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火影:我寧次絕不下線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火影:我寧次絕不下線 線上看-第六百一十一章 殘忍!鬼人的忍道推薦

火影:我寧次絕不下線
小說推薦火影:我寧次絕不下線火影:我宁次绝不下线
“你……已经在我的攻击范围了,这下,是我对你的猎杀!”
宁次嘴角一勾,露出自信。
就是在对方以为要胜利的那一刻,展露自己的獠牙,才最有可能取得胜利!
一对一的战斗,不会受到干扰的情况下,这样的办法屡试不爽!
例如波风水门,黄色闪光厉害的可不只是速度,还有那完全利用速度换来的一对一的战斗优势,每一次都能最先找到反击的时机!
“虽然暗杀方面我似乎不如你,但是在出手的速度上……你好像并不如我!”
宁次说着,一掌而去!
“砰”!
“呃啊!!”
再不斩皱着眉,整个人被一掌击退。
“这还只是两掌而已,就不行了么?”
宁次收起手,但地上的阵法还未消失,只是两掌的威力就如此之大……
那这八卦六十四掌打完,再不斩想必是输定了!
他咬了咬牙,眼里出现一丝丝惊恐,没想到自己精巧设计了这么久,找到一个时机以为可以进行绝杀,竟被破解了!
而且……还破解得如此轻松!这就是木叶忍者……
不,这就是木叶的日向一族吗?不是个简单的小鬼!
“但……”
再不斩似乎察觉到什么,嘴角一勾。
“呵呵,但是你们还是失败了。”
宁次微微皱眉,正想问什么,却发觉自己身体已经无法动弹了。
“嗯!?”
“嗡”!
“滋滋滋滋滋!”……
冰晶凝结的声音,不绝于耳。
“为什么?……”
宁次扭过头去,看向一旁气息虚弱的白,正单手结印。
白喘着气道:“抱歉,完成任务是我的使命……这个术是我最后的招式了,在你的血液之中释放寒气,哪怕是比我的气味和气息都微小的这种力量,你用白眼还是能够观察到吧?但是从你接近我的那一刻,这招就有了足够的天时地利……”
宁次感受自己身体已经无法动弹,血液流动的速度减缓,虽然自己随时可以使用火神之体挣脱,但那样一来说不定控制不住力量就把这小姑娘给杀了。
因此还不到危机时刻,宁次是不会这么做的。
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火影:我寧次絕不下線討論-第六百一十一章 殘忍!鬼人的忍道看書
“这样一来,你就无法动弹了。谢谢你救了我,但是……任务就是任务,任务不能失败!”
白松了口气,放开结印的手,这个术,该是已经用尽了她所有的能力。
“白……干得好!”
再不斩吐了口气,歪了歪脑袋,这下,他舒服了!
难缠的对手,最终还是被白给牢牢的控制住,速度比自己快的忍者?
“如果不能动弹的话,速度快又有什么意义呢?”
这下,再不斩感觉自己……胜券在握!
即便是卡卡西赶过来,也来不及了,自己现在就可以下手!
先解决掉做麻烦了!
“想不到你已经这样了还能派上用场!白……当时选择你真的是个对的选择!”
他的眼里,散发着狂暴……嗜血!
“等等!”
“轰隆”~~
再不斩挥舞起手中的斩首大刀,举得高高的。
然而阳光洒下,挡在宁次的面前的,也依旧是白。
这一刻的白,落在她身上的阳光也似雪一样纯白,纯亮。
站在她身后无法动弹的宁次也不由得看得呆了,眼前这个女孩,其实是那么美丽、动人。
不过也很冻人就是了。
“白……”
宁次喃喃道,想说点什么,却说不出口。
他沉住了气,闭上眼,开始凝聚力量。
不然的话……可能来不及!
白的这个术的威力似乎还受到了那狂暴符咒的影响,调动了她的生命力所发动的术,威力太过强大!
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火影:我寧次絕不下線 愛下-第六百一十一章 殘忍!鬼人的忍道閲讀
所以即便是现在的宁次,也很难一时之间将其化解!
宁次得多积蓄一点体内的煞气才行……而且还要用得比较精细,不能够没控制住、一瞬间就杀死白……也要避免力量乱冲伤到了不远处的卡卡西以及佐助、鸣人他们。
宁次甚至自己体内这股力量的可怕,而另一点……
就是敏锐的感知能力,已经感知到了白所面对的这个可怕的男人,再不斩!
此刻那么浓烈的杀气!
“任务的目的,不是杀人,对吗?”
