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學夸父逐個日

2192i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帶着倉庫去大秦 ptt-282 長生不老鑒賞-gcj3q

帶着倉庫去大秦
小說推薦帶着倉庫去大秦带着仓库去大秦
“都散了散了,太傅留一下,寡人还有事情需要请教。”
廷议已经没有了继续进行下去的心情,嬴政直接让众人都散去,唯独留下了李凌。
“你怎么这么早就开始想着自己死后的事情了?”
见众人离开之后,李凌直接开门见山。
“其实政儿好久之前就已经想过了,但是事情太多一直没有机会,最近有了空而师傅又不在咸阳,政儿就先让李斯去办了,请师傅莫怪。”
嬴政表现的非常恭敬,但李凌明显看出他对自己有怨恨,只是这怨恨来的莫名其妙,似乎与自己先前说话不注意言辞没有任何关系。
“这是私事,我怪你干什么,只是我觉得太早了而已,何必这么着急呢,你还年轻。”
“年轻么?政儿又不是师傅,这天下也没有任何一个人和师傅一般,师傅你理解不了政儿。”
突然长叹一口气,字里行间句句透露出一种无奈。
“啊哈?我理解不了你?我跟天下人都不一样?”
看嬴政这幅表情,李凌挠了挠头,难不成这丫的知道自己是穿越过来的了?
但是不应该啊,而且这跟他修不修陵墓可没什么关系。
“师傅如何看待政儿,是当成学生还是当成王上或者当成完成宏图伟业的垫脚石亦或者当成别的?”
突然冷不丁地问了这样一个问题,李凌这一头雾水是彻底散不去了,真不知道嬴政这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
“我对你的看法,很复杂,一句两句也说不清楚。”
“哦,政儿知道了。”
“不是,你到底要干什么?有话就说啊,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别什么都让我猜行不行?”
“师傅!”
嬴政起身,直接走到李凌的面前,然后猛地跪在了李凌的面前。
“干什么,快起来。”
赶忙想要扶起嬴政,但嬴政死活都不起身。
李凌有点慌,甚至他都想伸手摸摸嬴政的脑袋,看看这家伙是不是发烧了,脑袋是不是烧糊涂了。
“我视师傅如生父,师傅是政儿唯一的亲人,师傅就是政儿的再生父母,恩同再造,师傅可愿相信?”
“我信,我信,你先起来行不行?”
“师傅请听政儿把话说完,说话之后政儿自会起来。”
再次推开李凌的手,嬴政看着近在咫尺的李凌,神色复杂。
“你说吧。”
眼看嬴政如此执拗,李凌只能放弃,盘膝坐在嬴政面前。
“可是,师傅你能接受自己的父亲和自己一般年岁吗?师傅你能接受自己的父亲却比自己更小吗?师傅你能接受自己将死那天自己的父亲却还如同少年一般吗?”
一连三句质问,李凌的脑袋突然嗡地一声,直到此刻,他才猛然意识到自己一直以来都没有注意过的事情,那就是年龄!
似乎,自己自打穿越过来之后,自己的身体就停止了变化,没有任何变老的迹象!
王纥老去,蒙骜老去,吕不韦老去,嬴政从一个孩童到现在一脸沧桑,身边的一个个人都在慢慢变老,而自己却始终都没有任何变化。
“师傅,如果你真的在意政儿,可以把长生不老的秘方告诉政儿吗?政儿想要陪着师傅看到天下一统,看到大秦万年无期!”
“我…我……”
看着嬴政炙热而又期待的眼神,李凌磕磕巴巴半天没有说出话来,他不知道该怎么说,更不可能给嬴政什么所谓的秘方,因为这根本就不存在!
“好吧,政儿知道了。”
眼见李凌不说,嬴政只得起身,然后又扶着李凌直接走到了王座上。
全程,李凌都处在大脑宕机的状态,任由嬴政将自己按在王座上,然后又并排做到自己的身边。
“既然师傅不愿意说,那政儿也不再问了。还请师傅答应政儿,若是政儿百年之后,还请师傅替政儿看好这大秦江山,护佑大秦万年。”
“不是,你听我说!”
