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末世降臨:全球斷電

y5b3p優秀都市小说 《末世降臨:全球斷電》-第二百五十四章:小玲番外2(全書完)鑒賞-vspxg

末世降臨:全球斷電
小說推薦末世降臨:全球斷電末世降临:全球断电
“小诺你一定要抓紧我,不要放手。”
因为水淹没得太快,小玲他们不得不抓着座位垫子,三个人一起漂浮在了水上。
幸好她是提前有所准备的,所有的有价值的东西都背在了背包里,也没有跟随大众去走马路。
之前她们看到,有不少人因为地上太多水然后被冲走,还好他们躲在车里,现在水虽然涨上来了,但已经很高了,周围都是高速路和高山,没有特别多的建筑物,所以即使有水也相对比较安全。
不会被冲到奇怪的地方去。
小玲他们就这样顺着水漂浮,高速路上的位置本就比较偏远和高,那时候她们一开始在附近的一个高的建筑物里停留了一会儿,后来没多久建筑物也被淹没了。
水长得太快了,天上下着瓢泼大雨,但这么大的水,显然不是因为雨水造成的。
哪有这么恐怖的雨水呢。
小玲怀疑是海啸,海面上的狂风把海里的水打过来了,所以才造成了这里涨大水。
幸好这里距离海边比较远,附近也没有大的河流,所以他们只能感受到巨大的水冲击,至少还没有遇到当初梁书宇他们那种,海浪从头顶打下来的感觉。
小玲他们在洪水中漂流了很久。
附近哪怕有稍微高一点的建筑物,也迅速被淹没了,根本无法停留很远。
所以小玲必须找一个最高最高的建筑物。
很快,她就有了目标。
那是一个比较远的地方,那里清晰可见地立着一个超高的建筑物,起码有六七十层楼吧!
只要到达了那里,绝对不会再被淹没了。
所以小玲带着妈妈和小诺,尽力往那边游动。
只不过,她也太小看自然界的力量了。
想要去到哪里,必须得经过一处非常湍急的水流。
小玲虽然是游泳出身,在水中能够游刃有余,甚至憋气的最高纪录达到了六分钟,可她毕竟还带着两个人。
怀里揣着一个,手里拉着一个。
就在她们通过一处湍急的水流时,天上突然打下来超高的海浪,将她和妈妈小诺一起打到了水里。
她更是感觉到头顶传来剧痛,巨大的海浪里携带了什么东西,直接吧她的头磕破了。
血哇哇地流,将她的视线遮蔽。
而在巨大的水流冲击之下,她妈妈没有经验,一直拼命挣扎,她一度被妈妈拖到水底,为了把妈妈拉上来,又担心小诺憋气窒息,她只能用尽全力拉扯她。
可那时是慌张的无神的,被水中的一个东西撞击了一下,妈妈的手,忽然就从她手里滑了出去!
当时,她的第一反应就是去抓回妈妈。
可是水中身体的自然反应,是终于脱离了向下的力以后,受到惯性,她一下子回到了水面上。
小诺瞬间咳得呛水,小玲只能先顾着小诺让他把水咳出来,然后再换气,她得下水去找妈妈。
但这样起来,她再次下水以后,却再也没有找到过她了。
她就这样消失在了茫茫的大海之中!
小玲在原地等候逗留,寻找了很久!
再也没有见过妈妈的身影!
水里太冷了。
小诺就要支撑不住了!
而且理智告诉她。
这样的情况,除非妈妈运气好活了下来,否则她留在这里,永远也不会找到她。
小玲最终只能含泪,前往那个巨大的高建筑。
只能希望,如果妈妈还活着,能去那里找她!
到达科技大厦的途中,她还救了一个同样和父母走散的男孩。
他们三人在科技大厦有了一个小蜗居点,小玲还在那里认识了一些很友好的人,都是夫妻带孩子的,她觉得这样的家庭模式比较可靠。
后来小玲和这些人一同占领了一个大的住所。
她救下的男孩叫于浩,于浩比小诺大四五岁,虽然有些孩子气,但失去父母以后,还算懂事。
每次小玲白天出去找吃的,她就让小诺和于浩待在家里等候。
有两个人,以及一众朋友等,小玲还算放心。
小玲还是像以前一样,盯梢,无论用什么方法,反正,她会尽可能去寻找食物,养活两个弟弟和自己。
有的时候蹲在水边,也能找到一些食物。
是被水冲过来的,尤其是今天,她在水边捡到一个包裹,里面有不少吃的!
还有几根火腿肠!
回到家。
“姐姐~”小诺还是像往常一样冲过来迎接她,小玲一下子将他抱了起来。
原先白白糯糯的小糯米团子,如今清瘦了不少。
父母的辞世,对这两个孩子来说,都是莫大的打击!
尤其是对年龄小的小诺来说!
可小诺很懂事!
他从来不在小玲面前表现出伤心和想念父母的样子,他每天晚上都会握着小玲的双手,还说,等他长大了,一定要好好保护姐姐呢。
小诺很懂事。
“你看,我这是什么?”
小玲笑着把一根火腿肠拿了出来。
“火腿肠!姐姐!这是火腿肠!”
小诺笑得露出了细小洁白的牙齿,捧着火腿肠直弹脚。
小玲也给于浩了一根。
问他们,“你们今天在家里乖吗?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于浩说,“我们很乖的,一直躲在柜子角落里没出去过。姐姐,今天家里没发生什么事,就是那个王阿姨他们,好像他们家的孩子生病了。”
小玲又问了些细节。
原来是王阿姨的家的孩子吃了不干净的水,可能导致了腹泻或者别的病。
叫他们两个到一边玩去,小玲又去慰问了王阿姨家。
还给了他家一点小零食,虽然不多,但在这个环境里,已经珍贵了。
“听说最近不是有人在义诊么?不收费的,你们带着孩子去看看呗。”旁边有人说。
“对,我也听说啦,在大平层那边,天天都在那里帮人看病呢。你们赶紧带着孩子去看看吧,腹泻一定要早点治疗,之前下雨的时候我隔壁他们……唉总之早点去。”
“好。”
王阿姨一家连忙道谢,抱着孩子去看病。
小玲也没和他们多聊了,回到自己的小区域里,给小诺他们又煮了些热水给他们喝。
在这种环境里,每天都得吃点热的东西。
不然肠胃会受不了。
然后,小诺又留了半截火腿给她。
就像从前那样,从未改变过。
日子就这么过着。
到后来,大楼里的情形越来越严重了,听说,甚至出现了残忍食肉的人。
一开始是一个女人,被割,说是大晚上的,没有人注意到究竟是谁做的,赵泽龙他们查了很久也没查出。
总之自从这件事不了了之以后,科技大厦就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此类事件……
小玲为了保护小诺和于浩的安全。
只能让他们躲在柜子里,不要出来。
只是有一天,小玲在外面觅食,忽然心神不宁的,她心中极为不安,担心家里出了事,连忙回去查看。
结果,柜子里一个人也没有了!
