐人隔开,笑着说道:“还有,桐人老大你也太见外了吧。”
“你觉得我和莉兹,可能在城市里干坐着等你回来吗?”
“就是。”
莉兹插着腰说道:“可不要小瞧我们啊!”
“……..随便你们吧。”
桐人烦躁的抓了抓头发,随后深深的叹了口气。
“商量好了?”
巴恩见到四人已经得出了结果,便从空间布袋中取出了四瓶淡蓝色的炼金药水:“这是高级解毒药水,非常珍贵。所以不到性命关头,不要轻易使用。”
“不要说什么破费,这些回去后帝国都会进行报销的。所以,要是你们想用性命替我省钱的话,我也不会多说什么。”
“是,谢谢团长。”
对于巴恩这种不冷不热的说话方式,他们早就已经习惯了。他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该给的照顾还是会给。
就像现在,他完全可以不给自己这么珍贵的解毒药水,自己留着用。可巴恩,并没有这么做。简单来说,在不涉及到某些问题的时候,巴恩还是一个面冷心热的人的。
就是说话实在有些不好听。
“要是你们不去的话,我和桐人一人就有着三瓶炼金药水,安全系数会更高一点。”
“…….”
“………”
“…………..”
刚准备将炼金药水收入空间布袋的莉法三人动作顿时僵了一下,随后默契的当成了没听见。这种说一些本来没必要说出的讨人厌的话,算是巴恩这个人最大的毛病了吧。
“好了,既然你们决定一起去了,那么就拿着这个单子去赫顿玛尔帮忙采购一下吧。”
递给莉兹和克莱因一张纸条和一袋金币,巴恩淡淡的说道。
“我们三个是帝国骑士,去到赫顿玛尔会引起当地居民的敌视和注意。所以,你们两个就帮忙跑下腿。采购完,剩下的钱你们就自己看着办吧。”
“今天休整,明天出发前往诺斯玛尔。”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無限之命運改寫 愛下-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超大型活動

無限之命運改寫
小說推薦無限之命運改寫无限之命运改写
现在的生活,是幸福的吗?对自己而言,究竟什么才是幸福?自己这一生,到底要去追求些什么?
三个问题,相信很多人都对自己这么问过。桐人,同样也这么问过自己,而且不止一次。一开始沉迷于游戏当中,他只是单纯的想要逃避而已。
父母不是自己真正的父母,妹妹不是自己真正的妹妹。自己其实并不是这个家的成员,而是客人。
所以他放弃了剑道,和家里人疏远,沉迷在各种各样的网游当中。直到SAO,这款改变了他整个人生的游戏出现。作为封测玩家,他真的是全身心的在享受着这款游戏。
因为在这里,他感觉自己真正的开启了第二个人生。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居然能够开发出如此伟大的游戏。桐人对此产生了好奇,去调查,最后得知了茅场晶彦的存在。
他曾经无比敬仰这一位量子物理学界的绝世天才,创造了NERvGear,打造了艾因格朗特这个飘浮在空中的城堡,追求自己的梦想最后成功的男人。
桐人在茅场晶彦的身上,找到了共鸣点。
没有现实世界中任何束缚的,超越现实世界所有框架与法规的世界。只存在梦想和游戏中的,可以开启第二人生的世界,剑与魔法与幻想的世界。
优纪和兰在新生ALO初次见到桐人之后,曾经这么和亚丝娜说过。
“那是在不同意义上,没有活在现实世界的人。”
作为曾经无法在现实世界生活,只能在不同的虚拟世界中游荡的姐妹两人,对于‘同类’的气息可是非常敏感的。正如桐人同样感觉到了她们两人与正常玩家的不同之处,是同一道理。
这也是为什么,亚丝娜说唯有桐人有可能前往阿拉德大陆的依据。
正常人,在听到又出现了一个死亡游戏,且已经出现多数死者,官方都没有查清原因时,会出现兴奋的情绪吗?