直到此刻才猛然回过神来,李凌赶紧想要从王座上站起来,没想到却被嬴政一把摁住,并没能起身。
“你给我听好了,我身上有一些秘密,但这世上并没有什么长生不老的秘方,我手中也没有,所以并不是我不给你,是我拿不出来。而且我也不知道我能活多久,说不定明天我就死了,知道么?”
“师傅……”
嬴政显然并不相信李凌的说辞,正所谓眼见为实,嬴政看到的只有李凌多年容貌未有任何变化!
“我答应你,只要我还活着,我还在这里,我就会看着秦国,绝不会让任何人祸乱大秦。”
“政儿多谢师傅。”
听到李凌的保证,嬴政直接起身离开王座,跑到台下冲着李凌跪谢。
“师傅坐下!别起来,让政儿好好看看!”
一君一臣,互相对视,只不过李凌却是站在上面,而嬴政却站在下面。
“师傅,你比政儿更像是秦国的大王!”
“得了吧,你才是秦王,我可不是,我也不像,若我是秦王,那秦国还不得完了?那么多政务,我可懒得看。”
实在是有些不自在,李凌直接走下来又把嬴政拉了回去。
“师傅,政儿将陵寝选在骊山可好?”
“挺好的,不过这可是个大工程,眼下秦国可没有那么多的人为你修陵寝,我需要人修直道,还需要人打仗。我原以为收拾掉匈奴之后就可以开始统一大业了,可眼下看还有很多麻烦。”
劳民伤财,这样的事情李凌不知道该如何去说,他也不能劝,身为秦王想要修个好点的陵寝本就无可厚非。
“政儿也不着急的,只是让李斯先弄着而已。”
……
“王上他与相邦怎么谈了这么久?”
“中车府令有所不知,太傅与王上的关系非比寻常,我等只需要在外面等着就行了,不管里面发生任何事情,除非王上叫我等,不然我等都不要贸然进去。”
绝对牧师
“多谢侍卫长。”
赵高死后接任中车府令的田宇显然还有很多事情都不知道,不过好在这人不喜欢摆架子,什么事情觉得奇怪总是会去询问一些常年陪在嬴政身边的人。

7pewa火熱都市小說 帶着倉庫去大秦 線上看-276 援軍入城分享-cjgxq

帶着倉庫去大秦
小說推薦帶着倉庫去大秦带着仓库去大秦
“命令部队隐蔽休整,入夜之后发起攻击。”
距离皋城只有最后一步之遥,但李凌却命令部队停了下来,因为此刻的皋城正在遭受围攻,四面围攻!
显然楚军还并不知道韩军已经跑了,他们正大大方方毫无顾忌地蹂躏着风雨飘摇的皋城。
项燕进攻皋城的手段很简单,就是粗暴的围攻,而且他已经发现了皋城的防备空虚,所以完全没有任何侧重点,四面各布置五万兵马,没日没夜的轮番猛攻。
他打算活生生把皋城内的秦军全部耗死,反正他不着急,在他看来,秦军主力都在北面和匈奴较量,即便是回来也不可能太快,更何况自己的身前还有十万韩军阻挡,自己尽可以放心大胆的在皋城搞事情,用来吸引秦国函谷关内仅剩的少量部队全部冲过来,自己到时候聚而歼之。
可项燕哪曾想到,韩军在今天晌午就已经跑了,没有事先给他任何通知,直接就跑了!
“疯了吧,这个时候还不停止进攻?”
夕阳西沉,躲在远处的李凌瞅了瞅皋城的方向,却发现楚军依旧在分批次攻城,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皋城看起来也收不了太久了。
“不等了,命令部队做好准备!”
原本李凌是打算入夜之后,等到楚军停止攻城开始休整的时候,自己再率军杀出去,打楚军一个措手不及,同时也可以让熊启可以放心大胆的打开城门放自己入城。
可眼下这情况让李凌不得不提前展开行动。
“开火!”