小诺不见了,于浩也不见了!
“你们看到我弟弟了吗?”
小玲很着急地问一起居住的人,平时大家相处得都很好,也会互帮互助,小玲从没想过,这群人,这一群禽兽,他们明明自己也有孩子,却为何唯独对小诺那么残忍!
小玲一问他们,那些人就露出慌张的神色,露出了马脚。
小玲的心登时如雷击一般!
她发疯一样地在屋子里翻找起来,那些人都在骂她,阻止她,推搡她,然后,她在最里面的房间里,看到了那群男人!
他们如同坐在酒桌上一般,大谈阔论!
而锅里…………
小玲怎么敢相信,那么乖巧的弟弟,如小糯米团子一样可爱的弟弟,竟然惨遭这些人的毒兽!
还有无辜的于浩!
这些人,根本连禽兽都不如!!!
她当场便如发疯一般,将那些人一个一个地,杀死!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小玲会突然中途回来,
也更没有想到,小玲当场就发了疯!
他们本来打算得很好,在小玲回来之前处理好所有东西,到时候就说谁也没见到,孩子自己跑出去了,又没有监控,小玲又能奈何?!
她那个弟弟,长得又白又嫩,怪得了谁呢?
所以,小玲没有留情面。
一个都没有!
那天,小玲的疯子行径让所有人畏惧,也让所有人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小玲一个人倒在血泊中,泪流不止。
她把弟弟重新包裹起来,她想好好安葬弟弟。
可是,她发现,那里面,只有一副骸骨而已。
那于浩呢?!
于浩呢?难道他还活着?!
小玲又发疯一样地去找于浩,她只希望于浩逃走了,现在还好好的活着。
可是,她连续找了好几天都没有找到于浩,于浩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但,那些杀害弟弟的凶手她已经绳之以法,所以想要打探于浩的消息已是不能。
小玲一直担心着于浩,一直挂念着他。
后来,她创建了复仇者,集结了一些同样和她受到伤害的人,对那些拥有惨无人道人性的家伙,予以正义的裁决!
有一天,她突然听到一个手下说的笑话。
手下说,有个小男孩儿,出卖了自己的朋友,为了让自己活命,所以亲自送朋友到了狼口之下!
小男孩儿本以为自己可以逃命,还获得了些许好处,躲到了其他地方,竟以此为炫耀!
当然,小男孩儿也没有得到好的下场。
他,甚至更惨。
小玲才知道,原来这才是她找不到于浩的原因。
。。。。。。
那天,在72层,玉茹姐姐问她,这辈子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小玲说,我想回到刚停电的那会儿,我们全家人住在集装箱里,爸爸妈妈有说有笑,会吵架,会互怼,弟弟会坐在一旁,哈哈大笑的时候。
玉茹姐说,“为什么?我以为你会想回到停电之前。”
“其实停电之前,我们家的气氛没那么好。我爸忙于工作,很少陪伴家人。我呢又在念大学,很久才回去一趟。”
“弟弟每天都给我打电话,希望我回去陪他们,说妈妈一个人在家里很孤单。”
“停电以后,我们一家人虽然住在集装箱里,可是我一家人终于有充分的时间呆在一起了。”
“我觉得,我这一辈子,最幸福的就是那段时间了。”
“我和我爸,每隔几天都出去盯梢,盯到一单,我们就动手,不会拿太多,每次都只拿一小部分,虽然行为很可耻,但足够我们一家人很好地生活下去。”
“如果没有后来的事情,我们一定会是幸福的一家人……”
小玲靠在傅玉茹的肩膀上,她的头发已经几乎快掉光了,皮肤也变成了深红色,眼睛完全充血,若是有一面镜子,照在她自己的脸上,怕是会被自己吓得尖叫。
傅玉茹的情况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虽然他们得到了72层以上的所有物资,帮助整层楼的人都活下去了。
也让这层楼再也没有了斗争 。
可是,更深刻的危机也伴随而来。
他们产生了严重的病变。
辐射反应。
住在72层的人最明显。
“玉茹姐,你呢?”
小玲的呼吸声,已是气若游丝。
她现在整个人都很痛苦。
可,她没有办法,无能为力。
“我不知道。”傅玉茹看着远方,“我很早就离婚了,没有丈夫,没有孩子,没有家人。”
“唯一有的,就是大把大把的钱和社会经验吧。你说让我回到最想回到的时候,我还真想不到。”
“但,如果非要选择的话,也许是童年?”
“大概也只有那时候最开心快乐了。”
可其实,傅玉茹的童年也不尽如意。
父母离婚。
各自再婚。
傅玉茹的童年,是吃百家饭长大的。
对于她这样一个从小貌美的女孩来说,辗转寄居在不同的屋檐之下,有些事情,简直是噩梦。
也许正是这样,才让她离婚,又结婚,离婚,又结婚吧。
人的一生,有太多的无力,太多无法被自己所挑选的东西。
人只能去接受,却很难反抗。
尤其是童年。
如果可以选择,谁愿意生在这样的家庭?