白似乎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但是并不想要相信的样子。
再不斩冷笑一声,双手握住刀,冷漠道;“走开!”
白却微微皱眉,问道:“我们的任务,难道不是为了世界的和平吗?为什么要……”
“让你滚开!”
再不斩握手握着刀动摇了一下,眼神绝情。
“这是……组织的命令,和雾隐村无关。白,我和雾隐村,你选择哪一个?”
白一怔,往后退了一步。
她的瞳孔微微一震,喃喃道:“再不斩先生,你真的……”
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火影:我寧次絕不下線 ptt-第六百一十一章 殘忍!鬼人的忍道鑒賞
“走开!”
身后,宁次一咬牙,闷哼着吼道。
而再不斩只是长长的舒了口气,道:“抽丫头,你再这样下去会坏事啊。不过……这次结束的话,你的利用价值也就没有了……”
“嗯”!
再不斩闷哼一声,双手握刀,狠狠的砍了下来!
白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和自己一起执行了6年任务“老师”。就这样将屠刀挥向了自己,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
眼前这个男人,会如此恐怕、残忍!
这就是他的忍道啊!
白想起了,这就是这个男人的忍道!
从认识他的第一天起,就开始被灌输他的这种忍道了!
如此无情、绝情且残忍的忍道!
“八卦掌·回天!”
宁次内心此刻忽然找到了柔拳法的真谛。
回天不就是守护的招式么?
就算是敌人,宁次此时也能够理解他们的爱恨情仇,为了和平,所有人所走的道路都是一样的。
只不过呈现的方式不同!
而能力坚信,只要力量足够强,就能够战胜所有的阻碍!
“去死吧!”
“喝”!!
“轰轰”!!!
一瞬之际,白整个人被强大的威力推开很远。
而宁次则跟着退了很远,稳稳的接住了原本生命力就已经很虚弱的白了。
而那边的再不斩,斩首大刀稳稳的砍在了回天之上,爆发出具象的查克拉,四下散发!
“咚”!
大刀失去重心稳稳落地,插入地面,烟尘散去。
再不斩落地,步伐有些紊乱。
他嘬了一口气,眯起眼睛,看向那边的白和宁次。
“再不斩先生,你……”
“哼!别再叫我再不斩先生了,从你替这小子挡刀的那一刻起你就已经是叛徒了。现在请叫我……雾隐鬼人!”
再不斩瞪圆了眼睛,眼睛里血丝密布!

qdiix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火影:我寧次絕不下線》-第五百七十四章 顛倒!不正常又正常的世界看書-vjrof

火影:我寧次絕不下線
小說推薦火影:我寧次絕不下線火影:我宁次绝不下线
“我也是没有想到呢!那个井野,竟然就这么认输了!”
宁次说着,一脸期待回应的目光,看向日向日差。
而日差也是嘴角一勾,一副完美父亲的模样。
“是吗?这可真是一件好消息。回头要好好感谢人家,那女孩子恐怕是对你有意思,说不定你可以发展为女朋友呢!”
日差温和的笑着,厚厚的手掌在宁次的肩膀上拍了拍。
这是男人对男人的证明,多么完美的一个父亲。
没有死板的教诲,没有严厉的态度,有的尽是关心与温柔……
宁次呆住了。
此刻竟然有一丝丝脸红的感觉!
自从穿越之后,还是第一次。
这就是日向宁次,自己穿越的这具身体里,原本对于自己父亲的那种油然而生的依赖感……
“宁次,吃面啦~”
那边,母亲的声音,也是慈祥而又温柔。
这里一切,都是如此宁静、祥和。
而宁次清楚的知道,这里的时间流速是不一样的,再唱的梦境,几秒、十几秒、现实世界里的短暂时间,自己就可以在这里过往自己的一生……
那些事情,可以以后再说,现实里的事情,可以尽量的逃避……
不是吗?
梦境这么美好,还不如趁现在好好享受。
宁次改变了注意,打算先就这样待下去。
“对了。宁次,我已经推荐你到暗部里面学习了,时间是三天之后。之后就要好好在暗部努力了,你身为四代目火影的儿子,可不能拖后腿啊!”
日差的话,让宁次差点被面给噎住了。
“怎么了?慢点吃啊,你这孩子。”
那边,来自母亲的关怀,让宁次稍微安稳了片刻。
时间荒芜了谁 陌一白
但之后,他回想起刚才的信息量,还是瞪圆了眼睛。
首先暗部的事情就不说了,实力隐藏这方面,宁次还是能够做到天衣无缝的。
但是!!
“四代目火影的儿子?我不是你的儿子吗?”