嗒嗒嗒嗒~~~
两挺重机枪在李凌一声令下之后瞬间炸响,组成交叉火力网直接将楚军在皋城北侧的大营完全覆盖。
“武安君!肯定是武安君!快,快去告诉军长,老大来了,老大带着援军来了!”
天色还未完全暗下来,但曳光弹拖出的光线已经非常明显,大量正处在休整状态的楚军被无情的火力疯狂收割。
站在城头上的守军还没有看到援军的出现,但他们知道李凌绝对已经到了,那两挺不断喷吐火蛇收割楚军性命的重机枪就是证据!
不少新兵并没有见过枪,但当他们听到有人喊武安君来了之后,也都是士气大振,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潜力,全力投入到了与楚军的死战当中。
“哈哈,将士们,老大已经来了,给我杀!”
已经坚守无望正想着找机会突围的熊启看到那两挺重机枪,眼中重新放射出光芒,援军,援军终于到了,而且是拥有机枪的援军!
一边指挥部队,一边走到城门正上方,他得随时观察战场的情况,以便让城门洞内的士兵可以及时打开城门迎接援军入城。
愛嬌
枪声响了好一阵子之后,援军终于出现在了熊启的视野之内,直接纵马杀入已经完全乱作一团的楚军营地。
直到此刻,正在攻城的那些楚国士兵也终于意识到了秦国援军的抵达,攻城的势头瞬间弱了下去,原本都要攻上城头了,却因为这件事情的出现,再次被杀退。
“军长,咱们要不要杀出去?”
“不行,给我在城内等着,不准出城,没有我的命令也不能开城门。”
熊启不敢冒险,经过这几日艰苦的鏖战,他手中所剩的兵士已经不足一万,他不能冒一丝一毫的风险,一旦这个时候那些楚军借机强行冲城,后果不堪设想。
狂煞血龙 冷眸
“机枪收了,准备入城。”
看着骑兵已经杀入楚军阵中混战在一起,李凌果断命令两挺重机枪收起,该准备入城了。
“跟我冲!入城!”
待到两挺重机枪全部收起集结到一处之后,李凌拔出马刀,带着身边剩下的一百多人直奔着城门的方向冲杀过去。
虽然此刻在城外秦军占据着绝对的上风,但是李凌知道见好就收,他不能在城外拖太久,一旦等到皋城其他三面的楚军增援抵达,到时候想要入城就没那么容易了。
“快,开城门!”
发现了李凌亲率的小队如同利刃划开战场直奔城门,熊启二话不说直接下令打开城门,而他本人也是急急忙忙跑下城墙,他要第一时间将城内的情况告诉李凌。
“末将熊启参见武安君!”
“快,将机枪给我布置到城墙两个角,一定要挡住楚军的增援。”
瞅了熊启一眼,李凌赶紧安排起来,他现在可没那么多的闲工夫说别的,他得先布置好防守工作,以便外面的大军全部入城。
重机枪卡住城墙一脚,不光意味着挡住了楚军其他方向上的增援,同时也意味着阻断了北城墙外楚军的退路。
前有重机枪扫射,后有秦军挥舞着马刀追砍,很快,绝望中的楚军要么选择投降,要么四散奔逃,北城墙外的战事终于宣告结束。
“熊启。”
“末将在。”
命令部队押送俘虏入城,李凌终于想起了熊启。
“这些俘虏都是楚国人,你又和楚王关系非比寻常,这些人我就交给你了,我希望看到的结果是这些楚人最后能够为我所用,你懂吗?”
“诺。”
熊启答应的非常爽快,爽快到让李凌几乎都不敢相信。
“你就不怕这些人不听你的?”
“不怕,手段有的是,而且只要不让楚国知道他们没有死,他们的家人就不会有危险,没有后顾之忧的情况下,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他们应该不会有太大反感的。”
“那就好,这件事你要好好给我办!以后大秦是要一统天下的,还会有越来越多的战俘,这是一项大工程,我希望这些人的改造工作都能交由你来负责。”
“多谢老大信任,末将一定不负重托。”
“很好,走吧,带我看看整体的城防情况。”
伴随着北城墙战事的结束,其他三面城墙上的战斗也宣告结束,楚军已经停止了攻城。
……
“岂有此理,这是背叛!这是背叛!”