可一旦出生了,在还年少的时候,却没有反抗的能力。
只能被迫承受那些不该那个年龄承受的东西。
无论好也罢,恶也罢,都是没有选择的。
当那些东西被塑造进一个人的童年里,伴随着她的成长,塑造了她的人生轨迹,世界观,恋爱观,人生观以后。
她的一生,又怎能不被影响呢。
所以那些幸运的,从小被爱护的家伙。
一定要好好珍惜眼前的一切。
最强红包群 公子月岚
千万不要等到一切都消失,等到灾难降临的时候才醒悟。
幸运是天生的。
很难去改变。
小玲靠着傅玉茹的肩膀,渐渐地陷入了沉睡。
但不知道为什么,最后出现在小玲脑海中的人影,却不是爸爸妈妈,也不是弟弟。
而是一张清瘦的脸。
一个修长的身影。
记得那天,她正好在货车的副驾驶里打瞌睡,因为刚被妈妈教训了,不想回去受气,所以在那儿赌气。
她看见几个家伙埋伏了几个青年。
她正准备要不要出手的时候,其中一个青年很快地出手解决了他们。
所以后来,出太阳的那天,她就看到那个青年,在人群里笑得特别高兴。
她就想,貌似都世界末日了,也没谈一场恋爱,连初吻都没贡献出去,多可惜啊。
抱着青年,就是一顿深深的吻。
可后来,她在科技大厦又看到他了。
只是,早已物是人非。
谁与谁,都无法再成为朋友,甚至是恋人。
她的心,已经完全麻木了。
所以,他没有点破他。
她也没有。
有一天,她听说,他离开了科技大厦。
后续不知所去。
她就希望,他能一直活下去。
希望他的朋友和亲人,也都能活下去。
希望,世界和经济快些恢复。
希望,所有人都回归正轨,回到从前的样子。
哪怕是,人类需要一点点重新建设城市,重新建设科技,哪怕需要很多很多年。
也一定要复苏起来呀。
希望有一天,人类还能重新用上互联网,用手机打电话,用手机玩游戏,然后我们还做一个颓废的青年,只是窝在自己的小环境里,上上网,冲冲浪。
可是,她大抵是见不到了。
每个人,对辐射的反应都是不同的。
有的人严重,有的人轻松。
她却是最严重的那个。
五脏,在衰竭。
身体,也在极度的灼热之中,苦苦煎熬。
她没办法。
因为无法承受这样的痛苦,也因为太过想念爸爸妈妈,和弟弟。
而亲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希望不要在地底下见到他。
但希望见到弟弟和爸爸妈妈。
来生再见了。
但愿到时,世界已恢复和平。
————全书完————
————番外完————
后记:
温固走了没多久,妹妹也跟着去世了。
虽然科技大厦里,还剩下不少可以吃的东西。
但太阳辐射和各类辐射太强,已经有不少人出现辐射反应。
残疾女孩决定和哥哥一起离开这里。
他们带上了一些食物,用座椅垫子制作了一个简易的小筏,漂泊在海中,往岸边游去。
“你看,那里好像有一个小塔,我们赶紧上去休息一下!”
残疾女孩拉着哥哥,两人一起爬上了那个高高的塔。
他们到楼梯间里避风。
哥哥在角落里发现了一个黑色小包裹,里面有一瓶纯净水,和一点食物。
并且,还有一个纸条:
“留给后来者
坚持下去
会看到岸边。”
不过,哥哥他们没有动用那些食物,因为他们的食物足够。
将小包裹重新打包好,哥哥在上面留了几个字:
“留给后来者
坚持下去
会有胜利。”

sl80y精华都市小說 末世降臨:全球斷電 起點-第二百四十九章:陳寶怡番外-p6t8i

末世降臨:全球斷電
小說推薦末世降臨:全球斷電末世降临:全球断电
我出生的那一年,大雪纷飞。
我妈说,那时候家里很穷,我爸在工厂做工,为了挣我的奶粉钱,满手长满冻疮,红得像香肠,还要给我兑奶粉,每天哄我睡觉。
我爸小的时候很喜欢我,为什么我会说笑时候,因为后来他就不喜欢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爸变化很大。
他出了车祸。
一只脚瘸了。
以前温文尔雅的人,忽然留起邋遢的胡渣,染上了酒瘾,麻将和赌博。
我妈说我们家挣的钱全被他败光了。
他就是个窝囊废。
没用的窝囊废。
我起先是不认同的。
记忆里,我爸很温和,懂得很多,很像电视里说的那种文学青年,他还会读英文书,我从一岁就开始学英文了。
只不过这些对我的成绩没有任何帮助,年少的时候学的,大了以后全都还了回去,还更加地变本加厉。
其实我也不知道具体的改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等我某一天我发现,我已经很久没有笑了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我的家庭已经这么糟糕。
所以当我知道,他不是我亲生父亲时,我其实没那么震惊。
毕竟,谁会那样对待自己的亲生女儿呢?
很多事情我已经记不得了。
太久远了。
————
2033年。停电5个月以后。
因地表辐射过大,已经严重危害到人类的生命,人类不得不躲进地下生存。
听说川贵境内有可以躲避灾难的地下堡垒,不能能抵御太阳辐射,地震,海啸,山洪等,还可以种植植被,有新鲜的空气,有茂盛的草林,树木……
听说有钱人甚至拥有自己的游泳池。
但也仅仅只是听说而已。
外界传得那么神乎其神,说停电一年多前一百多个国家参与了其建造,秘密抽取了一些幸存者转移其内,其中大多数都是科学家,知识分子,艺术家,手工艺家,或者一些对国家有重大贡献的人。
可到底,它在哪里,内部又是怎么样的,没有人知道。
反正,太阳辐射日益增强以后,地表还幸存的人类都转移到了地下。
包括但不限于地铁轨道、高层地下室、下水道,等等所有可以避免阳光直射伤害的地方。
也许地表上幸存的人类已经不多了吧。
陈宝怡他们带着植被和种子、干粮等东西抵达地下的时候,并没有见到多少同类。
他们独自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
那段时间是陈宝怡最开心的时候。
他们从沿海迁徙到川贵的途中,损失了很多伙伴。
冒牌保镖 琉东
如果说第一次,她失去自己母亲的时候,更多的是痛恨,憎恨,纠结之情,到后来见证了那么多死亡,开始变得麻木不仁,毫不在意。
然而,在见证和自己生活了那么久的伙伴死亡的时候,陈宝怡发现,自己的内心并非波澜不惊。
原来,其实她也那么渴望同伴,渴望友谊。
她们盘踞在一个地下停车场的仓库内。
那个停车场在地下第五层,他们用电胶布密封了所有缝隙,只在每天深夜时打开透气,所以很长的一段时间,他们都不再出门。
如果需要出门的时候,就裹上厚厚的一层衣服,把全身上下都包裹严实,哪怕是眼睛也要用潜水眼镜遮住,再带上摩托车头盔,才能稍微保险。
外界除了太阳辐射,还有其他很多辐射,但她们不知道具体有哪些。
起先发现辐射异状的,是医生他们接诊了不少怪异的病人,哪些病人脱发,呕吐,脸色苍白,皮肤溃烂。
有些严重的,好似被硫酸泼在了身上,皮肉一块一块地掉下来,这样的已经是很严重了。
重生 之 御 醫
那时候流言就已经出现了,有不少人转移到地下,陈宝怡他们就属于较早的一批。
但渐渐的,即使她们已经很小心了,队伍里的人也开始出现了这样的症状。
呕吐,脱发,面部变得苍白,心情抑郁,以及各类并发症的出现。
陈宝怡也有了。
今天是她第三次吐血。
眼睛里全是红血丝,头发一抓就掉下一大把,身上的皮肤也渗出红色。
她是队伍里最严重的人。
因为她本来就对紫外线过敏,辐射反应更严重,这是必然的。
可是她不明白,他们已经躲到了地底下,为什么辐射还是无孔不入?