宁次诧异的问道。
日差一怔,“噗嗤”一笑,道:“当然,你当然是我的儿子啊!所以,我才说你是火影的儿子嘛!”
“这孩子,练习手里剑练多了都糊涂了吧?”
“呵呵!”
祥和的氛围,却让宁次一下子跳脱出来。
他扭过头去,看到父亲卧室外头的衣架上,正挂着一件皮肤。
那披风纯白,衣角有着羡艳的火红的火之意志的表示,而披风的正背后,写着几个大字。
“四代目火影”!
宁次瞪圆了眼睛,脑海里犹如爆炸一般。
“嗡”的一声响!
这一夜,宁次是怎么睡下的,完全没有印象了。
他只知道,自己人生十多年来,不,加上之前的人生恐怕要更多。
从来没有这般激动、兴奋过。
自己是妥妥的guan二代啊?
这不比自己努力去装逼舒服多了?人在家中坐,身份天上来!
难怪昨天所有人分明说自己是个废材忍者,但是却都担心自己出事,也没人真的出手帮忙。
宁次这可算一下子全部了解了。
自己是四代目火影的儿子,大家自然是要阿谀奉承一下!
但是因为自己本身就是废材忍者,而且四代目火影战功显赫,如此年轻就当上了火影,让日向一族在村子里高层占尽了便宜,村子里其他一族必然是对日向一族有些许的排斥和厌倦的。
因此他们的孩子也都耳濡目染受到了影响,对自己有些许看法。
这些都是宁次推测的,不过这个身份,似乎有什么魔力一样,吸引着宁次。
……
第二天,宁次高高兴兴的出门。
“这孩子,怎么这么早出门?”
“他说是去练习了,呵呵,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突然变得无比积极了起来,以往从来没这么勤快过啊?”
日向日差笑着说道。
“诶?有吗?”
日差妻子仰起头来,兀自回忆了起来。
似乎是努力了片刻之后,他疑惑的说道:“不对啊,我怎么没有什么印象?以前宁次是什么样的人,都怎么完全没印象了?老公,我是不是失忆了?”
“呵呵,年纪大了,忘点事情很正常。说来,我好像也有点忘记了,以前的宁次……是什么样的?我不知道,我只是下意识就那么说了。呵呵,不重要。”
二人随后相视一笑,缓缓点头。
这是真切的爱情,真实的生活。
然而在宁次眼里这是一场梦,但在他们眼里,这一切,都是真实。
战斗武器 拓羽
只是命运的齿轮似乎早就已经开始运转了,日向日差作为木叶村的四代目火影,自然不是容易被记忆紊乱打到的男人。
他细细思索一番后,虽然表面平静,但内心已经风起云涌。
以前……有过日向宁次这个人吗?
怎么……像是突然出现的……
红莲令
……
此时,在练习场。
“咻咻咻咻”!
“哒、哒、哒哒”!
四发手里剑术,稳稳的落在了靶子上。
“叮!恭喜宿主实力晋升至中忍~”
“好了,我不在意。况且你这实力压根就不准。现在的我可不只是中忍实力哦~”
宁次的脑海里,现在充满了对这个世界的未知和探索欲望,对明天,还充满希望。
这时候,一旁飞来一发手里剑。
“咻”!
“啪”!
击落了宁次原本扔到靶子上的手里剑,随后露出了轻松的笑容。
“呵呵~果然只有在你这里我才能找点自信呢,废材任何日向宁次!”
宁次转过头,听着声音很熟悉,莫不是……
果然是宇智波佐助!
宁次闷哼了一口气,皱眉问道:“佐助?你这里做什么?”
“叫我宇智波佐助大人!”
佐助仰起头,心高气傲的模样。
“?”
宁次眯起眼睛,瞬间就感觉不妙。
看来这个世界的佐助,也变得很怪异!竟然是个恶霸!?
“各位,出来吧!这家伙在这里!”
“咻咻咻咻”!
随后,两个人影飞速的窜了出来!
只见正是奈良鹿丸和秋道丁次!
二人都不怀好意的看着宁次,宁次呼出了一口气,过往对他们的情谊那是一码事,但是在这个世界,好像和他们并没有什么交集啊。
而且好像还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模样,看来,这些家伙和自己是免不了一战了。
不过这也罢,反正从他们那不向善的眼神来看,宁次也完全不觉得自己和他们有什么交情。
这一点,在秋道丁次的身上,尤为明显。
柱间宁次听着肥胖的身躯,眼睛没有眯起来,而是睁开死死盯着宁次,就像是随时都要动手一样。
像是盯着猎物的老鹰,眼神犀利。
“喂……这样我很违和啊,那么,到底有什么事情呢?”