韩军一声不吭逃跑的消息和齐军公然反水的消息再加上秦军援军入城的消息几乎同时被送到项燕的面前,项燕除了无奈的嘶吼,别无他法。
原本所有的一切都在按照自己的计划行事,他哪里料到结果会这样!

z1jpf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帶着倉庫去大秦》-273 防線崩潰展示-v8s1o

帶着倉庫去大秦
小說推薦帶着倉庫去大秦带着仓库去大秦
“拖住他们,绝不能让他们跑了!”
赵辛在陇西郡多年与匈奴人交战,后调到李凌手下也参与了不少大规模的战争行动,可他从来没遇到过眼前这种战争方式,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敌人。
匈奴大军占据绝对的数量优势,但是他们却并没有打算解决掉拦路秦军,更没有打算在此处彻底拔除后顾之忧。
只见匈奴大军冲入六十五军阵线之后,只有最简单的冲杀,没有任何纠缠停留,目的只有一个,冲过去,甩开秦军,救援王庭。
“拿重弩来!”
发现匈奴大军势头不对之后,赵辛赶忙退出战团,跳下战马,只是简单观察了一下,他便已经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网游之三国狂想 不偷懒的胡子
屈膝上箭,直接瞄准即将突破秦军防线的一黑脸彪形大汉。
此人身披蓝色披风,头戴圆形棉帽,上有狼毫做成的装饰物,而且身边始终有数人保护,身份绝对不一般!
嗖~~
“啊~~!”
惨叫应声而起,但赵辛却连连叹气,赶忙再次上箭。
这一箭威势巨大,直接贯穿一人胸膛,只可惜距离较远,赵辛射术又有些生疏,并没有射中目标,而是射中了那人身旁的一名护卫。
对于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在遭受到一次袭击之后,他岂会留在原地给赵辛第二次机会?
就只是上箭的功夫,只见那人就已经连杀数名秦军兵士,然后一马当先率先冲破秦军防线奔向远方。
“给我追!”
眼看着到手的猎物因为自己的失误跑了,赵辛气得直跺脚,翻身上马,直接命令部队追击。
可是眼下这样的命令,将士们根本无法去执行。
匈奴大军实在是太多了,几乎已经将六十五军整个淹没在人海当中,别说命令能不能传达下去,即便是传达下去恐怕也没人能够找准机会从人海中挤出来。
大部队是没办法了,但赵辛并不打算就此放弃,他带着身边百余骑还是追了出去,但当他才刚刚冲出去,立刻就有数百匈奴骑兵围了上来,试图挡住赵辛的步伐。
这让赵辛更加确定,那人肯定是匈奴的某个大人物,甚至说不定还是那什么单于。
可他已经没有了机会,那唯一的一次机会被他日渐生疏的射术给浪费掉了!
此战,从晌午一直打到傍晚,打到杨端和率领第十军抵达,只可惜杨端和还是慢了一步,当他抵达的时候,六十五军的防线上遍地尸体,匈奴大军已经彻底冲垮了六十五军防线。
“快,帮忙救人,就地休整,动作要快。”
杨端和只能无奈的命令部队停了下来,他已经没办法再追下去了,不光是因为六十五军伤亡太大需要帮忙,他的士兵们也已经跑不动了,若是再追,他这三万人马,恐怕匈奴人只要留守万人便可解决。
“滚开!都滚开!”
“匈奴大军数量太多了,将士们也都拼尽了全力,你不能因为这个就冲着将士们发火吧?”
等杨端和找到赵辛的时候,发现赵辛正对着士兵发脾气,支开士兵,杨端和上前查看了一下赵辛的伤势,发现都是些皮肉伤,并无大碍。
“你看啊!你自己看!”