医生说,他们所食用的物资里,他们的饮用水里,他们呼吸的空气里,辐射无处不在,早已超标……
大气层变得稀薄。
不出几十年。
人类就会一败涂地。
这是刘思远的预测。
但对此他们已经没有办法了。
抵达地下室的时候,原先25个人的队伍,只剩下17人,他们损失了很多很多的伙伴。
陈宝怡开始和队伍里的人熟悉。
开始和老陈,也就是她爸,熟悉。
陈郁青开始变得很温和,似乎又回到了她小时那种样子。
把胡子刮得干干净净,衣服也总是干净整洁,偶尔拽上一点文绉绉的诗词,但总是记得不全,说是太久了,忘记了。
她也没有多恨了,因为没必要,反正大家迟早都会死。
不如在死之前,过得开心一点,互相满足一下彼此的愿望。
他们最近还有一个计划。
继续往地下室下面挖坑,他们想建造一个更安全的壁垒,他们现在有发电机,有电钻,有很多工具。
地表死了很多人一样,有效的资源就限制了,现在弄到这些东西并不困难。
他们甚至有一台电视机,可以播放电视。
或者把游戏机的画面转播到电视上,有四个游戏手柄,几个人还能玩联机游戏,有的时候她也会玩上一把,魏有祺总是跟她抢。
电视机可以播放U盘,她们有很多U盘,机械硬盘,移动硬盘,这些移动储存设备对他们来说像盲盒一样有趣。
虽然他们没有网络,但可以通过本地浏览打开里面的文件。
他们还有一台可以使用的笔记本。
有两箱子移动储存设备,大家每天都会开一个硬盘,有的硬盘是坏的,打不开,但有的硬盘尚且能使用,能开出意想不到的惊喜。
比如电影,小说,各类东西什么的。
很有意思。
全都是人类最后的宝藏。
有的时候也有奇怪的东西,当然,大家通常都会一起看,这个时候就不顾忌什么男女了。
就是每次都会支开杜瑶,还是不要教坏小孩子的好。
太阳辐射愈演愈烈以后,天气也变得极为恐怖。
极品老哥
白天通常很热,能将某些房子建筑都晒化,他们从不在白天出门,哪怕早晨和傍晚也绝不会出去。
那时候经常喜欢白天出门采集物资的,都得了严重的辐射病,起先他们不知道,后来后悔也晚了。
得了辐射病的人都死得极其痛苦,身体好似被火灼烧了,皮肉一块一块地掉下来,红彤彤的一片,看过以后三天都吃不下饭。
所以陈宝怡不想那样。
也不想让被人看到她那个样子。
“宝怡?还没好吗?”
她在浴室里,手里抓着一大把头发,眼睛全是血丝,身上的皮肤透着红点,好想刮痧以后的样子。
但她知道再过不久,她也会死了。
“嗯,快了。”
陈宝怡将头发扔到了垃圾桶下面盖起来,迅速穿好衣服出去。
现在是白天,地下室里天气闷热,她们只会在白天洗澡。
一到深夜,外面就会下起大雪,一个晚上就能下到半人高,到第二天上午又被晒化消失不见,然后辐射会进入水中,渗透到地下,成为他们的饮用水。
然后大地,将会寸草不生。
白骨野野。
陈宝怡打开了门,外面是魏有祺,他一笑走上来,“你的眼睛怎么这么红?是不是辐射反应又严重了?”
“没有,昨天没休息好。”
“嗯。”魏有祺碰了一下她的手,然后拉过她的手腕,“走啦,吃饭了。”
陈宝怡抽回了自己的手。
先她半步的魏有祺愣了一下,只得道:“嗯……那个,今晚上吃红薯哦。”
“嗯。”陈宝怡点点头,去吃饭。
用餐的地方并不简陋,是梁文静精心摆设的,说是哪怕住在地下室,也要体面一点,要让这里像一个家一样。
这样大家的心情才会美美好好,快快乐乐。
陈宝怡很认同。
午餐是红薯,算是很奢侈了,是他们从一块废地里挖到的,好几百斤,很小个,但很甜。
医生私底下说,这红薯里全是辐射,但他们没有别的办法,不吃这个,又能吃什么呢。
希望身体能产生辐射抗体吧?
大概只能这么祈祷。
梁文静总是很能活跃气氛,不论什么时候,她好像总能笑出来,还笑得特别高兴。
陈宝怡觉得她有点变态。
越来越有点疯癫的味道。
不过,大家都很喜欢她,都很宠着她,所以陈宝怡很是羡慕她,被人喜欢也是一种资本和能力,陈宝怡没有这种能力。
一入夜。
地下室就会变得极其寒冷,室内会爬满白霜,哪怕点着两个火炉也不能避免。
实在是太冷了。
冷到令人对大自然的力量充满敬畏。
陈宝怡穿好了衣服,几乎是把自己所有的厚衣服都穿上了。
也戴上了保护眼睛的游泳眼镜,把身上的每一寸都裹得严严实实。
她要出门了,离开这里。
她的辐射病太严重,如果她留在这里,等同于一个移动的辐射源。
而且她不希望自己死得那么难看。
听说古代的美人们,在临死之前都不会让自己最爱的人看到自己衰败的面孔,以留下更美好的回忆。
陈宝怡给他们留下一封书信。
不要来找她。
走的时候,她去看了一眼魏有祺。
他睡得很沉。
没有吵醒任何人,陈宝怡打开了地下室的大门,只带了一点干粮,没有带摩托车头盔,家里只有四个头盔,她一个将死之人,不需要这个。
离开了地下室,到室外。
天上正飘着大学,已经把门框淹没了三分之一。
白雪皑皑的一片,让天地看起来是明亮的,一点都没有黑夜所带来的盲一般。
还记得刚停电那一会。
一到夜晚,天总是漆黑的,没有一点光亮。
她不怕黑,也不怕死,甚至求死。
她总是一个人打着伞,在黑暗中闲逛。
看到哪里有光,就去哪里走走看。
那时候,每天接近早上回家以后,她睡不着,像个死人一样躺在床上,她都能听见魏有祺家传来欢声快语。
不是秀萍阿姨和魏胖子的吵架声,就是魏有祺和秀萍阿姨的怼嘴声。
如果再晚一点,她还能听到楼上梁文静骂梁书宇的声音,梁书宇总是让着她,然后她就骂得更欢了。
他们虽然看起来都像是在吵架,可言语里充满了甜蜜,关爱,和喜欢。
那是家人之间才有的,独特的文化。
龍 緣
可她家里,永远只有冰冷的嘲讽,侮辱,暴力。
那时候她总是在想,同样是人,为什么别人的生活,会好那么多呢。她到底差在哪里?错在哪里?