佐助却双手环抱,傲然说道:“就是你这个家伙昨天欺负我的井野酱是吗?是你逼迫她投降的对不对?大家都知道我喜欢井野,你却敢这么欺负他?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宇智波的名号?嗯?”
佐助的语气和内容,都让宁次差点惊掉了下巴。
看来……自己还真是进入了一个怪异……哦不,完全颠倒的世界!
看着这些人熟悉的面孔,同时又感觉如此的陌生……
真的是一个熟悉,又不熟悉的世界!
“你说的信息量太大,你让我缓一缓。”
“那个……”
宁次都有些乱了拍子,前言不搭后语起来。
“我怎么跟你说呢……那个什么井野,我啊……”
“别听他废话了,直接动手吧!”佐助一声令下。

5gay5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火影:我寧次絕不下線 txt-第五百七十一章 逆襲!我纔不是廢材熱推-e00su

火影:我寧次絕不下線
小說推薦火影:我寧次絕不下線火影:我宁次绝不下线
“这……这是什么鬼?”
宁次纳闷的皱了皱眉,只见自己正处在中忍选拔大会时,一对一的考试当中。
而自己面对的对手,正是我爱罗!
“冲啊!宁次!”
那边,雏田怒意横生的喊道,十分有干劲的样子。
而凯却是一脸成熟的点了点头,耍帅的笑道:“嗯,宁次,干得好,已经坚持3分钟了,竟然还没有倒下。”
那边,卡卡西却是活蹦乱跳的吼道:“宁次!干翻他!干翻他!哦吼!”
“……”
“神经病……”
宁次差点把白眼翻成白眼,自己的梦中难道就是错乱的世界?
“这也太不真实了!”
“沙沙”!
宁次刚说完,大量的砂子就迎面而来,刚进入梦境的宁次,感知能力似乎被剥除了一般,完全没有察觉到。
他整个人被大量的砂子冲击而去,随后被卷曲而起,整个人被砂子束缚住。
“呵呵……血……血!我要杀了你!”
那边,我爱罗狂暴了起来,和宁次的战斗中,不自觉的就失控了。
那边的砂忍村正在向教官请求:“教官!停下吧!现在的我爱罗会暴走的!”
看着马基一副弱受的模样,宁次默默无语。
禁忌 小說
竟忘记了反击……
高武末日
“这特么的,我的内心有这么奇怪么?”
宁次无语之心涌上心头。
天才相少
但是……虽然是梦!
这痛感还是实实在在的!
“轰隆”!
沙石而来,宁次皱眉,闭上眼。
“白眼!”
睁开眼后,青筋暴跳!
“咚”!
“咚咚咚咚”!
无数的柔拳查克拉击打过去,沙石涣散,掉落下去,宁次也跟着脱离了控制,落了地。
“什么?我爱罗竟然饶过宁次了?”
“太好了!宁次活下来了!”
“快跑啊!宁次!你这个家伙,身为废物就要有废物的自觉啊喂!”
宁次眯起眼睛,听到众人对自己的评价,差点吐出血来。
“废物……”
自己是有多么在意这个头衔啊?连梦里都是废物,而且看起来是比自己的过去的更加废物啊!
“太好了!是我的乞求起了作用!太好了啊!”
马基仰天长叹,拍了拍自己的胸脯,眼神十分哀怨可怜。
而那边的我爱罗,却是大口的呼吸,暴戾无比。
宁次眯起眼睛,喃喃道:“倒是你这家伙,真是出奇的一致呢……和原来的世界没什么两样……首先就从和你交手开始吧。”
“叮!恭喜宿主,实力晋升至下忍!”
“……”
“!!!?”
“系统,你丫的给我出来解释一下怎么回事?”
宁次瞬间暴怒,自己累积了这么久的实力怎么一场梦就给自己清空了?这不得气爆炸?
然而系统却是似乎在另外一个维度,回答道:“回复宿主,现在在梦境之中,您的本身实力没有削弱,但是在梦境之中的实力被你自身的思维给限制了。”
“自身的思维?”
“是的,也就是潜意识。也就是说,在您的梦境之中,您自己将自己设定为如此,您的实力不会变更,但是在梦中,是不可以使用自己真实的实力的哦~顺带一提,您的潜意识给我下达了提示的指令。”
“提示的指令?那又是啥玩意儿?”
我的少女时代
“您的潜意识提醒您,在规定的时间里,在梦境将实力从下忍提升至影级以上,就可以回到现实世界!”