可谁也无法否定,SAO玩家们的一部分灵魂,已经留在了那个空中的城堡当中。桐人,或许就是留的最多的那部分人之一吧。
对他来说,其实虚拟和现实已经没有太多的区别。
茅场晶彦的做法,让桐人对他的敬仰之情中混合上了仇恨。但SAO这款游戏,却是令他又爱又无奈。
他痛恨要拼上性命玩游戏这个做法,但又不得不承认这样只有刀与剑的异世界深深吸引住了他。
若没有衣食和生命之忧,让当时的桐人选择现实和艾因格朗特的话,恐怕桐人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可现在,已经不同了。
通过SAO,他知道了生命的可贵,感受到了自己和家族之间的羁绊。他并不是外人,而是家庭中的一份子。
所以再回到开头的三个问题,现在幸福吗?什么才是幸福?一生要追求什么?
桐人可以肯定的回答,他现在的生活是幸福的。有漂亮温柔的女友,有在背后默默鼓励支持他的家人,还有生死之交的朋友。
他现在,毫无疑问是幸福的。
是的,现在是幸福的。仅仅是….现在。
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更别说是幸福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桐人不可能永远是一名什么都不用担心的高中生,他迟早要去面对着这些问题。
何况他还有着一名正在考研,半只脚踏出了象牙塔进入到社会的女友。
他的确可以忽视这些,继续做一名衣食无忧的高中生。可‘未来’这两个无比沉重的大字,迟早会落到他的肩上。
桐人并不是对未来没有任何的计划,他有着自己的目标和想法。他也明白了自己以前的那种梦想有些不太实际,不可能实现。
他终归是桐谷和人,而不是茅场晶彦。他没有办法像那个男人一样,为了梦想可以抛下一切。
茅场晶彦的做法是纯粹的,但也是不负责任的。他像是没有长大的孩子,用尽一切去追逐,去实现自己的梦想。
但桐人不一样,他长大了,他成长了。他已经懂得了许多,背负上了许多。已经没有办法像孩子一样,保留着那份纯粹了。
不知道,这算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还是一件令人悲伤的事情。
所以哪怕他的内心在蠢蠢欲动,哪怕他无比渴望,想要去亲眼见见那个名叫阿拉德大陆的世界,那个真正的异世界。他也必须忍耐,必须遏制。
自己不是孤身一人,自己要为了自己的家人,自己的爱人考虑。
要是只有一个选择的话,他会去做。可若是有着能够让身边的人露出笑容的方式,他一定不会选择这个选项以外的其他方式吧。
正如他和自己的妹妹直叶所说的那样,他不会再擅自丢下她们离开了。
况且政府虽然有着自己的图谋,但并不是没有处理这件事。正在处理的那个人,比自己强大,也比自己合适。
“就这样吧。”
将手中的潜行机器放在了床头柜上,最后看了眼放在柜子上当作纪念和收藏品的NERvGear,桐人摇了摇头,躺到床上开始和幸进行一日一次的‘定期联络’。
——————————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转眼之间,又是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过去。在这段时间中,亚丝娜将原本用在ALO上的时间,挪出了一大半用在了身体的训练上。
有着欧提努斯和结衣两人在,她并不需要担心其他的事情。欧提努斯,便是她最好的教官。
人家是魔神,是站在魔法师这条道路尽头的存在。那么,体术好的出奇不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况且,亚丝娜也不是要训练到有多强。
真正的变强和实战经验,可以到了那边再说。她现在的训练,是为了到那里之后,不会立马扑街死亡。
谢铭初到那里时所遇到的事情,亚丝娜自然是听说了。现在的准备,便是为了防止那样的事情发生。毕竟欧提努斯和结衣,能够给予她的就只有生命上的保证。
哪怕是在那边被杀死,受伤,也不会影响到这边的身体。
可是,倘若亚丝娜在阿拉德大陆死亡的话,相当于失去了前往那个位面的门票。能否再次获得这张门票,谁也不知道。
虽然不会死亡,但却只有一次机会。亚丝娜,明白这其中的意思。
所以她哪怕知道这里的一个月,是阿拉德大陆的五年,她也只能耐下性子,将心中的焦虑化为动力,更加努力的训练。
桐人和莉兹等人也明白亚丝娜在做些什么,所以大家都默契的没有聊相关的事情。
将所有人的表现看在眼底,结衣有些疑惑的看着研究着阿拉德大陆魔法体系的欧提努斯。
“欧提努斯姐姐,照现在这么发展下去的话,会进入阿拉德大陆的就只有妈妈一个人啊….桐人和莉兹她们,应该不可能进入才是。”
“是不可能主动进入。”
在说‘主动’这两个字的时候,欧提努斯特地加重了语气。
“主动…..”