她那么漂亮,那么聪明,应该拥有更好的生活才对吧。
可惜,生活不全按照自己所希望的去发展。
茫然的白,天地都被裹在厚厚的雪层里。
好莱坞之篮球魔鬼
陈宝怡抬头望着天。
天上一颗星星也没有了。
只是一片空洞的深蓝色,像地狱一样,深不见底。
她每走一步,脚就会陷入雪地中,没过膝盖,才不到半个小时,双足已经完全失去知觉。
天寒地冻,冷风猎猎。
茫茫一片。
慢无踪迹。
她也不知道走了多远,总之天快亮的时候,她找到了一个地铁站,进入到地铁站的第二层,她找了一个小小的房间,蹲了进去。
等到晚上夜幕降临的时候再出来,就这样,没有踪迹地一直行走。
直到所有的干粮都吃完了,她也感觉到自己求生的欲望越来越浅淡,所以她找到了一个环境不错的地方,打算让自己葬身此处。
死在一个漂亮的地方。
总好过随便死在大街上,然后被人吃掉,或者被人抛尸在坟坑里要好得多。
不过,来到这里的半夜,她听到有女人在大声地哭泣。
起先,她想就算了。
不要多管闲事。
可是,大概是临死之前,人有了一点恻隐之心吧,她没有忍住,还是去看了。
在这个地下管道里,居住着不少人。
也许是由于人类死得太多,剩下的人,反而不那么热衷于斗争,虽然大家会冷漠的互不相干,但若不是触及到利益,大家已很少自相残杀。
陈宝怡到那个惨叫的女声附近,原来是一个将要临盆的女人。
只有她一个人。
她就像一个怪物。
头发只剩下夸张的两三根,脸是血红色,鼻子甚至塌掉了,像是被人泼了硫酸。
这是严重的辐射病。
灼伤,她即使不难产而死,也会因为辐射而死。
“救救我的孩子……”她说。
陈宝怡会。
她们的队伍里,现在每个人都会一点基础的医术。
接生,她没有经验,但她学过。
这个女人已经气若游丝了,为了生下这个孩子,她不知道坚持了多久。
辐射病到了她这个程度,很疼的。
可是她竟然能忍下来,大概是为了孩子吧。
陈宝怡帮她接生了。
一个怪物,生下来一个怪胎。
那个婴儿是个男孩儿,在腹中接受了辐射,生出来的时候很丑陋,甚至不成人样。
女人看到他一眼,立刻就尖叫一声,死去了。
留下这么一个半死不活的孩子。
陈宝怡考虑了一晚上,看这孩子竟然没有死,就决定养他一段时间。
反正她也活不了多久,那她能活多久,他就能活多久吧。
她带着孩子,又换了好多个地方。
一个少女带着孩子,即使不参与任何斗争,也是很难生存的。
只不过她的辐射病日益严重,走在路上,不会有人愿意靠近她的,但想要养一个半死不活的孩子,吃的东西很重要。
暴露在外的食物,无所谓了。
傲武苍穹
能吃的都不会放过。
晚上的雪水,即使是从天上落下来,全是辐射,也无所谓了。
起码是干净的没有病菌的饮用水,比那些河道里的水干净多了。
她本来以为,她会死得很快,很早。
但她竟然一直活着。
还活了好几年。
等到那个孩子长到五岁的时候,还不会说话,他太丑了,丑得让人不忍直视。
但无所谓,现在的陈宝怡也不漂亮。
“m……m……”
他只会发出一个m的音节,连妈妈两个字都无法完整地说出来。
陈宝怡不太喜欢他。
不过却没有办法丢掉他,可能有点习惯了,这样的孩子,丢掉的话,又太残忍了。
而且他虽然愚蠢,却有很奇特的直觉,总能带着陈宝怡找到食物,所以他们就这么相互依存地,生存了下来。
那时候地表已经完全无法居住了。
陈宝怡居住在地表以下的500多米,是别人挖出来的,她交付了一些资本,在这里获得了一席之地。
她们可以养些繁殖快的虫类食用,比如……不说也罢。
不过,就在陈宝怡以为他们会一直这样相互依存下去的时候,那孩子突然不见了。
很突然,不见了。
她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
那还是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她在外面走得脚都要被冻烂了,还是没有找到他。
那天特别像她离开魏有祺的那个晚上,外面是白茫茫的一片,天地被裹在厚厚的一层雪中。
唯一的区别是,很多年前的晚上她还能看见地标上的建筑物,到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
多次的太阳辐射爆,已经将地表建筑腐蚀得只剩下骸骨,地表只剩下一片片废墟,光秃秃的一片,没有房子,没有树林,没有花草,什么都没有了。
就像现在的她,什么都没有了。
……

om92g優秀玄幻小說 末世降臨:全球斷電 愛下-第二百四十八章:大結局看書-50iqi

末世降臨:全球斷電
小說推薦末世降臨:全球斷電末世降临:全球断电
中午过后,他们又在水中飘荡了很久,依然没有找到合适的建筑物。
中途他们经过了一些可以落脚的地点,但是建筑物已经淹没到水中了,无法让他们在那里休息避风,所以思考再三,还是离开了那里。
可自此之后,就没有再碰到冒头的建筑物,倒是在海水中找到了一个好大的浮木,所以二十几个人可以轻松地抱着浮木,游起来比之前舒服多了。
眼见着还有几个小时天就要黑了,而周围还是什么都没有,所有人都有点担心。
“没事,别怕,万一我们找不到,大不了一晚上都在这里面游着,大家坚持一下,也许半夜能找到合适的地点呢。”
“嗯嗯。”
虽然是安慰的话,但他们还是听进去了。
这个时候除了安慰,还能有什么呢?
