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李氏唐朝

gegaq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1149、被遺忘的第三者相伴-fopma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我就是超级警察
顾晨看得出来,何粥对刘英的憎恨可不止一点点。
可以说,何粥将自己被赶出家门,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怪罪在刘英身上,认为是刘英导致自己现在生活窘迫。
见何粥一顿数落之后,又不再说话,顾晨问她:“那为什么你对自己养母的死,不做尸检就要焚尸?”
何粥笑笑:“我养母身体本来就不好,听说每天都郁郁寡欢的,还经常请家庭医生。”
“所以她突然病逝,我觉得并不奇怪,我只想快点安葬好养母,你也知道,我不擅长这些后事,但我感觉刘英对我特别有意见。”
“你是指哪方面?”顾晨说。
“哪方面都看我不顺眼,她觉得自己照顾了我养母三年,而我一个跟她关系并不好的年轻女孩,突然一下子继承这么多财产,她心里不服气。”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你认为是这种原因?”卢薇薇盯着何粥,感觉何粥怨气颇深。
何粥则是默默点头:“主要是嫉妒心在作怪,因为她之前看到魔都一位孤寡老大爷,将几百万的房产赠送给了一家照顾他的外乡人。”
“所以她认为,自己精心照料我养母三年,而我作为一个不孝女,根本就和养母合不来。”
“所以我养母又膝下无子,所以她认为我养母并不希望将自己的财产留给我,或许会考虑给她一部分。”
“也就是这个原因,我养母突然病逝,她又没有立遗嘱,所以按理来说,家庭遗产都由我继承,但刘英不服气,所以才整出这么多幺蛾子。”
“是不是幺蛾子,我们需要调查之后才清楚。”王警官见何粥年纪不大,但口气不小。
感觉这孩子从小缺少必要的关爱,以至于性格变得如此叛逆。
仅仅是高中毕业,身上就已经留下多处纹身。
完結 小說 排行
蕙质春兰
当然,按照何粥的理解,这叫潮流文化。
顾晨将刚才这些记录在案,又问何粥:“所以你认为,保姆刘英报警,是因为不服气你继承所有财产?”
“可不是吗?”何粥从口袋里摸了摸,掏出一包香烟,直接叼上一根放在嘴里:
婿谋已久之闲王宠妻 午日阳光
“你们想想看,我从上次之后,就一直被养母赶出家门,从此之后没有踏入过家里半步。”
“而家里一直是谁在照顾呢?当然是刘英了,整个别墅只有刘英每天跟我养母住在一起。”
“要说我养母是怎么死的,我还要问问她,她倒好,反而刁难起我来?她算个什么东西。”
“请注意你的言行。”感觉何粥满嘴脏活,顾晨也是提醒一句。
何粥有些不耐烦道:“警察同志,我好不容易让朋友帮我把养母的尸体运到火葬场处理,已经很辛苦了,你们就别折腾了,不然我养母的尸体放在哪?”
“可是刘英报警称,你有毒害你养母的前科,所以怀疑你养母死得蹊跷,需要带回去做尸检。”
王警官也是跟何粥讲明要害。
要知道,四个月前,何粥就差点毒死张姐。
不管刘英与何粥如何辩解,排骨汤里的老鼠药是客观存在。
何粥见拧不过这几名警察,无奈之下,只能点头同意道:“那行吧,尸体你们可以带回去做检查。”
“早说不就完事了。”王警官盯着不太高兴的何粥,也是没好气道:“你早点让我们做尸检,我们也好早点了结案子,省得大家都不信任。”
说道这里,王警官直接掏出手机,拨打联系市局技术科何俊超电话。
由市局技术科,派遣车辆过来运尸。
而另一边,何粥也是根据顾晨的意思,将自己的基本信息告知给顾晨,也是一脸委屈道:
“警察同志,你知道这些年我是怎么过来的吗?”
腹黑上司请走开
“怎么过来的?”顾晨做着笔录收尾工作,没有看她。
“我就是个野zhong,爹不亲妈不爱的,我连亲生老妈在哪都不知道,我有错吗?”
“你没错,错的是你的家人。”顾晨说。
“那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何粥撩了撩自己的长发,也是没好气道:“他们搞清楚了我的真实身份后,就对我格外冷淡,那早知如此,还不如让我留在福利院长大呢。”
“既然把我领回家,就得好好照顾我不是吗?可我这些年又得到了什么?除了养母的冷漠和唾弃,亲身经父亲也因为这件事情,对我保持距离。”
“从小我就看着其他同学的家里,和睦相处,每周都能陪着父母一起去公园,而我呢?我感觉就像个多余的孩子。”
天魂战九天
“所以这就是你高中毕业之后,就在社会上瞎混的理由?”顾晨抬头看着何粥,也是不由分说道:
“在刘英的口中,我知道,你以前并不是这样,你成绩甚至还挺好。”
“可后来你在自暴自弃,还跟这些社会小青年混在一起,成天不找一份合适的工作,就知道挥霍日子。”
“看了眼何粥脖颈上和手背上的纹身,以及夸张的染发和耳钉,顾晨不由摇了摇头:“何粥,我是在你家看过你曾经的照片,你不应该是这个样子。”
“算了吧,你也别教训我了。”何粥看向窗外,淡淡的吸上一口香烟,也是哭笑不得道:
“这个世界上,最疼爱我的亲人都走了,剩下那些亲戚,因为平时得到养母的好处很多,关系很好,所以一直以来,也都比较排斥我这个老爸的私生女。”
“现在老爸去世,养母也走了,他们就开始各种蠢蠢欲动,就连刘英这个干保姆的,也开始对我何家的猜测想入非非,甚至还报警。”
说道这里,何粥吸了吸鼻子,一脸委屈:“我不就是生在富贵人家,但却是个私生女吗?我也是人啊?为什么他们都要这样对我?”
“看我年轻?感觉好受他们摆布?要不是我身边还有一帮哥们,平时挺仗义的帮我处理各种事情,说实在,我都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朋友可言?”
吸上一口烟,何粥夹着烟头指向门外:“那些哥们,虽然跟我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他们对我,比我那些家人亲戚要好的多,我今天混到这种地步,很大一部分是家里人逼的。”
“而我那些哥们,他们那个不是被家里人逼成这样?你以为我们愿意成为你们口中的不良少年吗?”
“因为我们就是要团结,要让那些经常欺负我们的人,不敢再来找我们麻烦。”
“何粥。”顾晨将笔录本收回,也是郑重其事道:“听我一句劝,既然要继承家产,那就好好做人,不要再得过且过,浪费光阴。”
“你现在手里有钱,但那也是你父亲留下来的唯一财富,挥霍之后就没了,你好好想想吧,干点正事。”
“好,我听你的。”何粥也不知道为什么,面前的顾晨,给她一种特别的亲近感。
长生劫大唐双龙 微云烟波
尤其是在教育口吻上,跟父亲简直一模一样。
俏丫头医家女 灵紫儿的忧伤
说实在,何粥这种被家里人赶出去的孩子,并不是不喜欢被家长管束。
相反,她特别愿意有人管她,哪怕教育几句都好,她缺少的往往就是家人的关心。
而刚才顾晨的那几句好言相劝,倒是让何粥感觉心里暖暖的。
在外漂泊这么久,已经很少人用教育的口吻跟自己说话了。
跟自己那帮社会青年在一起时,何粥也感觉太过放纵自己。
爱似有天意
比较,自己当初也是一个乖乖女,复杂的环境让自己做不回自己。
也就在大家相互沟通之际,高川枫就带着人推门而入,也是没好气道:“这么晚把我叫到这里来,也就只有你顾晨了。”
“也只有我们叫你,你才会过来。”顾晨站起身,也是实话实说。
随后几人简单的沟通后,高川枫将尸体带走。
而顾晨记录了何粥的联系方式和住址后,也让何粥先行离开。
从何粥的眼神里,顾晨看不出任何紧张。
除了自己提及何粥在排骨汤里放毒,但是何粥有自己的解释。
时间又已经过去4个多月,且刘英跟何粥都各执一词,要追查下去,困难重重。
从火葬场离开后,顾晨跟着高川枫一道,返回市局技术科,在检测室里等消息。
时间很快来到晚上10点30分。
当高川枫打着哈欠从检测室出来,顾晨就在他眼神中看出了问题,于是赶紧问他:“尸体检测结果如何?”