“赫尔德并不是傻子,能够布下如此精细和跨时间的计划,胆大和心细都是不可缺的。”欧提努斯淡淡的说道:“而且,能够以游戏这个方式来诱骗这个世界的人进入,同样说明了一点。”
“她对这个世界,已经有了相当程度的了解。”
“这样的人,会把希望寄托在玩家们的‘主动’进入上吗?”
“欧提努斯姐姐…..你是说…..”
结衣的瞳孔微微收缩,声音中出现了些许凝重。
“那个叫做爆龙王的家伙,提供出来的消息可是非常珍贵必要的。”
欧提努斯托着腮,看着躺在病床上的谢铭:“既然叫桐人的那群家伙是重创巴卡尔的人,那么他们必然是赫尔德最终选好的刀,是将阿拉德大陆从‘使徒的迫害’下拯救的勇者角色。”
“这么一来,基本上可以肯定,他们是最后一波从这个世界前往阿拉德的玩家。之后,除非赫尔德对这个世界有什么其他的图谋。否则,她是没有必要再在这个世界浪费时间了。”
“既然是最后一波,那么肯定各项计划和准备,她都已经安排的妥妥当当。假想科在追查玩家谜之死亡的事情,她也肯定知晓。”
“所以,那群小鬼必然会是以一种防不胜防的情况,被动进入到那个世界当中。而且,很有可能不止他们这波人。而是一大群不知情况的玩家蜂拥进入。”
“一款RPG游戏,需要的可不仅仅是勇者与他的队友们。更需要无数的NPC,不是吗?”
“……….”
听着欧提努斯略带嘲讽的声音,结衣沉默了几秒后,看向了谢铭。
“所以爸爸,才让我们想办法开发这个啊。”
“他是那种谋后而定的人,自然会将事情尽量的考虑全面。”欧提努斯随意的说道:“虽然这个世界神秘度非常低,但全都聚集在网络和虚拟现实这点,的确省了我们不少功夫。”
“结衣,你那边应该已经差不多结束了吧。”
“嗯,欧提努斯姐姐你这边….”
“今晚便能结束。”欧提努斯露出了一丝邪恶的笑容,仿佛是在嘲讽着远在阿拉德大陆的赫尔德:“最初发现和使用魔法的人,第二使徒?”
“就让你看看,谋害魔神的理解者,将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吧。”
“呃……”结衣挠了挠脸,最终还是决定不发表什么意见了。
毕竟实话来说,对于赫尔德发现时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她同样也非常感兴趣。居然敢如此欺负爸爸,必须让她尝点苦头才行。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句话,还是非常有道理的。倘若说谢铭这家人最明显的共同点,那恐怕就只有护短了吧。
——————————
“亚丝娜,最近怎么样了?”
“啊,还可以吧。”
听到自己好友的问话,亚丝娜先是反应了一下,随后温柔的说道:“就是腾出时间去训练一下而已,和平常并没有什么不同。”
“不要到时候练出了一身肌肉哦?”
莉兹边伸出了自己的魔爪,边揶揄的说道:“来让大叔看看,小美人最近发育的怎么样?嘿嘿嘿嘿嘿…..”