大不了,就是大家一起死啦,也不算什么事儿!
有能力活下去就活下去吧,没有能力,干脆大家一起死掉算了!
到了这个时候,他们居然还有闲心情开这种玩笑。
“我说真的嘛。你们看这次海啸死了多少人啊,科技大厦里又死了多少人呢,我们能苟活这么久完全是老天爸爸赏饭吃,所以呢,我已经很满意了。就算我现在死了,我也不觉得遗憾,哈哈!”
“其实我也这么觉得,哈哈!”
几个年轻的人乐呵呵地说着,大家的气氛并没有那么沉重。
只不过秀萍阿姨却是握住了魏有祺的手,梁英也一手抓住了梁文静和梁书宇,不是什么害怕,而是希望起码在临死之前,多和自己最亲近的人触碰吧!
“没事。”
梁书宇低声道:“我们一定会活下来。”
重生之娇养 流水成觞
梁文静哼哼:“就算死,咱们一家三口死在一起,也算是造化一场。嘿嘿。”
梁书宇敲她脑袋。
梁文静捂着脑门,哼哼唧唧,瞪了梁书宇好几眼。
网游之战神德鲁伊
“行了,把你们的临终遗言都放一放吧,咱们啊,应该是快要到岸边了。”
突然,拿着望远镜的刘小胖说。
“啊?!真的假的啊?!我们要到岸边了,你不会是在骗我们吧?喂喂,刘小胖,你要是敢骗我,我现在就弄死你哦!”
“望远镜给你,你自己看!”
梁文静夺过望眼镜,往刘小胖刚才看的那个方向看过去。
帝少强娶:甜妻太可口
“哇哇哇哇哇!!!!!真的!真的!!!!我们要到岸边了!!!”
“给我也看看!”
“是什么?真的到岸边了?”
“对对对!我看到前面有一排黑黑的一片,肯定是岸边,否则不可能有这么密集的建筑群。但是看着挺远的,按照之前的经验,我们起码要一整天才能游到那边去,我们要加把劲啊!要快一点!”
其余人都很兴奋,各自用望远镜看了一下那个方向。
果然像岸边!
“快,我们速度快一点!争取试试看能不能在半夜之前抵达那边!”
半夜以后,室外的温度会急剧下降,在科技大厦的时候,夜半以后地上和墙上都会起一层寒霜。
无尽宇宙位面
难以想象那个时候在室外,在水里的温度是有多么地恐怖。
所以他们只能尽可能加快脚程,快速往那个方向游过去。
不过那个地方实在是太远了!
用望远镜都只能看见一排稠密的小黑点,昨天他们离开那边大楼用了大半天时间才抵达,现在就算加快速度,想要抵达岸边至少也需要半天时间!
可现在距离天黑也只剩下几个小时。
他们势必要入夜以后,甚至半夜才能抵达了。
“我们不要求快,大家要注意身体,感觉撑不住的一定要说出来,我们可以做适当的休息。”
“没有,我很好!”
“我也很好!我觉得我们还可以快一点!我们现在有浮木,比之前省力多了,大家加把劲,没准我们在天黑之前就可以到达了。”
“嗯嗯,加油加油!大家冲鸭!”
“鸭鸭鸭!”
“哈哈!”
因为有了希望,大家的心情都很好,一扫之前的阴沉,用尽了全力,往岸边游去!
骄娇无双 林家成
话说之前刘锋有猜测,说那栋大楼的人是装出来的,现在岳石峰是相信的了!
看来那栋大楼肯定是前往岸边的必经之路之一,肯定有不少人在那里停靠过,不可能像他们说的那样完全没有人去过。
要是那些人没有在那里遇难,那么回到岸边的几率还是很大的!
很快,天就黑了。
夜晚的寒冷侵蚀了水面,侵蚀了他们的身体,却无法掩盖他们火热的一颗心~
因为他们已经通过望远镜确认,之前的那一片小黑点,确实是岸边!
他们就要上岸啦!
希望上岸以后,他们能找到一个山清水秀的无人之地,在那里安静地生存下来,然后等待电力和世界经济的恢复!
也许时间会很久,可能要三年,五年,十年,甚至几十年!
但世界上只要还有一个人类存在,就会发展农业,发展经济,发展所有便利便捷的生活,一切都会变得更好。
“到了!岸边!”
“快!大家上来!”
虽然他们抵达岸边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天寒地冻,岸边的土壤都起了一层薄霜,而岸边也充斥着各种垃圾和腐肉,但他们浑然不顾,充满喜悦。
当他们终于站在岸上的那一刻,才终于觉得,天地,踏实了!
崛起一万年
“我们真的上岸了吗?我不会是在做梦吧!”
全職 法師 飄 天
“是真的,你没做梦,我们回到岸上了!”
梁文静踩了踩脚下踏实的土地。
“真的啦!”
“啊嘁!好冷哦!”她抱着胳膊瑟瑟发抖。
“赶紧,我们先找个位置换衣服,大家别感冒了。你们的身体状况还好吗?邓小琴,你怎么样?”
“报告!我很好。我现在实在是太高兴了!”
“你们快来,这边有一辆货车,都到车厢里来,我们今晚上现在这里休息一晚上,我来点火。”
“喂,那我们接下来去哪儿?还是去藏西吗?嗯,看来我们需要再弄几辆车了呢!”
“藏西不要去了啦!你们不觉得太阳太大了吗?藏西的海拔那么高,去了会被晒死的吧。”
“嗯,好像是哦,那我们还是去川贵?不知道那边的瘟疫怎么样了呢,川贵很适合耕种,只要能找到一个种菜的地方,就安全了吧。”
“也许是呢!咱们明天再讨论,大家赶紧换衣服烤火吧!”
“来啦来啦!”