“正如你所料,这个女子的确死于非命。”高川枫说。
“死于非命?”闻言高川枫说辞,一旁的卢薇薇赶紧站起身:“也就是说,她是非正常死亡?”
“对。”高川枫默默点头,也是见简单记录的报告单递给卢薇薇:“我经过解剖发现,这名女子的死,是由于无色无味的微量毒素长期侵入体内,最终积蓄在体内的毒素剂量达到了致死的程度,因此才造成了这名女子的死亡。”
“也就是说,这个张姐,其实一直都在被微量毒素长期侵入体内?”顾晨摇了摇头,有些不明觉厉。
王警官也道:“那个张姐这几个月来,不是一直都小心谨慎吗?”
“如果是这样,那她是怎么中毒的?就连她买菜做饭都是自己来。”
“是呀。”卢薇薇也想不明白,直接说道:“而且窗户什么的都安装有防盗窗。”
“而且这个张姐做饭的地方在二楼,按理来说,没人可以干扰到她,可她又是怎么中毒的呢?”
“莫非是刘英干的?”袁莎莎眸子一瞪,也是不由分说道:“你们想想看,这三年,一直都是刘英跟她生活在一起。”
“而且何粥在四个月前,就已经被张姐扫地出门,她是肯定没有办法回来投毒的。”
“那这么说来,这个保姆刘英是贼喊抓贼?”王警官思考片刻,却是摇摇脑袋:“也不对啊,如果是她,那她为什么要报警?还让我们进行尸检。”
“如果是她,那她岂不是知道,我们警方肯定会检测出张姐体内的毒素吗?”
“或许是因为张姐没有立下遗嘱,分一些财物给刘英吧?”卢薇薇双手抱胸,也是若有所思道:
“你们想想看,何粥说的其实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刘英照顾张姐3年,按理来说,跟张姐的关系应该挺好。”
“而何粥跟张姐之间的关系,又非常尴尬,可以说,两人是水火不容,又闹出何粥在排骨汤里下毒的闹剧,那两人之间的关系,就更加无法收场了。”
“可你们要知道,这个时候的张姐,手里还有丈夫留给她的8成遗产,张姐又膝下无子,去世之后,财产由谁来继承,这就是个问题了。”
最 强 反 套路 系统
顿了顿,卢薇薇又道:“而这个刘英就不一样了,她是站在张姐这边的,处处维护张姐,又对她照顾有加。”
魔血魂帝 1冷夜无风
“从情感上来说,张姐对她应该是非常感恩的,既然死后的财产不想留给丈夫跟其他女人生的何粥,那么对于刘英来说,就有可能获得来自张姐的馈赠。”
“不说全部拿到那8成的遗产,最起码分一些财可能性很大。”
顾晨闻言卢薇薇说辞,也是默默点头,思量着说道:“卢师姐的思路是对的,按照正常逻辑来说,这个张姐的长期受到微量毒素侵入体内。”
“那从客观上来说,不太可能是自己给自己下毒,毕竟张姐怕死,才会处处小心谨慎。”
“如果她真要自杀,也就不用玩这么多虚的,所以下毒的人,必然在她身边,且经常能跟她接触的人。”
“所以这个刘英,从哪方面说,都逃不掉嫌疑。”
“就是啊。”袁莎莎沉思了几秒,接是接话说道:“刘英或许是想慢慢毒死张姐,让张姐感觉自己快要结束生命时,考虑给她一部分馈赠。”
“可后来,中毒的张姐,并没有按照刘英的计划,变成她想象的样子,而是还没有立下遗嘱,就突然暴毙。”
“所以这个时候的刘英慌了,她感觉自己玩脱了,而这个时候,作为养女的何粥,实际上拥有家庭财产的继承权。”
“看着一个叛逆的年轻女孩,突然之间要继承如此多庞大财产,刘英心中不服,这才报警,将当初何粥在排骨汤里下毒的事情重新搬出来,目的就是阻止何粥全部继承家庭遗产。”
“小袁说的也很有道理啊。”听着袁莎莎的分析,王警官也是若有所思:“按照这种分析,现在实际上有两种情况。”
“一种是刘英下毒,害死女主人张姐,却突然没办法拿到张姐的财产,所以心生怨恨,想组织何粥继承遗产。”
“而另一种,可能性有,但很小,那就是曾经给养母张姐下毒的何粥,可是她已经被扫地出门4个多月,要说这毒是她下的,最起码逻辑上说不过去。”
顾晨听着几人的讲述,没有说话,而是自顾自的在检测室外来回走动,不时隔着透明胶玻璃,看着检测台上的尸体愣愣发呆。
卢薇薇有些焦急,忙问顾晨道:“顾师弟,你觉得呢?你觉得这两种可能,那种更靠谱?”
“两种都有可能。”顾晨停顿了几秒,突然又道:“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其他问题?”
“什么问题?”众人异口同声。
“那个医生。”顾晨说。
众人一呆,相互看看彼此。
卢薇薇这才一巴掌拍在额头上,恍然大悟道:“你看我?光把目标集中在刘英跟何粥身上,倒是把那个医生给忘记了?就是那个家庭医生吧?专门给张姐做保健检查的。”
“没错。”顾晨微微点头,也是实话实说道:“这个医生,在我看来很可疑。”
“你是指哪方面?”袁莎莎问。
“就是检查身体啊。”顾晨双手负背,也是不由分说道:“我在跟卢师姐,一起到张姐的房间检查病例的时候,发现病例表上写了许多记录,但唯独没有发现张姐有中毒的迹象。”
闻言顾晨说辞,众人面面相觑,似乎发现了猫腻。
卢薇薇啊道:“对呀,既然这个家庭医生,经常过来,或者说每周都会过来帮张姐检查身体,那他怎么就没检查出,张姐其实已经被微量毒素侵入了身体呢?”
“作为一个家庭医生,医术肯定没的说,毕竟家庭医生收费都挺高的,没点本事,张姐也不会请他。”
“所以……那个家庭保健医生,其实是除了刘英之外,唯一可以经常接触张姐的人?”