“嗷……原来是这样!”
宁次感到砂子再一次铺面而来,而那边,小李却在大声呼喊:“宁次!你快认输啊!再不认输就来不及了!我们之前不是说好了吗?你想上去挨打一顿然后回家好交差啊!现在这个状态已经够了啊!”
飛天 魚
“果然……又是个废物人设呢!”
宁次呢喃着,吃力的躲开我爱罗的砂子。
这个身体传来的痛感和迟钝给宁次带来的感觉,便是如此。
周围人对自己的判断,尽是注入废物、投降之类的评价,而自己的身体看起来也是一个废物忍者应该有的样子,让自己用这个状况去逆袭么?
“嘿!”
宁次仿佛大概能懂一点自己内心的想法了。
“照这么说的话,我想要的应该就是逆袭了吧?既然都已经到这儿了,那么就得让这群无知的人开开眼界啊!只要满足了自己的想法,那么就可以从无限月读中走出去了吧?”
女 总裁 的 上门 女婿
极品锦衣护卫
这是宁次给自己下的套,为了追求内心之物而主动选择进入无限月读,如果能够无限月读中走去,那么宁次离成神的道路,就不会太远!
“忍法·沙石雨!”
“咻咻咻”!
砂子凝结成如同雨点一般的形状,朝着宁次而来。
但这种招式,在宁次的战斗潜意识看来,是十分简单又无趣的控制招式。
这种攻击但凡是一个中忍水平的忍者,都绝对不会中招的。
假戏真婚
但……很无奈!他现在是下忍的水平!
“唔!”
宁次惊险的避开,沙石雨从他的脸庞穿过。
“刺”!
血液飞过,宁次负了伤。
他微微皱眉,即便是当年自己真的参加中忍考试的时候,也没有这么轻易负伤的。
看来自己现在的起点,是比当时还要艰难啊!
“难不成我的内心想法,就是为了让自己得到更多的考验吗?那可真是无聊呢!”
不过宁次话是这么说,内心可不认定自己就只是如此了。
既然是自己的潜意识演化出来的梦境,里面就一定蕴藏着自己内心要追求的东西。
只要在这段时间里,找到那个东西,就行了吧?
“沙沙”!
砂子再次凝结,将宁次的腿脚绑住。
“这下……你就逃不了了!嘿嘿!”
我爱罗瞪着眼睛,眼睛里全部都是血丝。
这一刻,场中所有人的人都悬着一颗心。
“我爱罗……要杀人了吗!?”
逆武天途 上官佳弘
“不会吧!宁次这样下去会死!”
“宁次!快躲开!”
“不,他躲不开了,他只是一个废物忍者。这样的人,还不如死了。”
说这句话的,竟然是鸣人!
而鸣人仰着头,傲然的看着场中的宁次,还时不时的瞥一眼那边的雏田。
雏田是他心仪已久的女生,作为日向一族的天才少女,性格冷酷。
但是唯独,却对自己的那个废材哥哥情有独钟。
“宁次哥哥。”
雏田撅起嘴,一副碰上麻烦事的模样。
“喂喂,雏田美女~”
唯爱萌兔公主
一旁的手鞠凑了过来,嘴角一勾,挑逗道:“你的宁次哥哥很快就要把我爱罗杀了哟~如何?感受怎么样?”
雏田只是眯起眼睛,漠然道:“你放心,到时候我会亲手把你的弟弟给宰了的!”
手鞠一怔,捂住嘴呵呵一笑。
“抱歉,我的弟弟?我可不在意那种家伙。”
“只是被守鹤的查克拉控制了的家伙。居然能被尾兽那种小玩意儿给控制住,真是丢人!”
雏田瞥了一眼手鞠,这是砂忍村有名的天才少女。
作为风之国和火之国各自年轻一辈最出众的新一代,二人的交锋,顿时就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大家似乎都并不在意战场中的结局了,宁次必败无疑,而且他的性命也鲜有人关心。
然而……
“砰”!
巨大的力量爆发开来,砂子朝全场四散而去。
我爱罗整个人被击飞出去,宁次气喘吁吁的摆着回天的架势。
“呵……我才不是废物呢!”宁次的眼里,似乎找回了一点曾经的热血!

e8rjn熱門小說 火影:我寧次絕不下線 起點-第五百五十九章 大戰!兄弟二人相伴-2g5v8

火影:我寧次絕不下線
小說推薦火影:我寧次絕不下線
“另一个存在?你是指……”
羽衣不禁有些吃惊。
但在短暂的思虑后,他还是说道:“你是说黑绝吗?那确实是个意外,也可以算作是母亲的最后一次自救。她还是想要完成自己的计划,但是这个星球需要和平,任何事情,都不能凌驾于这件事情之上!”