刚想出其不意的上下其手一下,但没想到却被亚丝娜一个灵敏的闪身给躲了过去。动作优美又潇洒,让旁边的优纪、兰和西莉卡都给看楞了。
“才不要。”
对着莉兹做了一个鬼脸,亚丝娜重新回到桌前:“不过,最近体重的确又重了…..嘛,反正爱德蒙又不在意这些,保持身材就行了。”
对此,所有人都露出了苦笑。这些天,或者说从谢铭回来之后的这大半年,她们也都发现了。
亚丝娜的皮肤越来越好,头发越来越亮丽光泽,气色也无比的健康。甚至有些时候,她出门都不需要化妆,就有着她们费尽心思化好妆才有的效果。
刚开始,她们还以为亚丝娜有了更好的保养方法。但听到谢铭每周都拉着她,逼着她锻炼后,便瞬间打了退堂鼓。
锻炼?那没事了。
兰和优纪在和亚丝娜成为好友后,倒是跟着亚丝娜一起锻炼了几天。然而,哪怕是康复后已经成为运动少女的优纪,在亚丝娜面前都抬不起头来。
你见过跑了几公里后脸不红气不喘的17岁美少女吗?哝,眼前这位就是。
要是进行身体检查,亚丝娜现在绝对可以评上国家等级的运动员。但为了低调,所以她平时还是伪装的很好的。
“说起来….”
吸了口奶茶,西莉卡笑着说道:“今天晚上ALO可是有大型活动啊,虽然技能熟练度不到700的玩家无法参加,但奖励可是异常丰厚哦。”
“亚丝娜,和大家一起参加一下吧。”
“今晚…….”
仔细思考了一下,亚丝娜笑着点了点头:“好啊,反正也没有什么事情。”
“太好了!”
优纪开心的说道:“有着亚丝娜在,这一次的top我们拿定了。啊,莉兹好像是桐人那队的吧?”
“莉兹~~~”
“怎…怎么了啊,不行啊?”莉兹撇过头,嘴硬的说道:“要不是那小子求我,我才不会参加呢!”
“哼哼哼….”
亚丝娜适可而止的停下了玩笑:“这么说这次的活动,是四人一队?”
“嗯。”
兰掰着指头说道:“我,优纪,亚丝娜和西莉卡一队。桐人那边,是克莱因先生,莉法和莉兹。”
“唔……”
听到这个组合,亚丝娜微微皱了皱眉头,心里出现了一丝不安的感觉。而在医院中的结衣与欧提努斯,看着ALO官网的消息,对视了一眼。
终于来了。

8quje超棒的都市小说 無限之命運改寫 ptt-第一千五百零八章:艾麗絲到來鑒賞-ru6fl

無限之命運改寫
小說推薦無限之命運改寫
“阿斯特罗斯!!!!!”
“该死!你这个混蛋到底有玩没完!!?”
回头看着不断扒开裂缝的漆黑身影,以恐惧为名的暗黑女骑士的瞳孔中,居然闪过了一丝惊惧。她是怎么也想不到,那个男人居然追到了这里!
那将裂缝不断扩大的漆黑魔手,并不是尼尔巴斯的双手。而是圣职者的通用技能中,唯一和恶魔沾边的能力。以圣术召唤出恶魔的手臂,以此来对敌人进行攻击。
然而,此刻的尼尔巴斯已经施展出了复仇者的觉醒技,魔化:末日审判者。将体内的恶魔因子完全激发,彻底化身为恶魔进行战斗。
所以他根本不需要召唤什么恶魔的手臂来攻击,直接通过魔化能量幻化增大自己的双手后,便能有着超乎寻常的威力。
“毁灭你!哪怕此身坠入地狱!!”
“毁灭你!哪怕遭受世人唾弃!!!”
“毁灭你!哪怕恶念焚身,将我置于死地!!!”
“我也要杀了你,让你挫骨扬灰!!!!”
“阿斯特罗斯!!!!!”
猩红的双目绽放着令人心颤的血红光芒,化解不开的复仇怒焰蕴藏在话语当中,让人闻之丧胆。
“那是….尼尔巴斯….?”