“没错。”顾晨打上一记响指,也是不由分说道:“我要说的就是这个。”
“之前大家都把目光放在刘英跟何粥身上,本能的将这个医生给忽略掉。”
“而刚才我也仔细想过,何粥被逐出家门4个多月,要下毒的可能性很低,但是刘英作为张姐家里唯一的保姆,她作案的嫌疑也很大,至少大过何粥。”
“但是刘英跟何粥的情况,我们现在也已经基本掌握,而唯一没有掌握的情况,就是这个家庭医生。”
顾晨抬头看向大家,这才又道:“作为一名医生,善于用药,那是他的基本技能,既然可以救死扶伤,那在张姐的医疗保健上动动手脚也不是不可能。”
……

nwjgm好文筆的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 起點-1146、去世的女主人看書-13gev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李乾自喻为笨鸟,但他是只勤奋的笨鸟。
齐天战神 坐愁
在李乾的刑侦队,王警官算是长见识了。
原来办公室里,也可以搞得像传xiao窝点一样,各种鸡血口号随处可见。
王警官现在甚至怀疑,这里刑侦队的厕所隔板上,都会写有一些鸡血口号。
这种情况,看一遍感觉是笑话,看两遍感觉有点意思,多看几遍,可能就感觉自己是超人。
也难怪城东分局的辅警考编录取率一直挺高,毕竟榜样在这里,大家向榜样看齐,自然而然也会进步。
有时候,榜样这种东西,真的是很神奇的存在。
就如当初的芙蓉分局,没人看好赵国志,可赵国志愣是从基层,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位置。
也正是因为赵国志的优秀事迹,被邀请去各大中学做巡回报告。
很多中学生就是在那个时候,受到赵国志的鼓舞,毅然决然的选择报考警校。
毕竟赵国志的名气摆在那里。
就拿顾晨来说,当初顾晨也是因为赵国志,才来到芙蓉分局。
所以榜样这种东西,其实更像是一种精神鼓舞,至少能让人充满希望。
尤其像李乾这种,从辅警干起,如今成为刑侦队队长的情况,这种属于个例。
当然王警官也非常清楚,李乾在能力方面,或许比许多天资聪明的警察要差上一截。
就拿顾晨来说,顾晨的个人能力,显然要强于李乾。
但李乾办案有自己的风格,那就是更多的利用脚踏实地的方法,一步一步寻找线索。
这种办案方式,有时候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经历,需要动用更多的警用资源。
但好在有效。
而顾晨的办案风格则明显不同。
顾晨讲究高效办案,因此在案件办理中,顾晨的办案速度,以及各种案件审理流畅度方面,其实要远远高于李乾。
但王警官同时也看得出来,顾晨在管理方面,以及各种工作经验方面,还有许多可以提升的空间。
就这点来说,李乾的能力显然要强于顾晨的。
要知道,在培养人才方面,李乾显然有足够的资格,不然江南市的辅警培训基地,也不会请李乾去辅警班给全体学员授课。
要知道,让李乾当教员,领导更多的是看中李乾从基层做起,一步一步成为刑侦队长的经历。
这就是一个行走的案例,有榜样授课,能给更多辅警看到希望。
带着希望工作,与毫无目标的工作,效果是天壤之别。
在李乾的刑侦队,顾晨和大家一共待了两小时。
期间参观了队员们的工作环境,顾晨也找到一些刑侦队队员,找他们沟通经验。
发现这里的警员工作积极,态度认真,跟李乾的工作态度几乎是一模一样。
而且顾晨还发现,刑侦队辅警的比例占了许多,一问才知道,很多都是李乾的徒弟。
按照李乾自己的话来说,自己就想多帮助一些优秀的辅警兄弟。
让一些原本没有机会成为一名正式警察的同事,能多争取到一些机会。
其中不乏一些在社会上参加工作多年的老同志。
从这点来说,顾晨看得出来,许多辅警都身怀绝技,各有特长。
……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
下午4点20分,李乾亲自将众人送到门口,也是感慨万千道:“没想到这么快你们就要离开了,原本我是想提前来你们芙蓉分局交流学习的。”
“也想多学习一下你们刑侦队的办案经验,可没想到,你顾晨却提前来拜访我,这让我有些过意不去啊。”
“李队,别这样说,您是老同志了,新同志拜访老同志,应该的。”顾晨尊重李乾是位老同志,说话也是各位谦虚。
李乾则是摆摆手道:“说来惭愧啊,奋斗这么多年,才跟你顾晨达到同一职位。”
上下打量着顾晨,和顾晨身边的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李乾颇感羡慕道:“听羡慕你们团队的朝气蓬勃,感觉你们部门的团队成员,应该都很优秀。”
“而且你们还年轻,是市局领导重点考察对象,可以说,江南市未来由你们守护,好好干。”
“谢谢。”感觉跟李乾相处起来还不错,顾晨淡笑着回应:“什么时候来我们芙蓉分局做交流?”
“改天吧,等我把手头这些事情先处理好。”
“行,那就这么说定了。”
两人在城东分局门口寒暄了几句,顾晨开车,带着大家返回分局。
……
……
芙蓉分局。
三组办公室。
回到自己地盘的卢薇薇,顿时哪哪都看不顺眼。
感觉跟李乾的办公室相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李乾的办公室内,各种鸡血标语随处可见,可再看看自己桌上。
卢薇薇赶紧把一包还没吃完的薯片藏进抽屉里,感觉有点羞愧了。
察觉到卢薇薇的异样举动后,何俊超也是不由调侃着道:“怎么了卢薇薇,去城东分局刑侦队那边交流如何?他们有没有请你吃薯片?”
“薯片倒是没有,鸡汤倒是喝了不少。”卢薇薇打趣着说。
何俊超有些不太明白,扭头看向顾晨。
顾晨则是笑着解释:“意思就是,城东分局刑侦队,简直就是一个励志基地。”
“那边的许多辅警,如今都考上了编制,混的都不错,其实主要受李队鼓舞。”
“有所耳闻。”听顾晨这么一说,何俊超也将自己知道的东西告知众人道:“听说城东分局,辅警考上警察编制的录取率是全市最高的。”
“而且他们那边的人,特别擅长考试,这点真没话说的。”
“主要是受到李乾的鞭策。”王警官说。
顾晨犹豫了一下,问王警官:“王师兄,我们是不是应该多关心一下分局的辅警,让有意愿靠编制的辅警,提前准备好成人学历的考试,毕竟许多人学历不高。”
“没错。”参观交流一下午,王警官也感觉到问题。
那就是城东分局的警员,都热衷于考编,而且意愿极强。
即便有人两次落榜,但依然没有放弃,主要是李乾三次才考上,活生生的例子就摆在眼前。
再反观自己的芙蓉分局,不少辅警工作也是得过且过。
虽然工作也很认真,但对待考编这事,似乎氛围不强。
要知道,一边是全分局辅警都在努力准备考编示意,那么氛围摆在那里,哪怕你没这想法,也会自然而然的代入进去。
而另一边,大家只是将辅警当初一种工作,上班下班拿工资,似乎对考编没多大兴趣。
那久而久之,哪怕有些辅警想考编,也会因为身边缺少具有同样目标的同事,而渐渐放松自己,懈怠应对。
而这种情况一旦发生,考试方面肯定不如城东分局,这也是显而易见的。
如今顾晨一提,王警官也觉得,是时候让这些辅警努力一下。
至少大家什么想法,需要私下征集一下。
抬头看着顾晨,王警官道:“要不,我们跟赵局说一说?”
“我看可以,毕竟我知道,我们分局有几名辅警就很不错,他们也多次协助过我们的案件办理,工作也相当积极,也有考虑过考编的事宜。”
余生沐阳
“但因为我们分局,整体考试的氛围不足,所以他们也只是想想,并不敢将想法付之行动。”
“那行吧,既然如此,这是我来办,我这就去找赵局。”王警官刚从城东分局回来,其实自己才是那个最尴尬的人。
如此曾经的部下,年轻有为的顾晨,已经是一名刑侦队队长。
而那名当初从辅警一路干上来的李乾,也成了一名刑侦队队长。
这中青年警察碰面在一起,李乾和顾晨都有种英雄惺惺相惜的感觉,而唯独自己一个人,感觉像是多余的。
因此受到刺激的王警官,工作起来也不敢懈怠。
顾晨只是刚有提议,王警官觉得可行,于是就立马去找赵国志。
见王警官离开办公室,丁警官凑过来问:“顾晨,老王怎么了?工作竟然开始主动积极了?”