不得不说,在维护正义这件事情上,六道仙人还是做得很从一而终的。
这点倒是令宁次十分的佩服。
宁次缓缓松出一口气,说道:“我说的不是黑绝,黑绝刚才只是正迷茫你们并不具备看透事情本质的能力罢了。请别误会,你作为先代的六道仙人是查克拉的始祖级别人物,我对你很尊敬。但不代表我完全的信任你的能力,对我来说,是你的错误选择导致了忍界现在的结局,你的功劳,和错误,在我眼里是平等的。”
宁次此刻冷漠的面庞,就像是一个裁决他人生死的神一般。
“哼~小小年纪,竟有如此魄力!”
羽衣嘴角一勾,看到宁次有这般气势,不由得内心五味杂陈,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悲伤。
“那么,你说的另一个存在,指的是你察觉到了,但我和你的前世,不,我和我的弟弟羽村,都感知不到的存在是吗?”
“没错。”
“那既然如此,你又是怎么感知到的呢?”
羽衣的话,让宁次一下子语塞。
他“咳咳”了一声,嘴角一勾,可别以为他没做好准备。
宁次是个很会做铺垫的人,从一开始和斑的战斗就一直收手,使用影分身拖时间,到后来被浦式的禁制之力给控制住,宁次就故意制造自己的破绽,。
不停的试探禁制之力的控制,并且故意掉入禁制之力的陷阱,就是为了毫无痕迹的隐藏自己的力量。
像是影分身那样的手段很轻易的就会被看出来,但是利用禁制之力,就可以完美的隐藏。
让六道斑都准确的认为自己还是被禁制之力给控制住了,错误的预估了自己的实力,导致六道斑并不重视自己,并没有急着想要来解决自己。
这样做的第一个好处,那便是可以让六道斑多放一下心思在其他的地方,让自己有更多的时间来储存能量和喘息。
第二个好处,那就是留存下这些能量,得意在精神世界,趁机有时间将六道仙人的灵体召唤而来!
羽村的灵体,宁次从神月的口中就已经听说!
利用羽村的灵体来让羽衣现身,这也是他们大筒木一族惯用的手法了。
所以和六道仙人见面以及所谈及的内容,早就在宁次的预料之中,也是从很久以前就在计划的事情了。
远古女医生 水煮豆蔻
作为一个穿越者,既然心知故事之后的解决,想要以最安稳的方式渡过去,自然是在原来的基础上寻求安稳,还可以趁机薅羊毛。
只是没想到宁次这个羊毛薅得有点多,不仅仅是羽村的转世、尾兽查克拉、仙术、神力宁次是一个不落全部收入囊中了。
现在,六道仙人的亲传也要收入囊中了!
許妳溫暖如昨 as木木楊
“卷宗,这是你的弟弟,大筒木羽村留下来的东西吧?里面记载了很多忍宗的使用方法,当然,在我们现在使用来看,不过就是比较强大并且更纯粹的忍术。”
“是这样没错,不过那个卷宗不就是羽村用来记载忍宗的卷宗而已么……”
“不,看来羽村在这件事情上,比你更有先见之明。或许当初你就不该把他送到月球上去。”宁次说着,心里顿时有些不是滋味儿。
他赫然想起羽村的感受,独自一人带着一族远居月球,这是多么令人心灰意冷的结局。
随后,宁次收起这些无用的情绪,继续道:“羽村的卷宗和你所留下来的宇智波一族的石碑是一样的。眼睛的等级越高,就可以看到更多……”
宁次赫然瞪起了双眼,羽衣吃了一惊。
大明1368 翻滾的土肥圓
“宁次,难道你……?”
“没错,我已经开启了白眼的最高状态——转生眼!虽然还不够熟练,但已经能够看清楚卷宗的所有秘密了。”
“那个卷宗被我记录在脑海里,我的瞳力越强就看得越清晰。黑绝有一个记录战斗的能力,这应该是从辉夜那里遗传而来的,这种能力看来身为大哥的你并没能遗传,但是身为弟弟的羽村却拥有。在卷宗里他将那部分战斗记录了下来,我已经在脑海里循环了无数遍你们封印辉夜时候的战斗……”
狂雷妖星传
宁次的眼神里,出现了决绝。
“除了黑绝,还有另外一股力量。那个时候,你们明明就已经察觉到了!就是因为那股力量!你们才忽略掉了偷偷生存下来的黑绝!”