顺着赵辛手指的方向看起,杨端和隐约看到一个人就站在远处的高地上,而那人,正是从赵辛手中逃脱的匈奴不知名大人物。
“怎么了?”
“就差一点,就差那么一丁点,我就能射死那家伙,可是我射偏了!哎!啊…嘶…特么的!”
说到生气的地方,赵辛忍不住一拳砸在放在身边的铠甲上,手上本就有伤口,这一下又使出了全力,疼得他直抽抽。
“那个人么?”
拿出望远镜,那人恰好上马转身离开。
虽然没有看到正脸,但杨端和却认得那身蓝色的披风!
他在赵国境内的时候就专门研究过匈奴人的情报,其中当然也包括匈奴几个重要人物的情况,而身披蓝色披风的,只有一人!
“你啊你!你知道他是谁么?”
“你认识?”
听杨端和如此说话,赵辛更加坚定了那人是个匈奴大将。
“那是匈奴头曼单于!那是匈奴的王!”
“啊呀呀呀呀!”
不断挥舞着双拳,赵辛恨不得拍死自己,他原以为是个什么大将,没想到居然是匈奴单于!
这已经不是少了一个军功那么简单了,这是放跑了匈奴的单于,如果自己没有那么自信,如果自己没有失误,如果一箭射杀了那匈奴单于,此战,哪怕他六十五军全军覆没也值了啊!
可时间不能重来,他即便是再懊恼,也已经无济于事了。
“好了,你也别烦了,大不了咱们休整一下再追过去就是了,以后还有机会。”
杨端和安慰着赵辛,可他心中却很清楚,这样的机会恐怕这辈子都不会再有了。
“我看匈奴大军也是人困马乏,咱们要不就休整到后半夜便追出去?”
“不行,夜间行军速度太慢,浪费的时间更多,还不如好好休整一夜,明日再全速追击。那些匈奴人估计也不会走远的,你放心吧,我追了他们很久了。更何况你这边……”
杨端和看了看四周,六十五军这一场阻击战打的实在是太惨烈了,现在恐怕总人数连一个师都凑不出来,更别提伤员还占了绝大多数的情况了。
“怎么!你看不起我!”
“没,没有。我的意思是现在咱们也不急于一时了,而且你这边伤亡太大,我看了一下,伤员大多需要专门进行治疗,必须得回去,如果不行的话,要不你先带着你的人撤?”
“放屁!老大的命令让我无论如何都必须挡住匈奴主力,你让我怎么撤?”
赵辛也是恨,可眼下已经这个样子了,他能有什么办法?
除了去追,去拼,去拼到最后一个人,也好过如此回去,他这一战可不止是关系到六十五军,还有蒙恬他们那支远征军!
……
“有没有消息?”
“可以了!”
“很好!传令下去,好好休整,每人发一两肉!明日拂晓开始进攻!”

si7ug扣人心弦的小說 帶着倉庫去大秦 線上看-263 都怪趙高-uod99

帶着倉庫去大秦
小說推薦帶着倉庫去大秦
“寡人何时说过要残害太傅!赵高,怎么回事!”
听到这些人造反居然是因为自己要杀害李凌,嬴政脑海之中突然嗡地一声,险些站立不稳。
虽然眼前的事实证明了李凌在秦国的地位俨然已经威胁到了自己,倘若他有不臣之心,那秦国将会遭遇比嫪毐当初叛乱更大的危机,而那个时候,根本就不会有人帮助自己。
可嬴政是实打实的从未想过要害李凌,那是他的师傅,更是他的恩人。
“王上,王上饶命啊,奴臣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奴臣只是让熊启将军去平叛,并未提及过武安君!熊启,对,是熊启!”
赵高慌了,赶忙将责任推到了熊启的身上,反正他在人群中并未见到熊启。
“赵高!你个贼人!明明是你拿着王剑告诉我,要把咸阳狱所有与叛乱有关的人员全都格杀勿论!等到了那里,我才知道,你居然是要我杀害武安君,你现在居然又推到我的头上!你个阉人,血口喷人!”