“不清楚,王师兄工作不都如此吗?”顾晨淡淡道。
丁警官摇头:“他以前可没这么勤快,诶对了,你们在城东分局参观交流如何?有没有什么需要在这里传达的?”
顾晨摇头:“他们的风格我们学不来,但可以在保留我们办事风格的同时,兼顾一些细节改进。”
“对,我太赞同顾师弟的意见了。”闻言顾晨说辞,卢薇薇也是赶紧说道:“我感觉,城东分局工作氛围虽然不错,但太过认真。”
“说实在,他们讨论的氛围就不如我们,像我们刑侦队,大家平时工作起来就很开放,有什么说什么,很多问题,都是在这样讨论中完成的。”
“所以在工作效率方面,我觉得继续保持我们的特点就好,有些别人的东西,我们还真学不来。”
“卢薇薇。”见卢薇薇满口良言,丁警官也是淡淡一笑:“说到底你就是不希望被管束。”
“害,被你老丁发现了?”感觉被丁警官看穿一切的卢薇薇,也是坦白交代道:“就是他们那边,上班不允许吃薯片,就这点来说,我是受不了的。”
“呵呵,终于说了大实话。”何俊超闻言,顿时噗笑着回应。
律师之回到清朝 琼楼玉宇
也就在此时,办公室里的座机忽然响了起来。
卢薇薇直接走过去,拿起电话道:“这里是芙蓉分局,刑侦三组办公室,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
“什么?好的你慢慢说?明白,好的……那您怎么称呼?好,你在哪?明白……”
卢薇薇拿着电话,夹在自己的脖颈处,随后找来纸笔记录。
天雷入体至尊法神
片刻之后,卢薇薇挂断电话,将便签纸撕下。
“什么情况?”顾晨问。
卢薇薇也是淡淡说道:“刚才打电话的,是一名自称刘英的女子,她说她是一户人家的保姆,而女主人昨天去世,她感觉是死于非命,需要我们过去调查一下。”
“死于非命?”顾晨闻言,眉头微微一蹙,又问:“那她还说什么没?”
“有啊。”卢薇薇默默点头,又道:“她说,女主人膝下无子,她死后,自己也就失去了工作,但财产可能由她女儿来继承。”
“女儿继承母亲的财产,这不是天经地义吗?”感觉也没什么毛病,袁莎莎不由吐槽说。
然后卢薇薇却是摇了摇头:“问题不在这,而在于这个女儿,并不是她亲生的,而是去世丈夫的私生女,这里面关系复杂,所以她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希望我们警方能出面调查。”
“我知道了。”顾晨闻言卢薇薇说辞,也大概清楚了具体情况。
于是顾晨开始收拾装备,并提醒道:“卢师姐,小袁,你们也整理一下,随我过去看看。”
“好。”卢薇薇和袁莎莎异口同声。
而就在大家取下装备,穿戴完毕后,王警官也正好走进办公室,笑脸盈盈的道:“顾晨,赵局那边已经同意……”
话还没说完,看着顾晨几人全副武装,王警官当即一愣,忙问道:“怎么了?又要出去?”
“有个警情需要处理一下,王师兄你也赶紧收拾一下,跟我们过去。”顾晨将执法记录仪扣在胸前,也是不由分说道。
“那行。”王警官闻言,手脚麻利的取下装备,跟在几人身后。
随后顾晨在分局大院停车场,启动车辆准备出发。
按照卢薇薇给出的地址,顾晨知道,这是在城郊附近的一处高档住宅区。
路上,卢薇薇根据自己查询的结果,也是跟大家简单的讲解起来:
“这个地方在凯天温泉度假区,里边有植物园,还有温泉,以及一些游乐场,水上乐园等等。”
“而报案人所在地点,是位于凯天温泉度假区隔壁的凯天壹号府。”
“这地方我知道,都是一些别墅区,主要以连排叠墅为主。”袁莎莎说。
卢薇薇默默点头:“没错,在那种地方居住的人,感觉都非富即贵,而且报警人自称是那户人家的保姆,感觉那户人家有点不简单的样子。”
“具体是几号楼?”开车的顾晨问。
卢薇薇看着便签纸,告知顾晨道:“在凯天壹号府12栋,最左侧。”
“快到了。”顾晨看着不远处的路牌标识,也是不由提醒说。
此时此刻,天色渐渐暗淡下来。
周围的太阳能路灯悉数开启。
毕竟是节能路灯,虽然全靠路灯上的太阳能硅晶片板储存能量,但太阳能节能路灯的光线却不强。
但是对于路边照明来说,也勉强够用。
如今到处拉闸限电,太阳能路灯给江南市的节能减排工作倒是贡献不小。
车辆开到凯天壹号府门口时,一名穿着保安制服的中年男子,小步走到顾晨面前,躬下身询问道:“请问警察同志,你找谁?”
“12栋的住户,刘英。”顾晨说。
“麻烦在这登记一下好吗?”保安主动将登记本拿出。
卢薇薇淡笑着说:“我们是来办案的,这你也让我们登记?”
“没办法呀,上头就是这么要求的,但凡进出车辆,非本小区居民,都需要进行来访登记。”
“好吧。”顾晨也不想为难他,直接接过纸笔,在登记本上写下名字和拜访对象。
完成登记后,中年保安爽快的将路障打开,放顾晨几人进去。
小区里并没有采用人车分流,因为家家户户都有车库,车辆大多停在各家院落门口或车库内。
也正如袁莎莎所说的那样,整个凯天壹号府,都以联排叠墅为主,但也有一些独立的别墅。
而12栋就是如此,一个带着独立小院的别墅。
倚天应龙记 且留步
随身带个大擂台
由于处在角落位置,因此这座独立小院别墅的结构布局也算合理。
当看见楼下来了客人,一名中年女子,这才缓缓走出大门,来到院落门口。
“咔嗒。”随着一声解锁的声响,院落大门自动弹开。
顾晨几人随即走上前。
“你是报警人刘英?”顾晨问。
中年女子默默点头:“没错,是我报的警。”
“你这到底什么情况啊?”王警官问。
刘英看看四周,见有人在小区内走动,也是提议道:“要不我们进屋再说?”
“可以。”顾晨同意了她的请求,直接带着众人走进客厅。
刘英站在门口,朝着外头观望了一番,这才将客厅门关闭,随后走进来道:“我给你们倒几杯水吧。”
“不用这么客气,你有事说事。”拍拍自己随身携带的警用水壶,顾晨也是淡笑着说:“我们自己有带水。”
“那……那好吧。”见此情况,刘英也是走到客厅中间,找了一处与众人对面的位置先坐下,这才说道:
“本来我是不想报警的,可总感觉不太对劲,可能是我跟着张姐很久的缘故,对张姐也是有感情的,所以……所以有些话,我不得不说。”
“你说的这个张姐是谁?”顾晨上下打量着别墅的装潢,又问:“是这栋别墅的主人对吗?”
“没错,就是这栋别墅的主人,也是我的雇主,我在这里侍奉她将近三年了。”
……

qzhzt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1138、陷阱看書-5czd6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几人在中医院大门反复商榷,最后大家又折返回医院,准备一起过夜。
而此时的方处长,在经过紧急抢救之后,目前状态平稳,被安排在一间病房内输液。
刘医生见顾晨几人站在身边,也是淡笑着说:“我说警察同志,你们这是要彻夜保护方处长?”