紅塵有夢 永遠的流浪者
……
傻傻惹人愛 喬軒
青涩校园:萌学弟拐走呆学姐
数千年前,那一场山崩地裂,风呼海啸的战斗!
“大哥!现在、快动手!”
羽村咬着牙,坚定不移的目光。、
最终,打动了羽衣。
羽衣为难的看向那边,已经被自己的力量被限制住难以动弹的母亲,问道:“你真的不回头吗?母亲!?”
然而辉夜却是留下了一滴泪,缓缓摇了摇头。
直至今日,羽衣也没能明白,母亲的那一滴泪到底是因为身为母亲的悲哀,还是因为不能完成自己的计划而感到难过?
“六道·地爆天星!”
“轰隆”!
“十尾的躯壳也一起封印!”
“哗啦哗啦”~~
无数的石头过去,而那个由岩石制造的石块越来越大,引力也越来越大,开始吸引更大的石块,直到甚至连陆地都连根拔起了。
也就是这一场令人震撼的大战,让整个忍界变得四分五裂。
陆地开始严重的两极分化。
西部地区变为一片荒漠,常年干旱,难有雨季,也就是后来的风之国。
霸道小老公
北部地区盛产异兽,也就是通灵兽的前生,生物链完整。
东北地区高山拔群、地势绵延不断,易守难攻,这也是后来的雷之国国力强盛的主要原因。
东南地区水域宽泛、陆地面积极少,是后来的水之国。
旁边还有一个雨之国常年降雨,几乎没有过什么晴天。
西北地区则是高山黄土,少有林地。是后来的土之国。
只有中间的火之国四季如春,就连离火之国不远处的铁之国,也常年寒冷,一年十二个月有六个月在冬季落雪时节。
这一场惊天动地的封印之后,羽衣和羽村意识到一个事情。
那就是辉夜离开后,十尾仍然在尝试散发查克拉,似乎是要和什么东西进行联络!
锦心 梨花白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探寻这个问题的答案,羽村去往了月球,并且打算长期调查。
而大筒木羽衣迫不得已,为了抑制十尾那躁动不安的查克拉,将十尾的查克拉封印在了自己的体内,成为了继自己的母亲大筒木辉夜之后,第二个十尾人柱力。

80gt3優秀玄幻小說 《火影:我寧次絕不下線》-第五百二十章 暗影!改變他人的力量推薦-opsar

火影:我寧次絕不下線
小說推薦火影:我寧次絕不下線
“佐助,是什么样的原因,让你改变了呢?”
鸣人喘息着,小樱还在给他疗伤。
藏药战争
情网 林繁
但是他的眼里,此刻全部都是佐助。
佐助冷漠的脸庞,此刻也陷入了沉思,似乎在回忆着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
“喂……我说你们,现在可是在打仗啊……不是闲聊的时候吧?”
九鼎镇魔录
黑土蹩着嘴,并不是很能理解这两个人。
“黑土,让他们说吧。”
哑妻种田:山里汉子宠上天 江茶茶
小樱喃喃道,眼里尽是温柔。
她的神色里,竟有一丝丝的开心之意。
而黑土则是无法理解,说道:“诶?有什么话不能等战争结束了再说,非要挑在这种时候么?真是的……”
“不能理解吧?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也不能理解。”
緋聞總裁:前妻不復婚 水清芙
此刻,一旁的天天忽然插嘴道。
佐助和鸣人则是各自沉默,各位人脸上都写满了奇诡的表情,在无奈中有一丝欣慰,而那欣慰竟然是真正的欣喜之意。
黑土眨巴着眼睛,呢喃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天天……”
她脸微微羞红了一些,虽然是跟随宁次来到木叶村的,但是和由木人不同的是,黑土和岩隐村还是保持着经常的往来。
毕竟比起由木人,黑土的年龄还算较小,而且一直也是大野木亲传她忍术的,和身为人柱力的由木人当然不同。
所以木叶村的情报,关于宇智波佐助和漩涡鸣人曾是队友,后来因为宇智波一族的仇恨而叛变的情报,黑土是很清楚的。
但是……
“但是,鸣人和佐助的羁绊,你是不了解的。如果我是你的话,不了解他们的羁绊,我也会无法理解。但是其实不是那样的,那个时候,我也和宁次、小李他们一起,参加了那场中忍考试。虽然中断,但是那段时光真的很开心,我们木叶村12个脱颖而出的下忍……”
天天说着,眼里满是怀念。
我爱罗嘴角也是一勾,道:“呵呵……你这么说,我也想起了当时的宁次。那个夜晚……”
“说起来,还真是没办法绕过宁次啊……”鸣人耸了耸肩。
他问道:“佐助,你会帮助我们,多半也是和宁次有关的。对吧?虽然你已经和前四位火影谈过了,我相信你的决意。但是,我未来可是也要成为火影的男人!你确定不和我谈一谈吗?”