欧贝斯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不断扒开封印的黑色身影,她实在是想不到,当初那个坚毅但却温柔的人,此时居然变成了这个模样。
要是歌兰蒂斯看到自己的哥哥变成这幅模样的话…..欧贝斯甚至不敢去想象这样的场景。
但相比较其他人的震撼,谢铭则是有些抓狂。哪怕是以刀术大宗师的心境,此刻都有些压抑不住心中草泥马的奔驰,忍不住的大声骂出一个字。
“草!”
的确,这种事情实在是让人有些难以接受。换做谁来,恐怕此时都已经将尼尔巴斯和阿斯特罗斯顺着族谱给骂上去了。而此时谢铭仅仅骂了一个字,可以说是修养非常好了。
毕竟,千算万算,他也没有算到这一趟的幺蛾子,居然是这么发生的。这,这真的就很离谱好吧?
是,的确,阿斯特罗斯的确是被尼尔巴斯追着满阿拉德大陆乱跑。这个事情,谢铭是知道的。可是,这异次元封印是摆设的吗?
被阿斯特罗斯逃出去也就算了,还能让她再钻回来的?
“说到底,为什么我会去相信敌人的封印啊…..”
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谢铭看向了奥兹玛:“问你一个问题,这个封印,是不是你早就可以打破了?”
“……时间会消磨掉一切。”看着不断破碎的封印,已经平复好心情的奥兹玛冷冷的说道:“最初的封印,我的确无法打破。”
“而在这异次元封印当中,我的实力受到了一定的压制,因此才会被米歇尔看守了这么多年。”
“但随着这么长时间的过去,封印的能量削减,像阿斯特罗斯这样拥有特殊能力的暗黑骑士也可以通过裂缝来进行自由穿梭了。为了让外面的伪装者增加,所以我才找机会拦住了米歇尔,让她出去。”
“哈…..”
深深的叹息一声,谢铭摆了摆手:“好吧,情况有变,你们两人走不了了,继续在这呆着吧,我们先撤了。等风头过去,再和你们联系。”
“还有,那个蠢货把他打一顿后丢出去就行,别杀了。”
“呃…….”欧贝斯想要说些什么,但还没等话语说出口,就见到谢铭的表情瞬间变得无比严峻。
因为一道身着素雅紫衣的长发女子,已经从尼尔巴斯扒开的裂缝中飘飘然然的落在了谢铭等人的不远处。脸上,还带着虚无缥缈的笑容。
“没想到,居然还能再见到您啊,谢铭先生。”
说着,纤细的手指轻轻拨动了怀中木琴,魔力随着琴声流动,尼尔巴斯费力才开拓出半米宽度的裂缝开始不断的愈合。
“阿斯特罗斯!!阿斯特罗斯!!!!”
“虽然很感谢您能让我提前发现这巨大的威胁,但现在,还不是奥兹玛和米歇尔重新出现在世界上的时候。”
傾城罪妃
艾丽丝轻笑了一声:“所以,还请您再继续等待一段时间,继续提升实力吧。期待着有一天,您能将混沌魔神斩于镰刀之下。”
“………”
好家伙,这是直接不装了啊。
不过对于艾丽丝修复封印的行动,谢铭并没有去阻止。阻止干嘛,还不如趁现在找找薄弱的空间节点,找机会逃出去。
幸好刚刚已经和奥兹玛和米歇尔说明了一切,所以他们应该明白此时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现在还没到翻脸的时刻,哪怕联合奥兹玛和米歇尔,谢铭有足够的自信能将艾丽丝留在这片大地上,但那有什么用?此时的艾丽丝只是被人控制的人偶,而且还在阿拉德大陆上有着极高的风评。
要是此刻,他们联合奥兹玛和米歇尔把艾丽丝给杀掉的话,后面会发生的事情用屁股都能猜出来。
奥兹玛是什么人?是臭名显著的大恶魔啊。而米歇尔呢?是圣职者教会核心,是大多数圣骑士的信仰。
还伙同米歇尔和奥兹玛合作一起战斗?被传出去,在场所有人都会成为阿拉德大陆的举世之敌。至于如何传出去,那还不简单。
薰衣草紫色戀物語
真以为赫尔德在阿拉德大陆,就艾丽丝这一个棋子啊。
所以现在这两名使徒所要做的事情,绝不是和谢铭等人一起战斗,而是演戏。
幸好两人,并不是什么猪队友。
“想杀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女人,你能办到吗!?”