(大结局,本书完。)
——
很抱歉,只能写到这么短。
桃 之 夭 夭
后续会有番外,尽可能给每个人都写一个。后面的故事剧情发展,会在番外中提及。

4bzzd都市言情小說 末世降臨:全球斷電 起點-第二百四十六章:安全上岸了~鑒賞-c7oj3

末世降臨:全球斷電
小說推薦末世降臨:全球斷電末世降临:全球断电
有一些大楼的设计,顶层并没有房子或天台,而是像个天线一样的避雷针,楼顶上完全没有任何可以踩踏的地方。
看到天线的时候,岳石峰他们的心已经凉了半截。
“没关系,就算没有可以踩踏的地方,只要我们能扶着墙,晚上在水里过一夜,起码不会被淹死!”
晚上扶着墙在天寒地冻几乎可以结冰的水里泡一晚上?
这是开玩笑的吧!
丁老师说完这个话,连自己都不相信。
像昨天晚上他们只泡了几个小时都受不了了,今天晚上在泡整整一晚上,那该是多么的恐怖啊!
估计不到一半,他们全部都会被冻成僵人,更别说等到第二天太阳出来了。
在太阳还没有出来之前,他们全部都死翘翘。
“好了,不要胡思乱想,我们到了再说吧。走一步看一步,总有办法的。”
“是啊,也许我们到那边之后又会发现另一栋房子呢。理想总是要有的嘛。”
,你说得对,我们加紧油,我感觉我们快到了。”
,我也感觉快到了,快呀,快呀,快呀,你们快点呐,你们怎么那么慢呢?”
末日旅行者
梁文静说着就快速的往前游,很快就将其他人甩在了后面。
因为有了昨天的经验,他们在路上的心情也不那么紧张了,不像昨天一整天都是在忐忑之中。
大家也都算是经历过大风大雨的人,这点小事还是可以承受的。不至于每天夸这个脸,好像马上就要死掉的那个样子,那人生也太难了吧。
就算面对生命危险也要微笑啊!
“你们不用担心了,我看到了,上面有可以踩脚的地方。而且这种设计肯定有门,我们可以睡在楼梯间里,可以挡风呢。”
“真的吗,拿给我看看。”
梁文静拿过望远镜来看,果然看到那个大楼上方有类似瞭望塔一样的护栏,围着一圈,可以站人。
这种设计肯定有门,有消防通道。
否则没办法上去的啦!
无敌透视 赤焰神歌
太好了,他们今天晚上不用扶着墙睡觉了。
“我就说嘛,船到桥头自然直,你们担心的太多了。上帝是没有放弃我们的。”
表哥见我多妩媚 伊人睽睽
“哈哈哈,对,上帝还没有放弃我们,我们还活着就是证明。”
“如果有上帝的话,我希望他现在给我丢下来一个西瓜,太热了,我好想吃瓜。”
“如果是我的话,我想要香蕉和猕猴桃。”
“认真的吗,你们居然只要这些东西,难道你们不想要可乐?”
“那可乐,可乐,我的可乐,我想起来我还存了好多饮料。但是全部都被海啸冲走了。无情啊!”
“你别说了,想起来我就心疼,我们那么多东西我是最有数的,我连清单都还留着呢。”
“还有我的妹子。”
“嗯?什么妹子?”
“妹子就是妹子嘛!”
“快,别聊了,我们到了,快上去。”
很快,他们游到了这栋大楼的下面,大楼的顶层是奶嘴款式设计,露出水面的地方刚好不方便往上爬,不过岳石峰是谁呢?
这点东西难不倒他!
很快岳石峰就爬了上去,下面的人吊着绳子,不一会儿就陆陆续续上去了。
上去以后,这个瞭望塔设计的站人的宽度只有半米不到而已,但这上面确实有一个门,门内肯定有一定的空间,晚上住在里面可以保暖。
“咚咚咚。”
为了保险起见他们还是先敲门,确定里面有没有幸存者。
当然,基本是不可能的。
最后的答案也是一致的,并未有回应。
最后,岳石峰用锤子砸开了门,砸门的时候大家都避开了,以免里面有死人过后滋生的细菌,不过开门通风了好一会儿,岳石峰才稍微闻了闻,并没有奇怪的味道。
也许这个观望塔的下面还有大门上了锁,所以海啸之后没有人上来过。
等里面通风一段时间以后,他才进去岔开。
进去就是向下的楼梯,楼梯走了两圈就是水了,其余的什么也没有。
空间虽然不宽敞,但足够他们所有人呆在里面避风,也许他们可以在这里休息几天在出发。
队伍里的一些人需要休息。
“妥当,里面安全,也没有异味,水下应该没有死人,就算死了人,可能也比较远,一点异味都没有。”
“啊!太好了!我们终于有一个安全的居所了。”
“要是这里能种菜才更完美。没准我们还能在这里驻扎下来呢。”
“你们快换上干净的衣服,把湿衣服换下来晒干,太阳最多就几个小时了。”
落跑妃:王子算个啥 莫思
“好啦好啦,换衣服了。”
女士们先进到里面去换好衣裳,然后把湿衣服都拿出来拧干了,正好晾再栏杆护栏上,估计天黑之前就能晒干。
“你们挂好一点,这里风大,别被吹走了。吹走了明天只能裸奔了~”
“放心好了,我两个胳膊腿都绑在上面呢。还有,我是不可能裸奔的,如果我衣服没有了,就抢你的!”梁文静道。
刘小胖鄙视。
梁文静吐舌!
互不相让!
萝莉的魔兽世界
梁书宇走过来,一人的脑袋给了一下。
“你们两个,放渔网去,成天拌嘴,能不能安静点了。”
梁文静哼哼,“正是因为我们的拌嘴才给你们创造了乐趣呢,难道你们不开心吗?”
“嗯,开心开心。”
“敷衍!”
梁文静一吐舌,和小岳敏去放渔网。
他们已经决定在这里休整几天了,晚上当然要捞一波鱼儿啦。
而且他们的净水储备也被用掉了不少,今天也要补充一些。
因为水太重了所以他们没有带多少,毕竟是海水里,到处都可以补充。
“吃饭了你们。”
很快,饭香飘然在这个大厦的顶上,秀萍阿姨他们已经做好了香喷喷的米饭和面条,今天的面条是最后的一点面条啦!
辛苦大家走了这么久,吃点好的犒劳一下。
除了面条以外,每个人还有四分之一快月饼。
月饼也不多了!
是现在唯一的带有油浑的东西,他们的油和酱油都已经用光光了,十三香也用完了,唯一的调料只剩下盐。
所以,盐也要节省一点。
“我开吃啦!”