鸣人见佐助心意已决的模样,又如此沉默,已经几乎打算放弃了。
中國少年的甲子園
他尴尬一笑,挠了挠后脑勺,喃喃道:“啊啊、既然不准备说的话,那么……”
“你还是没变呢。鸣人。”
佐助终于发话,这下连小樱也惊住了。
众人都屏住呼吸。
不仅仅是因为佐助确实是一个话少的人,而是他们也开始和鸣人一样,期待起佐助的回答了。
佐助的仇恨之路、虽然他们不明白鼬的真相,但是宇智波一族被灭门和团藏有关系的消息,早就被泄露传遍了,所以佐助所掌握的肯定是很黑暗的事实。
花千骨同人之笙歌傳
那么如此惨案,佐助只是杀了团藏一个人,到底是经历了什么,看到了什么,会让他忽然想回到忍者联军的阵线?
说到底,以现在佐助永恒万花筒的实力,虽然加入忍者联军不能起到太多的帮助,但是如果成为敌人的话,那就是下一个宇智波斑,所谓野草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是异常麻烦的事情。
“不过……其实,你和那家伙也很像呢!”佐助嘴角一勾,轻笑道。
“那家伙?”
“啊,日向宁次。”
场面一阵沉默。
“根本就不像嘛……宁次以前的吊车尾可是装出来的,他可是实实在在的天才啊天才,而且……”鸣人都已经焦急得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语气越来越弱。
小樱却是插嘴道:“而且宁次的脑子比你好用多了,是吗?”
“是啊、是啊!小樱……嗯?小樱……”
鸣人虽然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但还是有些难为情。
“天才吗?确实,这也是一个事实呢。”
佐助说着,眯起眼睛,似乎想起了什么。
“有趣!”
他闭上眼,思虑了良久。
我的美女校花
众人都沉默等待,许久之后,佐助才缓缓开口,解释道:“日向宁次,那个男人是潜伏在木叶村暗影的男人。从中忍考试的那个时候,他就已经涉猎了大蛇丸和砂忍村以及木叶村高层了,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他扶持日向一族的族长日向日差上位成为五代目火影。”
“时至今日,说出去都是如此丢人的事件。那家伙说到底是木叶村有史以来最差劲的火影的……”
宁次眯起双眼,一旁的黑土一怔,喃喃道:“喂,就是你不喜欢五代目火影,也不必要这样说吧……再怎么样在五代目火影执掌村子的这段时间,村子也很安定。”
鸣人也连连点头,但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佐助一声堵住。
“那只是你们看到的假象罢了。存在确实是安定,但是作为日向一族的族长,让分家和宗家的怨恨如此之深的日向日差,根本没有管理村子的能力。连一族的族长,都没有当好,怎么当好村子的村长?只是……那个时候他被宁次利用了,真正的五代目火影,其实是宁次。只是……他不是火影,而是暗影。”
佐助的脸色冷漠,回过头瞥去,那边,是十尾的方向。
他心知,现在的宁次,还在和十尾战斗。
“那个男人,处在木叶村的暗处,一直为木叶守护着。但是我到现在为止,也不清楚那家伙的目的,我一直以为那家伙有某种目的的。从一开始,那家伙为了村子的安定,利用火影的位置去解决族中之乱,那勉强算是一个理由。但是事到如今,已经完全没有必要了,但是他还是在暗中为忍者联军做着一切的谋划。如果没有日向宁次,这次忍界大战,我们早就已经输了。”
“他这么强就不用说了,更重要的是,那家伙……拥有改变他人的力量。”
佐助的眼里,竟然出现了一丝丝崇敬!
小樱都看呆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佐助。
原来佐助的心里,也会有望其项背的人吗?
鸣人的心里倍感震撼,原来在自己追寻佐助步伐的时候,佐助也在追寻他人的步伐。
“鸣人,你也拥有这种力量。或许可以说是宁次和你一起,让我改变了想法吧。但是,我可没有打算就这样和你们站在一起……因为,宁次也让我想起另外一个人,那个人也和宁次无比想象。”
“和宁次无比相像?”
“谁?”
“宇智波鼬,我的大哥。”
佐助微微皱眉,每每说到这里,竟还是会感到痛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