奥兹玛瞳孔一闪,无数的黑色能量球就如同东方弹幕一样,密密麻麻的冲向了艾丽丝。而米歇尔,则是举起了胸口的小十字架。
圣骑士技能:圣光守护。
神圣的光晕圆球迅速的膨胀,黑暗能量球在撞到金色的光晕上时,发出了硫酸滴落时会出现的腐蚀之音。这一招,挡下了奥兹玛80%的攻击。
剩余的20%,则是在艾丽丝再次波动的琴声下,一个个崩碎。
“米歇尔…..”
“奥兹玛,有我在你别想杀害别人。”
米歇尔平静的看着奥兹玛,随后对着谢铭等人说道:“你们走吧,以你们现在的实力,还无法杀死奥兹玛。”
“走?走去哪里?”
清澈中带着杀机的琴声,从艾丽丝的指尖传来。
“封印已经完全修补好了,根据艾丽丝的预言,这里,就是你们旅途的终点。”
黑帝1001夜盛寵:鮮妻,有孕 摩森小也
“雷鸣乐章。”
“叮~”
“轰轰轰轰轰!!!!”
仅仅是眨眼的功夫,谢铭等人所在的位置便落下了轰鸣的雷电。但是,劈了个空。
“空间能力…..”
淡淡的将目光转移到青年身上,艾丽丝微微一笑。
“果然,您才是最大的危险,谢铭先生。”
“别别别,过誉了过誉了。”
嘴角抽了抽,谢铭此时已经彻底认真了起来。开玩笑,艾丽丝哪怕仅仅是赫尔德的人偶,那也有着完虐觉醒强者的能力。这样的敌人可不是他穿个拳套就能对抗的。
不拔刀,哪怕是谢铭也要翻车。
“幸好留了把备用的刀…..”
从空间布袋中取出了备用的太刀和刀鞘,挂在了腰间后,将空间布袋丢给了赛丽亚。
“不要帮忙,等会我缠住她的时候,会找机会强行开启空间通道,把你们送回阿拉德大陆。回到阿拉德大陆,该怎么做你们心里应该有数。”
“她,还不是你们现在能够面对的敌人。”
“……不,这个命令我不能听,谢铭。”
“赛丽亚…..”
将谢铭的空间布袋绑在了腰间,赛丽亚的声音不再像之前那样柔和。
重生之豪門天價妻
“我明白我们留在这里,会拖你的后腿。所以该逃跑的时候,我们会逃的。但是,在此之前,我们还有着自己能做的事情。”
“我们还有着,能帮到谢铭的地方。”
“嗯,赛丽亚说的没错。”
欧贝斯冷冷的看着艾丽丝:“上次我们让你一个人面对了,但这一次,我们不会再重蹈覆辙。”
“总有地方,我们可以帮到你的。所以,不要独自去承担一切。”
诺羽收起了古剑,体内的念气开始流转。
“找到薄弱的空间结点后,将坐标告诉我。你,专心对敌。”蕾莎琳将全身的气息都收敛入体内,摆好了拔刀的架势,轻声说道。
“我,会将其斩破。”
诗乃默默的拉动了一下枪栓,米内特将短刀换成了苦无。
通过刚刚那道雷击,少女们已经十分清楚自己和敌人之间的差距有多么巨大。哪怕是最强的蕾莎琳和速度最快的米内特,都无法闪躲。
命中,就是死亡。
绝对没有办法和她对抗,不论用什么样的手段,和她正面对抗就只有毁灭。可这并不代表,她们就派不上任何用处了。
既然自己无法在正面战场上派上用场,那么就辅助好队伍中的最强者。
“大家一起撤退!”