卢薇薇点头嗯道:“不然你以为呢?我们大晚上的不睡觉,还不是为了防范凶手。”
“你们已经有所发现吗?”由于之前在医院急救室外头,跟顾晨几人短暂接触过。
当时顾晨就断定,方处长所吸香烟上,或许被人涂有水银。
因此刘医生才多问一句。
顾晨则是默默点头,与刘医生解释道:“香烟样本我们已经送往市局技术科进行检测,结果已经出来了。”
“如何?”刘医生瞪大眼眸道。
顾晨则是不紧不慢,将结果告知刘医生:“结果跟我猜想的一样,问道就出在香烟上,方处长的确是水银中毒,而且是通过香烟吸入。”
“还……还真是这样?”刘医生被顾晨的说辞吓一跳。
要知道,这种事情,之前并没有见过。
可毕竟顾晨是警察,在办理案件中,各种情况都有涉猎。
这也是为什么顾晨能够通过方处长的身体状况,就能够很快断定出方处长的身体状态。
想到方处长可能是被人下毒,刘医生看看左右,也是一阵细思极恐。
随后,刘医生靠近顾晨小声道:“顾警官,这下毒的人,你们认为会是谁?”
“目前来说还不能确定,但下毒的人,肯定跟医院有关。”
“你是说……下毒者是医院的人?”刘医生惊愕道。
顾晨摇头:“我可没这么说过。”
“可你的表情已经在告诉我,你认为凶手是医院职工对不对?只有医院的职工,才非常清楚水银特质,是这样吗?”
毕竟是老医生了,刘医生不会不清楚,水银对人体的危害程度。
而要让普通人来操作这些,似乎有些不太可能,但医护人员似乎有更多机会接触这些。
顾晨拍拍刘医生肩膀,问道:“能不能帮我搞一份医院排班表给我。”
“这个……”刘医生有些犹豫。
顾晨问道:“有困难?”
“刘医生摇头:“困难倒是谈不上,但是得明天。”
“可以,那就明天给我。”顾晨将一张名片递给刘医生,解释着说道:“这是我们办公室的电话,还有我们的工作邮箱,你找到排班表后,直接发这个工作邮箱,标注主题。”
“明白,这个我懂。”刘医生表示没有问题。
随后大家在病房内简单沟通了一阵,刘医生离开病房。
卢薇薇和王警官坐在一旁的空置病床上,看着昏迷状态中的方处长,两人也是百感交集。
原本下雪天,大家都在发朋友圈,可不曾想到,大家竟然要在医院病房内度过。
卢薇薇也是抱怨道:“这个方处长怎么说都是哈佛博士后毕业,今天竟然阴沟里翻船,被水银该祸害了,啧啧,怎么说呢?这种低级失误,真不应该。”
“王警官则是无所谓道:“等他苏醒,什么事情都能清楚。”
“那就等吧。”顾晨并没有睡意,只是站在窗边,望着落下的雪花。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卢薇薇和王警官靠在一旁渐渐睡去。
而顾晨却依然精神抖擞,看着外头的世界渐渐被白雪覆盖。
雨夹雪变小雪,时间忽然安静许多。
也就在此时,谁在病床上的方处长,不由干咳了两声。
动静很快引起了顾晨的注意。
顾晨转过身,来到方处长身边,将他缓缓扶起,并随手给他倒上一杯水。
“咕噜咕噜。”方处长似乎是干渴难耐,一杯水几口喝尽。
高冷boss潛規則:強吻77次
随后瞥了眼顾晨,见顾晨是生面孔,顿时一脸惊讶。
“你……你是?”
“是我把你送到中医院来的,你忘了?”顾晨将水杯放下,淡淡一笑。
方处长蹙眉思索,片刻之后,这才啊道:“对,我记得,我当时让我把我送到中医院,没错,是你,谢谢。”
“你现在感觉如何?”顾晨掏出便签纸,随口一问。
见顾晨还要做记录,方处长有些疑惑,指着顾晨的便笺纸问:“你这是?”
“跟你询问一些事情,关于你中毒的情况。”顾晨说。
“我中毒?”方处长眉头一蹙,有些摸不着头脑。
顾晨则是掏出自己随身携带的证件,亮在方处长面前,自报家门道:“我是芙蓉分局刑侦队队长顾晨,我怀疑有人故意下毒,意图对你进行谋杀。”
“谋……谋杀?”被顾晨这么一说,方处长整个人紧张不已,赶紧看了看周边情况。
此时此刻,王警官和卢薇薇的睡姿让方处长再次警惕,忙指着二人问道:“这两位是?”
地球联盟守护未来 零菲特
“我的同事。”顾晨说。
方处长此刻陷入迷茫,有点没搞清自己目前的状态。
顾晨看出了他的心思,也是赶紧解释道:“我们检测过你抽过的香烟,发现香烟上被人涂抹过水银,而你目前的状态,也恰巧是水银中毒,这说明有人要杀你。”
“有人要杀我?”方处长倒吸一口凉气,整个人开始怀疑人生。
重返洪荒 墨綠檀香
可是回想起自己之前在车上的种种情况,似乎也发现到情况不对。
尤其是现在的自己,躺在病房内,作为一名医学博士后,方处长很快根据自己所掌握的知识,针对自己目光的情况进行分析。
可这一分析,也恰巧验证了顾晨的说辞。
“没错。”方处长坐起身道:“我的症状就是水银中毒,这点没毛病。”
也就在方处长惊寒的同时,卢薇薇和王警官也被二人的对话惊醒。
卢薇薇揉着眼睛好奇问道:“顾师弟,他醒了?”
“刚醒不久。”顾晨说。
“醒了就好。”王警官打着哈欠,伸懒腰道。
二人随后来到方处长病床前,准备协助顾晨,一起对方处长展开问询调查。
卢薇薇打开手机,放在床头柜处。
而顾晨则是继续问道:“所以,你能告诉我那包香烟是怎么回事吗?”
“香烟?”方处长表情一呆,也是弱弱的说道:“我记得那包香烟,是我们医院一位女同事的弟弟给我的。”
“女同事?你是指何雯?”顾晨说。
方处长闻言,表情略显尴尬:“你……你怎么知道?”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看文基地】领取!
宮心術:帝君艷後
“我不仅知道那名女同事叫何雯,我还知道你们之间的一些情况。”
顾晨右手转笔,一脸淡然。
而此时的方处长仿佛像个考试作弊被老师发现的小学生,整个人也是紧张的不行。
王警官则打着哈欠道:“你跟何雯之前的那些事情,我们暂时没兴趣打听,我们只想知道你们现在什么情况?”
“很……很好啊。”方处长默默低头:“我跟同事之间关系一向很好。”
“别装了方处长。”顾晨感觉方处长有些虚伪,也是直接摆明了说:“何雯肚子里现在还怀着你的孩子对吧?”
“啊?”听闻顾晨如此一说,方处长脸色僵硬,有些下不来台。
卢薇薇也是笑孜孜道:“你说你,也真够虚伪的,既然离婚了,又跟何雯在一起,为什么要抛弃她?”