说曹操曹操到,原本想着快点赶到蕲年宫的熊启、李斯等人没料到事态已经完全失控,他们没能赶在这帮人冲击宫门之前抵达,只能跟在了这群人的后面。
熊启这刚一抵达就听到赵高在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自己的脑门上,瞬间冲上前拔出剑横在了赵高的脑袋上。
“冤枉啊,王上冤枉啊,奴才从没说过,奴才说的是杀了反叛之人,奴臣以为太傅是绝对不会反叛的。”
“赵高,按照你的意思是说,我反叛了?”
李凌穿过人群,出现在了赵高的面前,这下子赵高直接吓尿了裤子,赶紧四处张望起来,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王上,奴臣真的没有说过啊,王上你知道的,奴臣可是一言一行都是按照王上的意思在做,奴臣对太傅更是充满敬仰。”
“那你的意思是王上让你杀我,污蔑我发动叛乱?”
李凌直接弯下腰看着,单手扶起赵高的下巴,死死瞪着他的双眼。
“老大小心!”
砰~~~!
就在李凌瞪着赵高的时候,两名宦官突然暴起,各自从袖口中掏出一把短剑直接扑向李凌。
熊启第一个反应了过来,直接冲上去将其中一人斩杀,而另一个人眼看着就要刺伤李凌。
李凌此刻背对着那宦官,但他根本就没有任何慌张,连头都没有回,直接单手掏枪,一枪正中眉心!
他的确没有看到突然暴起的宦官,但别忘了李凌在干什么。
他在盯着赵高的双眼!
就在自己将赵高的头抬起来的那一刻,赵高眼神中原本的慌乱瞬间变成了阴狠紧接着又流露出一丝得意,那一刻李凌就意识到了危险的降临,没有人能够在他已经警惕起来的情况下伤害到他,即便是从背后也不行。
“奸臣当道,扰乱视听,这才致使王上受骗,武安君蒙冤!如今赵高已经伏法,尔等还要拿着刀剑逼宫吗?”
李斯及时上前一声大喝,紧接着两名士兵控制住赵高,事态终于有了转机。
“太傅。”
无名配角
賊官傳說 流浪詩人
嬴政半天没有说话,紧接着突然喊了一声李凌,然后背身进入蕲年宫大殿。
“夫子!”
“不必担心,如今奸臣已除,你们大可放心离去。”
紧接着,李凌也跟随嬴政步入到了大殿之内。
“太傅今日当真是让寡人开了眼。”
嬴政面色阴沉,今天的事情对他的触动实在是太大了,大到让他对以往的信念和坚持都产生了动摇。
“你早就应该开眼了!”
魇纪
冷王宠妃
这一次,李凌并未摆出臣子的姿态,这一路被人裹挟着扛过来,他想了很多!
自己之前或许真的是有些太软了,那不是什么大仁大义宅心仁厚,那就是软蛋,而要让天下实现一统,自己绝不能手软,即便是对嬴政也不行。
星際絕色祭司
因为秦国,是自己的根基,即便嬴政掌管着整个秦国,即便嬴政很听自己的,他也必须得强硬起来。
“太傅这是要与寡人为敌了么?”
殿中只有他们二人,嬴政今日也已经打算问个清楚了,要知道赵高的事情上,嬴政还是有些不满的,赵高是他唯一真正的亲信,而且赵高的确没有说过李凌叛乱。
“你最好搞清楚一件事情,不是我要与你为敌,而是你要与我为敌!你给我记住,你这秦王的位置,我想让你做,你就可以做,我不想让你做,你就做不下去!”
李凌从未想过如此大逆不道的话竟然会从自己的口中说出,但当他说出来之后,却是长出了一口气,心中瞬间轻松了很多。
“武安君!”
嬴政攥紧了拳头,但他的拳头此刻显得那样的苍白无力,自己是秦王,可如今的秦国,如若真的闹起来,又有几个人会真心听自己的?