“那么,就这么做吧。”
谢铭耸了耸肩,重新将目光放回到艾丽丝身上:“居然这么好心,让我们谈完话啊。”
“预言是无法被打破的,不管你们做出多少努力。”
轻轻拨动着木琴,艾丽丝淡漠的看着谢铭。
“而且,谢铭先生,您觉得,我会故意给你们那么多时间留下遗言吗?”
“也是呢….”
“空间被封锁了,更加牢固了。”
蕾莎琳握着巨剑的手微微一紧,喃喃说道。这么坚固的封锁,哪怕是她用尽全力的时空斩,恐怕也只能斩开些许的缝隙。
“没事,我会辅助你的。现在,你需要做的只有集中精神,等待机会。“
“嗯…..”
听到谢铭平静的声音,蕾莎琳心中的紧张得到了些许缓解。
“好了,开战吧。”
“哦!”
少女们能够施加的状态,在声音落下的那一刻,便全数加持在了谢铭的身上。随后空间移动,帮助她们再次躲过了艾丽丝的雷击。
而此刻的谢铭,已经来到了艾丽丝面前。
“瞬空修罗斩。”
蕴含着强烈波动之力的刀光,斩破了空气,瞬间便来到了艾丽丝眼前。而一个木制人偶,却不知何时挡在了刀光前。
“支配协奏曲,第二乐章。”
无比锋利的刀光深深切入到了木偶身体内部,将其切断。但在这个木偶后面,还有第二、第三、第四个木偶。等到第五个木偶时,瞬空修罗斩的能量就已经全部耗尽。
总裁宠妻无度
可是,这也帮助谢铭拉近了他和艾丽丝之间的距离。
“这是,我的距离。”
“水龙之歌。”
威震宇宙 你叫我吗
双脚轻轻点地,艾丽丝的身躯像是随风飘荡的落叶一般,看似缓慢但实际上却迅速无比的向后飘去。而在她飘过的轨迹上,一根又一根冰柱轰然窜出。
“叮!叮!叮!叮!叮!”
每窜出一根冰柱,便会发出一声清响。周身环绕着刺骨的寒气,刀锋瞬着闪光切向艾丽丝。
然而此时的艾丽丝周围,却有着一层淡绿色的光罩。
刀锋在切进淡绿色光罩几厘米后,便完全不能再继续前进。就在这时,艾丽丝手中的木琴又再次传出了不一样的乐曲。
“玛丽蕾特,支配协奏曲,第一乐章。”
木偶凭空出现在了谢铭的周身,拿着刀剑棍棒,齐齐敲响了他身体各处的要害。
“嘭!嘭!!”
接连的两道沉重的枪声响起的同时,谢铭左右两边的木偶瞬间被子弹的轨迹串成了串,不受控制的向前飞去。
艾丽丝的实力是很强,但这并不代表她召唤出的每一个木偶的防御力,都能堪比暗黑骑士的贝利亚斯。况且狙击手,本就是对付魔法师这种攻高血薄的最好人选。
“斩不进去,那么刺呢?”
眼中寒芒闪过,长刀随着手臂收回到谢铭的身侧。紧接着,便是近乎是同时发生的三道轻响。
魔改技能:三段突。
将从冲田小姐那里学到皮毛的无明三段突,结合阿拉德大陆能够伴随剑气一起爆发出的连突刺所结合,从而形成的三段突,虽然肯定无法和无明三段突相提并论。
但是若论伤害和穿透能力,绝对是谢铭所有刀技中最强的。
死亡追踪 水之阑珊
水龙之歌所形成的绿色防护罩,在这近乎是在同一时间点在同一处的突刺面前,就如同被针戳破的气球一样,迅速涣散。
而余力未消的刀尖,在艾丽丝的瞳孔中迅速放大。
然而奇怪的是,在这一刻,这名魔族女子却没有任何反应。嘴角,反而勾勒出一道诡异的笑容。
“谢铭先生,你要怎么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