“我……”
“我们今天还见过何雯,就在你出事的右边那家火锅店里。”王警官说。
方处长默默低头,有些难为情道:“我知道,因为我就是去给何雯过生日的。”
“你们两个最近到底什么情况?”顾晨感觉要想了解事情起因,最起码靠道听途说来了解两人之间的关系并不靠谱。
毕竟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当旁观者有时候会带有很强烈的个人情绪观点在里面。
醫師少悶騷
因此顾晨需要不同角度来解读二人之间的微妙关系。
见顾晨如此坦诚,加上又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方处长咳嗽了几声,也是坦率说道:“既然你们想知道,我也就告诉你们好了,我跟何雯之间,却是出现过一些问题。”
“虽然何雯怀了我的孩子,但是……但是我们之间是没有感情的。”
“怎么说?”顾晨记录的同时,抬头问他。
方处长却是一脸无奈,主动交代道:“实际上,正如你所听到的那样,很多人说,那晚我看何雯醉酒,想主动送她回家,这点我承认,我是说过。”
“但是,这也仅仅是领导对下级同事的关心,因为何雯是我们部门的新同事,我承认对她有点好感,也的确想要关心爱护她。”
“可是之后我发现,我完全掉入到何雯给我布置的陷阱里。”
“你掉入陷阱?此话怎讲?”顾晨突然停住笔,感觉从方处长嘴里说出的情况,跟自己从护士小丽那儿听到的有些出入。
要不说为什么要从不同角度来审视问题?
原因很简单,因为每个人都只会做出对自己有利的供词。
且每个人都带有一定的主观看法。
这时候,就需要考验警方的客观判断。
从客观判断中,断定孰是孰非,以及供词的真伪。
方处长叹息一声,也是一脸忧愁道:“今天索性就丢下这张老脸,这也是我第一次吐露那晚的情况。”
“你说。”顾晨毫无感情波动,依旧认真做着记录。
方处长则道:“那天我送何雯回家,也是我提出来的,在场同事都有听见,后来我也是有想法的,毕竟两个人都喝醉了,而且搂着这样一个年轻女子,你说没点想法,那是扯淡。”
“后来,那晚我们该发生的都发生了,醒来之后,何雯忽然大哭,说要报警。”
“当时可把我吓得不清,毕竟那天晚上,大家都是自愿的,她何雯给我来这么一手,简直就有点讹人的意思了。”
“那你们后来是如何解决问题的?”王警官问。
“后来?”方处长犹豫了几秒,也是不由分说道:“后来在何雯的引导下,让我给她开出一个不错的条件,那就是帮她将工作转正。”
抬头看了眼顾晨,方处长也是一脸难为情道:“顾警官,你要知道,我虽然是人事处处长,在工作上,的确有调配工作岗位的权力。”
“可那只是我的基本指责,这要说转正,那可不是我能决定的,可能是何雯看到领导平时对我格外关照,甚至是奉承,所以她误以为以我的能力,帮她转正问题不大吧?”
“所以呢?”顾晨问。
方处长低头叹息:“我能有什么办法?只能先硬着头皮答应下来,感觉自己这是惹上大麻烦了。”
“之后,我也在为何雯工作转正的事情到处奔波,而何雯也找过我几次,随后我们的关系突飞猛进。”
隨身帶著女神皇 火中物
“可能她以为,这样一来,自己在中医院就有了靠山,而我就是她背后的那座山。”
顿了顿,方处长又道:“而恰巧那段时间,我跟前妻刚离婚不久,正好又是一个人居住,何雯知道我是哈佛博士后毕业的海归,所以对我也有很多想法。”
“直到后来,我们医院招聘了一批合同工,何雯才发现,她努力考试通过,却还只是个合同工,所以在一个月前,我们曾经大吵一架。”
“按照何雯的说法,她说自己上当受骗,说我一个哈佛海归,又是医院的引进人才,竟然这点事情也办不好。”
“可能她过度相信所谓的人际关系可以改变命运吧,可是,她的学历有点低,这是事实,领导就算有心,但比她何雯优秀的人实在太多,我真的无能为力。”
創神筆記
顾晨将这些记录在案,又问:“可我听说,你在何雯怀yun之后,就把他给抛弃了?”
“胡说,简直是一派胡言。”方处长一听顾晨说辞,整个人当时就急了:“顾警官,你可别听人家胡说八道,这都是何雯的故意炒作。”
“何雯的故意炒作?”顾晨眸子一怔,有些没听明白。
方处长则是赶紧解释道:“道理很简单,之前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我是一步一步掉进何雯给我设定的陷阱里。”
“之前她说自己不胜酒力,仅仅是喝了一点酒,就醉得不省人事,是我主动送她回去的。”
“可后来何雯的一个同学刚开来到江南市,作为领导,我也被临时叫去吃饭,其实也就是让我付钱。”
“可就在何雯上厕所之际,她同学无意中提到,何雯在班上,号称千杯不醉,是班里最会喝酒的女生。”
“听说是因为何雯家里就是做酿酒生意的缘故,所以才有这种好酒量。”
左右看看几人,方处长也是悲愤着说道:“警察同志,你们知道吗?在我得知真相的那一刻,我感觉我的整个世界观都崩塌了,这个何雯,她一直在骗我。”
“所以想起那天晚上,还有她以报警威胁我,让我帮她办理工作转正的一系列事情,我现在想想,感觉这完全就是一个局。”
“你是说,何雯骗了你?其实何雯的酒量很好?”卢薇薇说。
方处长哭笑不得道:“我还能说什么?只怪自己没有眼力,竟然被一个小姑娘给骗了。”
“从头到尾,他就一直在利用我,利用我人才引进的海归身份,利用我人事处处长职位的特殊性,想让我帮她解决工作转正的事情。”
“可你们要知道,调换工作岗位,我是有一定权力的,可要说转正,除非自己实力过硬,否则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
“医院的职位指标就那么多,合同工它不香吗?可是何雯见转正无望,便开始道出散播谣言,为了逼我,绑定我与她的关系,她竟然不知廉耻的炒作我们之间的关系。”
“甚至不惜一切代价,污蔑我,说我是个忘恩负义的小人,甚至说肚子里有了我的孩子,这完全就是胡说八道。”
“等一下。”见方处长躺在病床上,却依然情绪激动,顾晨直接有问:“难道何雯是假怀yun?”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方处长摇了摇头,有些不悦道:“她说她有了,我让她在医院做检查,她偏不,非要去其他医院做检测。”
“最后拿出一份不知道是不是又在哪里伪造的检测报告跟我说,怀yun是事实,可之前被她骗过那么多次,我有点害怕这个女人,套路太深了。”
“所以,你才一直开始与她保持距离对吗?”顾晨问。
方处长默默点头:“没错,因为之前帮她协调了工作,让她从人事部,调到外科病房当护士。”
淘鬼笔记
“可是后来她发现外科病房的护士工作太辛苦,所以又想调回来。”
说道这里,方处长也是幽幽的叹出一口重气道:“她玩呢?把医院当做自己家开的?想去哪工作去哪工作?这不是瞎搞吗?所以我就直接拒绝。”
“可后来,她转身就造谣我开始排斥她,躲她,没错,我是在躲她,实在惹不起。”
“后来,也就是昨天,她忽然又约我吃饭,说是乡下弟弟来了,让我好好招待一下。”
“弟弟?”顾晨闻言,有些迟疑道:“她不是一直都一个人吗?怎么突然冒出个弟弟?”