别说自己手中无人,即便是嬴氏宗族,恐怕也会跟李凌站在一起吧!
毕竟现在嬴成蟜才是宗族族长,而成蟜显然是与李凌站在一起的,而且如果自己真的被从王位上撵下来,得利的明显就是自己的那个弟弟了!
“嬴政!你记住,我可以让你成为天下共主,我也同样可以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我之所以选你,是为了整个天下!我虽然待你如己出,但不等于我可以放任你肆意妄为!孩子不听话,该打,而你,现在很不听话!”
“寡人是天命所归,寡人的父亲是先庄襄王,你是寡人的太傅,但不是寡人的父亲,武安君!”
被臣子直呼其名,对于君主来说这是莫大的侮辱,可眼前的人是李凌,嬴政除了气,实在是说不出什么别的。
现在的他,内心实在是太复杂太纠结了。
“你以为我想当你的老爹?我呸!倘若你还保有当年的心性,或许我还真的乐意收你做个义子,但现在的你,不配!年轻人,我劝你好自为之。我给你时间,你自己想想清楚,倘若想清楚了,明日来我府上找我,倘若想不清楚,明日午时之后,我会让你我之间有一个结果!”
完全不等嬴政答复,李凌直接转身离开,留下空荡荡的大殿和嬴政孤独一人。

5dfze熱門都市小說 帶着倉庫去大秦 txt-238 英雄遲暮看書-2cx1d

帶着倉庫去大秦
小說推薦帶着倉庫去大秦
“武安君,你这是绕路了吧?”
对于函谷关内,段干虎诚虽并未来过,但却很清楚这里面的地形和主要道路,毕竟当年六国伐秦,攻破函谷关之后,可是绘制了极其详尽的地图。
“没绕路啊。”
“武安君莫要骗我,按理说行了这些时日,我们此刻应该早已抵达蕞城,可为何还在这荒郊野岭?”
“如今的蕞城,早已经改为大秦新征兵员训练的地方了,难不成你这魏国将军还打算去视察视察?”
“不敢不敢,我就是随口一问。”
“哦,我也就随口一说。”
看段干虎诚一脸紧张,李凌知道这段干虎诚恐怕不知道又把蕞城想象成什么模样了呢。
直到時光的盡頭
正如李凌所料,他这随口一说,段干虎诚可是真的听进去了。
新兵训练的地方,居然需要一整座城池,那这秦国到底还有多少兵马,一股无力感瞬间涌上段干虎诚的心头。
接亲队伍浩浩荡荡一路行来,段干虎诚边走边看,秦国,带给他的震撼实在是太多,魏国的确忌惮秦国,的确认为秦国乃是当今天下最强大之国,可段干虎诚却发现,他们还是低估了秦国,秦国的实力已经完全可以凌驾于六国合力之上。
然而,更大的震撼,还在后面!
绕过蕞城之后仪仗车队直奔咸阳,中间要经过一段正在修建的直道。
到了直道工地,李凌还没忘了为段干虎诚讲解一番,说此直道要先修往北地,然后再修往函谷关。
至于修建直道的目的,李凌却做了一些改动。
原本这直道是为了突袭匈奴才修建的,可在李凌的口中,却成为了可以让北地、陇西两郡不再需要驻守过多兵马的基础,
重生之金牌嫡女 淩凡
待到直道修通,两郡驻守的秦国边防军主力就可以回到咸阳周边,到时候不管是匈奴来犯还是函谷关外有事,这支部队都可以用最快的速度进行支援。
李凌这一番解释更是给予了段干虎诚幼小而又脆弱的心灵致命一击,秦军永远不可战胜的种子已经在他心中慢慢萌芽。
抵达咸阳,一场隆重的典礼如期而至,全城张灯结彩一片喜悦,这不止是秦王娶了个公主,更代表着魏国的示弱,代表着大秦的不可阻挡。
然而在这一切之下,吕不韦却明显带着分外的失落。
典礼结束已是日头西沉,李凌离开章台宫直接去了吕不韦的府邸。
现在的吕不韦已经白发苍苍英雄迟暮,李凌总感觉,这段时日未见,吕不韦老得实在是太快了,快到了几乎李凌不敢相信的地步。
“吕大哥,你有心事。”
“终究,她还是没来。”
坐在庭院内,温上一壶酒,吕不韦看着皎洁的月光,眼角竟满含热泪。
“她?莫不是赵太后?”