twz71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末世降臨:全球斷電 起點-第二百二十六章:晦氣死了!看書-jx7pv

末世降臨:全球斷電
小說推薦末世降臨:全球斷電
但是,要离开这里,谈何容易?
周围都是茫茫大海,现在这栋大楼已经被淹没了22层,也就是说粗略估计海平面至少上升了66米以上。
哪怕想要制作木筏也并非易事,大楼里能找到的木料根本无法用来制作木筏,除非他们找到很多大型号空瓶,把空瓶放在木筏的下方,倒可以尝试一用。
或者用轮胎也可。
但如果有轮胎就有车子,有车子还会被淹没吗?
所以说,他们现在全部都被困死在了这里。
无处可逃。
想到此处,众人都幽幽地叹了口气,虽然大家都提出了各自的想法,但经过分析以后,都无法起到真正的作用。
除非海水自己消退,或者他们想办法游泳离开这里,否则几乎别无他法。
青春印记 裴砚清
今天,大楼里因为龙哥等人的一席操作,彻底乱了套。
可谓人心惶惶。
太子
岳石峰他们没有去出诊。
下午魏有祺等人还是背了腰包和武器,去上面的楼层里搜索。
尽管45层以上的楼层没有装修,但下面的楼层被淹没以后,无处可去的人都搬到了上面来。
这些废墟里有很多建筑垃圾。
魏有祺他们只要愿意,还是能捡回不少东西的。
只要任何感觉能用得上的东西,都不留余地地往家里搬。
而27层之中,也是由于那恐怖的三具尸体,这一层的孩子们吓坏了。
平时在这个时候,他们都会出去想办法搜集一些能吃能用的东西回来,可是今天因为害怕,一个人都不敢出去了。
连温固用绳子抽打他们,也没人敢出去。
“行啊,你们一个个都长本事了是不是?!不想出去找东西的,全都滚,不准住在我的地盘!”
温固今年15岁,在学校的时候,就很有领导才能。
算不上混混或学渣,但有过被校园霸凌的经历。
停电以后,他的性格在跟父母穿梭在城市之中的时候,越发凌厉。
父母死后,他更是伤心欲绝,连家都被人占领,无家可归的温固伙同了当时其他失去了亲人的小孩,一起东奔西走地活了下来。
可随着同伴们饿死的饿死,病死的病死,死得人越来越多以后,温固的性格也愈加偏执了起来!
他不时联想到自己死去的亲人和朋友们,便害怕死亡,畏惧死亡,因而下面的兄弟姐妹就更为苛刻。
时不时大发雷霆,用绳子抽人打人,没人能拦得住他。
又是啪啪啪地十几条绳子抽下去。
角落里被打的几个人闷声不肯,既不敢反抗,也不敢出去找东西吃。
因为他们出去,多数时候,是偷。
霸青春 醉臥青巒崗
有时候,也是抢。
他们年龄小,身手灵活,那些大人被冷得手脚僵硬,有时候根本追不上他们,所以经常可以得逞。
木頭菩薩 木員外
可偷和抢,应该是违背规则的吧!
万一被人告发,他们的下场,可想而知!
所以,今天没有一个人敢出去。
多抽時間惦記我
哪怕温固不停地用鞭子抽打他们,也不肯!
“行!你们都不出去?可以,我去!但你们都别想吃!”
温固气得双眼通红,不再抽打这些懦弱的家伙,决定自己出去找吃的。
因为家里的东西已经吃光了,他若是不出去,自己也得饿死。
不过,温固还没走出门,一个瘦弱的男孩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我……我去。”
是昨天被温固骂了一顿以后,罚不准吃饭的那个家伙。
“不过,我想要两份……我还有妹妹……”男孩胆怯地说,连温固的眼睛都不敢看。
温固冷笑一声,“东西都还没找到就想要两份?天真!”
然后走上前去,抓着哥哥的衣领就往外拖。
怀与安 依祎
他妹妹害怕得在后面一直叫哥哥,哥哥,但温固都没有搭理,两个人一路从消防道出来,让里面的人把消防门守好了才离开。
他们这一面只有通一个消防通道,也只有他们一个工作室,所以非常安全。
而这个消防通道里上上下下的能搜索的地方都被他们搜索过了,几乎榨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稳固带着哥哥一路往上爬,到处乱窜地找东西,有的时候碰到破烂的工作室,比如像那些门被破坏掉的,里面便没有人居住。
稳固会爬进通风口,然后到别的有人居住的工作室里找找看有没有能吃的,或者能顺走的东西。
可惜他们今天运气不好。
娱乐全才
要么遇到那种很多人把手,根本无从下手的团伙。
要么就是什么东西都没有,连塞牙缝的垃圾都翻不到的穷困团体。
稳固的脾气更差了。
一路都对哥哥非打即骂,两个人搜索了一整天,直到外面的天都黑了,也没有搜索到任何东西。
纯粹的无功而返。
温固踱步在楼梯间内,要是什么都没有,他们今天又要饿一晚上了。
其实温固昨晚上也没吃东西。
都分给体质比较弱的孩子了。
他现在有点后悔。
重生农门:弃妇当家
不该分给那些懦弱的家伙,吃了他的东西,却不给他办事,他凭什么白白养着那些懦弱的家伙呢!
國民老公的壹億寶妻 肥媽向善
“玛德!”
温固懊恼地狠狠踹了一脚楼梯间的扶手,天已经彻底黑了,楼梯间里更是昏暗,什么也看不见,他是彻底没辙了。
没有办法。
温固只能往上走。
要去35层,从大平层里找到自己的那条消防通道,才能回到27层他们的工作室里。
但是,由于楼梯间里一点光亮都没有,温固突然踢到一个软软的东西,狠狠摔了一跤。
头刚好砸在阶梯上,还蹭了点学。
“妈的!草!”
温固气得对着那个软东西一顿拳打脚踢,然后借着天上的微弱星光,他看见那是一个死去多时的女人的尸体。
晦气!
晦气死了!
妈的!
温固气得又是几脚踹在她的脸上,完全没有什么对死人还有的尊敬什么的。
他爸妈是他埋葬的。
他的朋友们也是他埋葬的。
死人能有什么尊严?
今夜寂寞 口水唐
死了就是死了,还想要尊严。
做梦!
打了一通,身上都热了,而肚子却更饿了,温固泄了气,完全没有再发泄了意思了,他还是要保存体力。
没准明天能找到吃的。
温固不再看那尸体地往回走。
突然,一个念头在他的脑海中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