……

mef62熱門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討論-1124、上天派下來的讀書-o9jl0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大家看得出鲁炎对警方的感激,至少20年来,警方还是一直在关注堂弟的案件。
要不是这次顾晨深夜赶到荷湖乡,估计鲁炎都快忘记堂弟鲁俊已经死了20年。
在大家的相互客气下,鲁炎还是收下了餐费,并亲自送顾晨几人离开餐馆。
看着消失在夜幕中的车牌尾号为AE86的警车,鲁炎不禁感慨道:“看来这次堂弟的案子,有戏。”
另一边,顾晨开车上山,才知道这条山路有多难走。
沿途也有一些小村庄,但规模都不大,基本上每个村庄都是依据地形而建。
根据鲁炎的介绍,沿着这条山路一直开到底,每逢岔路口往左拐。
也不知道行驶了多久时间,当顾晨将车辆开到尽头时,才发现面前是一处下坡路段,而路段的尽头是一处水塘。
整个道路两侧,则是一处不大的村落。
“应该是这里。”顾晨将车调头,开到山坡顶端,拉好手刹后,这才跟大家依次下车。
要说这些年新农村建设的确很好,村落的整条道路上全是太阳能路灯。
顾晨停车的位置附近,也同时听着其他车辆。
浴火焚神
一名老人正坐在家门口抽烟,见一辆警车驶入村子,整个人也是颇感意外。
顾晨走向前,主动打招呼道:“老大爷,请问这里是鲁家村吗?”
“啊?”老大爷侧着脑袋,也是解释着说道:“你们说大点声,我耳朵不好使,听不太清楚。”
顾晨瞥了眼身边的同事,这才主动走到老大爷身边,蹲下身,靠近老大爷耳边道:“大爷,请问这里是鲁家村吗?”
“鲁家村?”老大爷这下听明白了顾晨的问话,忙点头道:“没错,这儿就是鲁家村。”
“那鲁俊家你知道在哪吗?”顾晨又问。
老大爷扭过身,指着前方一处老屋道:“鲁俊家啊,就在那。”
诸天里的一棵树
“是那栋老屋对吗?”卢薇薇凑过身,确认的问道。
老大爷将手里的烟头一丢,碾上一脚,这才挥挥手道:“走,我带你们过去。”
“那就有劳您了。”见老大爷带路,顾晨几人跟在他身后。
老大爷有些驼背,看上去80好几的样子。
也是一边带路,一边问顾晨:“话说警察同志,你们去鲁俊家做什么?那孩子都死了20年了。”
“我们就是来调查这个案子的。”顾晨躬下身说。
老大爷不由一愣:“你们来调查鲁俊的案子?可是……都20年了呀?现在还能调查出结果吗?”
“总得试一试吧。”顾晨说。
老大爷闻言,也是颇为感慨道:“其实吧,鲁俊这孩子真可惜,家里一儿一女,还有个老母亲,这么年轻就去世。”
“原本那几年想着去跑黑车,赚点钱盖新房,可是后来出了这档子事,家里的新房没法盖了,老婆也带着一个女儿改嫁了。”
“家里只留下一个儿子和老母亲,要不是这些年乡里乡亲的照顾,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呢。”
“那鲁俊母亲现在还好吗?”袁莎莎凑近了老大爷,大声问他。
老大爷摇了摇脑袋:“能好成啥样?得过且过呗,孙子如今在读大学,家里平时也就她一个人待着,也就经常在村里到处走走,偶然搭乘同村人的车子,去荷湖乡看看。”
老大爷是话痨属性,一开口,根本停不下来。
随后又指了指道路两侧的小洋楼,说道:“你看看,现如今家家户户都盖小洋楼,就鲁俊家还是老宅。”
都市風水 聽葉
“要说这鲁俊的孩子将来大学毕业,估计也在大城市发展,不会回到这山沟沟里,所以这房子也不用翻修了,老太婆也得过且过的。”
说话之间,老大爷已经将众人带到老宅门口。
跨过了一条沟渠后,直接敲了敲房门。
“谁呀?”
屋内传来一名老大妈的回应。
超人回来了 向阳的心
“是我,有警察找你。”老大爷说。
没过多久,大门打开,一名身材消瘦的老大妈,站在门口愣愣的看向顾晨。
老大爷赶紧介绍道:“这几位是市里来的警察,说是要调查你儿子鲁俊的案子。”
“你说也是哈,都过去20年了,终于又有警察过来了。”
老大爷一番调侃,随后跟顾晨道:“警察同志,这就是卢俊他妈,你们有什么想问她的,进屋聊,我家里还有点事,就不待这了。”
“有劳您了。”顾晨对此表示感谢。
目送老大爷双手负背离开后,顾晨这才对鲁俊的母亲敬礼道:“您好,我是芙蓉分局刑侦队队长顾晨,这次过来,是专门调查当年鲁俊的案子,特地过来走访您的。”
“进来吧。”老太太似乎态度冷淡,直接转过身,走进了屋子,随后将客厅的大灯打开。
几人走进屋子,左右观望起来。
老宅为砖木结构,墙壁显得有些陈旧。
客厅的家具都比较腐朽,一看就是有些年限。
老太太在餐桌上,给几人倒上四杯水,这才递给众人道:“这大晚上的来我家,你们也够辛苦的,山里寒气中,比较冷,你们应该多穿点衣服。”
“谢谢您,我们开车过来的,车里有空调。”卢薇薇接过热气腾腾的水杯,也是淡笑着回应。
老太太随后示意大家随便坐,自己也坐在一处木椅上,双手放在膝盖处,显得非常拘谨。
顾晨见气氛有些尴尬,于是赶紧解释道:“因为这次市里集中行动,要将当年的陈年旧案都处理一遍,我们刑侦组分到的是您儿子的这起案件。”
“但是因为这起案件跨度20年,而且当年也不是我们在办理,所以这次过来呢,我是想向您了解一下当年的情况。”
“害。”老太太叹息一声,看着顾晨稚嫩的脸庞,也是淡淡说道:“看你这么年轻,应该也才二十出头的样子。”
“要算起来,20年轻,你应该也才几岁的样子。”
“是的。”顾晨点头承认,也是笑笑说道:“但这并不妨碍我们调查案子,目前我们正在搜集当年整理封存的资料,另外,还需要走访一下当事人。”
说道这里,顾晨还不忘提及道:“我们晚饭是在荷湖乡的餐馆用餐,老板是鲁炎,鲁俊的堂哥,他也跟我们说了一些当年的情况。”
“原来是这样?想着警方大老远过来,还见过鲁炎,老太太顿时也是敞开心扉道:“其实,当年鲁俊走的突然,让我们没有一点准备。”
“那时候,警方的调查也毫无头绪,主要是鲁俊是在水库里发现的,很多线索无从追踪,所以案件调查一拖再拖,到最后就不了了之。”
“之前我也曾经去警局问过调查情况,可当时你们警察跟我说,案件正在调查,正在调查,反正每次过去就这句话。”
“后来我也想明白了,并不是每件案子,你们警察都能够找到结果,可能我儿子的死,就是这种情况吧。”
说道这里,似乎又是想起了伤心往事,老太太吸了吸鼻子,眼眸忽然湿润起来。
她赶紧擦了擦眼角泪珠,努力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顾晨默默点头,也是淡淡说道:“当年没能给您一个交代,是我们的责任,所以这个案子我们会一直负责到底的,绝对会给您儿子一个交代。”
“是啊。”卢薇薇也道:“凶手就算逃到天涯海角,我们也一定找出来,让凶手接受法律的制裁,请您一定要相信我们。”
“我当然想相信你们。”见顾晨和卢薇薇说的轻巧,但老太太还是不抱希望的道:“可这件事情已经过去20年了,很多事情都已经是物是人为,你们想问什么就问吧,只要我知道的,还能记起来的,我都告诉你们。”
顾晨看得出来,其实老太太也并不抱太大希望,毕竟时间可改变很多。
随后顾晨将执法记录仪打开,掏出笔录本问道:“您儿子当年出事的前后几天,有没有与人发生冲突?”