“你说现在的政儿,还是当初的那个政儿吗,我们是不是都做错了?”
“不,我们都没有做错,政儿依旧还是当初的那个政儿,只是这时代变了,物是人非,经历了这么多,人终究是要成长的。”
自个端起一杯酒饮下,李凌知道吕不韦在感叹些什么,只不过有些话却不能说的太明白。
他始终都是一个臣子,而赵姬早已经是太后,即便是现在赵姬已经被囚禁在了雍城大郑宫,就连嬴政纳妃都没有让赵姬回来。
现在李凌总算是真正明白了吕不韦。
李凌最初以为吕不韦是为了权利,后来以为他与嬴政真的如同传闻一样有血缘关系,再后来以为他为了秦国,最后却发现,他只是钟爱着那个女人,而嬴政是那个女人的儿子,所以他才会如此。
可看到现在的嬴政如此对待赵姬,这位老人难免有些心酸。
“是啊,时代变了。以后就是你们的时代了,我,也该准备准备后事了。”
聚爱成沙
起身,步履蹒跚的回了屋子休息,吕不韦甚至都没有再跟李凌多说一句话。
看着曾经叱咤风云的人物暮年竟有些悲凉,李凌忍不住有些为吕不韦心疼。
就在一年之前,他还是那样的意气风发,就在半年之前,他还不显老态,可现在,却已经如此沧桑。
在吕不韦回屋之后,李凌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一直坐着,直到将桌上的酒全部喝光,这才回到自己的府上休息。
“来人,备马!”
第二天一大早,天蒙蒙亮,李凌便一个人离开了太傅府,没有任何人跟随。
“民女莫念凌叩见武安君。”
“这是你自己取的名字?”
“是的。”
“这名字不好!”
“那请问武安君,民女应该叫什么名字?”
“莫幽!”
此刻,跪在李凌面前的这个所谓的莫念凌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失踪了多年的莫幽。
“多谢大人赐名。”
“起来吧,难倒你就打算一直跪在门口,让我也在这站着不成?”
如今的莫幽,早已经没有了当年的青涩,从一个小姑娘出落成了亭亭玉立的女子,个子也高了不少,只可惜,某个部位还是一如既往,没有见到多大变化。
“你还看墨子?”
盛世锦
走进莫幽的小屋,整整半屋子都是书,堆的满满当当,随手拿起一卷来,发现居然是《墨子》。
“民女闲来无事便会读些书。”
“墨子啊!”
總裁惹不起:復仇嬌妻有點甜 東門吹吹
突然抬头叹了一口气,对于墨子,李凌是有一种别样的情愫在里面的,只可惜他不能告诉任何人。
“难倒武安君也看这些书吗?民女可是听说武安君并不怎么识字,嘻嘻。”
刚刚还各种端着,仿佛是根本不认识李凌一般,极其陌生,没想到就撑了没一会儿便原形毕露了。
“好家伙,你给我接着装啊,怎么不装了?死丫头片子,还敢取笑我?是不是屁股痒了?忘了当初我怎么拿藤条抽……”
马前卒
李凌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变得微不可闻起来。
“怎么,难倒堂堂的大秦武安君,连大话都不敢说,往事都不敢提了?来,民女这里有藤条,要不要再抽几下?放心,民女还是会像当年一样,任由你抽屁股的,绝对不会躲。”
说话间,莫幽直接跑到门外拿了一根藤条进来怼到李凌的手中,紧接着转过身趴到桌子上就要解衣服。
“干什么!成何体统!”
“当年你可就是这样打我的,我可记得清清楚楚!”
“停下!当年是当年,现在是现在,那时候你还是个小屁孩,现在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