“没有。”老太太摇头说道:“我儿子相当本分的一个人,从不跟人结仇。”
“可我听他堂哥鲁炎说过,他曾经跟人打群架,还被拘留过。”顾晨虽然从鲁炎那里听说了一些关于鲁俊的事情,但需要在老太太这里验证一下。
老太太毫无保留的道:“没错,是打过群架,但是开黑车的司机,你去问问,哪个不打架?当时也是咱们荷湖乡有人被欺负,所以大家才抱团跟另一伙人谈判,结果没谈下来,打起来了。”
“我儿子当时傻乎乎的跟其他人一起,很多人被后来赶到的警察给抓了,然后就被关了几天,可这事也不能说明什么吧?那都是他出事前很遥远的事情了。”
“就算有人要报复他,也不可能一年后再来报复吧?”
顾晨闻言,默默点头:“那就是说,您儿子鲁俊在出事之前,并没有跟人起过冲突?”
“没有没有,我儿子出事之后,我都问过其他同乡的黑车司机,他们都说鲁俊根本就没招惹过谁。”
“他每天都本本分分的开车赚钱,再说他骨子里也就是本分的人,他招惹谁啊?”
顾晨捕捉到一些信息,继续问道:“老太太,您是说,您儿子鲁俊性格老实本分,对吗?”
“对,从小这孩子就不怎么爱说话,为人热情,长得也是老实本分。”
“你要说他去招惹过谁,不好意思,这个还真没有。”
“那可能这起案件的起因,并不是仇杀。”王警官托腮思考片刻,给出自己的见解。
卢薇薇问道:“老王,你的意见是,鲁俊的死,可能是一起偶然事件?”
“大概率是这样。”王警官默默点头,也是淡淡说道:“要说黑车司机,平时跟谁起冲突?最多就是乘客,价格谈不来,或者谈不拢,要么就是竞争对手。”
“可之前我们在山下荷湖乡那头,跟鲁俊的表哥鲁炎也谈过,混乱的竞争关系,那是最初,后来经过几轮谈判,其实这些黑车司机都已经达成默契。”
“要说再发生抢客源争夺地盘,那就有点不太可能,所以我认为是第一种的可能性更大,也就是跟乘客起了冲突,可能是因为车费的事情。”
“不会的,我儿子开车做生意,从来赚的都是良心钱。”怕警察误会,老太太也是极力澄清道:
“我儿子开车拉客,从来都是谈好价格再走,童叟无欺,从来不给人绕远路。”
“相比较其他人,他这么老实本分的一个人,怎么会因为车费问题跟人闹矛盾呢?不会的,绝对不会。”
“老太太。”顾晨抬头看着她,问道:“你能保证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吗?”
“当然,我用我的人格保证。”老太太态度坚决。
“好吧。”顾晨默默点头,开始沉思起来。
但同时也考虑到鲁俊的具体情况,那就鲁俊在大多数人眼中,一直都是老实本分的一个人。
可老实人突然被杀,沉尸水库,这说明什么?
顾晨自己在脑海中给出了集中可能性,那就是抢劫杀人。
在20年前,监控网络还并不发达的时候,的确容易出现这种情况。
而且顾晨在山下荷湖乡,与鲁俊的表哥鲁炎聊天过程中,也了解过一些。
鲁俊跑的地点,大多都是城乡接合地域,也就是说,不在市区,而在市区与乡镇线路。
这种地方,的确很容易发生一些抢劫事件。
再加上鲁俊看上去老实本分,很容易成为一些别有用心人的抢劫目标。
根据这些推断,顾晨首先排除了因为矛盾而产生的纠纷,进而遭到他人报复的可能。
而是把原因定性为凶手偶然作案。
这点来说,跟当初那些同行民警调查结果是一致的,也就是不存在仇杀的可能,或许是随机作案。
随后顾晨又根据老太太的回忆,将鲁俊的具体信息补充完整,竟可能多的搜集有用线索。
可所有线索一对比,似乎都验证了之前的说辞,那就是,凶手很有可能是随机作案,而鲁俊很不幸的称为了那个随机受害者。
“非常感谢您的配合。”顾晨已经在老太太这里得到了大量信息,虽然有用信息并不多,但足够完善鲁俊这个人,在自己心目中的人物形象。
妳是我心中最亮的星 檀桑之戀
见顾晨几人要走的意思,老太太主动站起身问:“你们现在要走吗?天色已经这么晚了,要不今晚就住在我家吧?我给你们弄几床被子。”
也是见老太太真要去屋里拿被子,顾晨赶紧解释道:“不了,我们现在还要赶往当年的案发地点,也就是合江镇三溪水库,去那边走访一下当地人,看看有没有什么新发现?”
“现在?”老太太看了眼时间,已经是晚上8点,顿时赶紧提醒道:“要不改天再去吧,现在都晚上8点了,农村的晚上特别安静。”
“我算过时间。”顾晨低头看表,也是主动解释说道:“如果我们现在出发,前往合江镇三溪水库,到达时可能在9点左右,还可以跟当地人交流一下,也不晚。”
见顾晨坚持要去,老太太忽然鼻头一酸,眼泪开始哗哗的落下。
见此情况,顾晨也是表情一怔,忙问道:“老太太,您这是怎么了?”
“当年……当年那些警察,要是有你这么勤奋帮我儿子寻找凶手,我也不会埋怨这么多年,看到你们这么辛苦,我相信你们肯定会有所收获的,也肯定不是来走过场。”
“老太太。”见老太太竟然还哭上了,卢薇薇也是赶紧安慰她:“我们调查案子,当然不是走过场,一定会尽心尽力,这个请您放心。”
“嗯。”老太太默默点头,说道:“如果说之前看到你们刚来这里,我或许不会相信,你们是真心实意来办理这件案子,但是现在看来,你们的确是在用心处理我儿子的案件,是我错怪你们。”
“毕竟,那个凶手已经逍遥法外20年了,而这20年,我儿子的冤情难以洗脱,我心里……”
吸了吸鼻子,老太太也是伤心不已道:“我心里那块石头,就一直这么悬着。”
抬头看了眼顾晨,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老太太又道:“今天我看见你们这么努力,我相信,你们肯定能够找到那个遭天杀的凶手,为我儿子报仇。”
顾晨拍拍来太太肩膀,安慰着说道:“老太太,那您就在这里等我们的好消息吧,要是抓到了凶手,我们一定第一时间通知你。”
“嗯。”老太太默默点头:“我不信别人,就信你,你们看上去就很厉害的样子。”
“哈哈。”见老太太终于破涕为笑,卢薇薇也是逗乐道:“这您也能看出来?那您厉害。”
王警官则赶紧道:“时候不早了,我们也得马上出发,另外,老太太,方便留个电话吗?也好联系您。”
“诶,好的,我的电话号码是……”
老太太赶紧将自己的电话号码告诉众人,这才亲自走到路边,目送着顾晨几人开车离开。
警车一走,小乡村顿时却热闹起来。
不少老人走出家门,来到老太太门前附近。
“嘿,你家来客人了?”一位老大爷说。
老太太默默点头,淡笑着说:“没错,是客人,来帮我儿子寻找凶手的客人。”
婚癢
“都20年了,现在才过来,他们行吗?”又一位老大爷说。
老太太摇头:“不知道,但我感觉他们一定行,他们可能是上天可怜我老太太,特地派下来的福星。”
说道这里,老太太仰望星空,双手忽然合拢,闭眼许下心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