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光之序曲

lt9hr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無限之次元幻想 txt-第255章相伴-hv8ae

無限之次元幻想
小說推薦無限之次元幻想无限之次元幻想
“这是以前从未见过的异常的东西”
“果然那些排列有序的石头绝对不是没有象征意义的。”文文说。
“拍照。”
“遗迹实拍雷姆利亚智慧。”
“一张需要五百金币。”
“接下来开始战斗了,观众们是否和我一样紧张呢。”
“安心吧。”文文说。
“现在就让我射命文丸带你们去见识真理。”文文说。
“这是文文给您带来的第一手遗迹全景的资料写真。”
“充满境界感的地方,契约按道理应该位于遗迹的最底部。”
“但愿如此,一上来就发现宝藏太无趣。”
“于是遗迹大调查现场直播还将继续。”
‘不要换台,迷宫之后更加精彩。’文文说。
“终于抵达了。”
“这里面情况。”
‘有人比我们先到,但是倒下来了。’
“果然刚来这里是你啊。”
“这个声音是?”茨木华扇。
“原来森罗还有你这样的存在。”
“沉重在不毛岛屿的遗迹。”
‘一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动作哪怕迟疑一秒也会被抢占先机。’
“我现在所发挥出来的速度大概比你想象的还要迅速。”
“所以在你面前不可以大意,我很清楚这一点。”
千 山茶 客 作品
“于是你在这里。”
“有是不可违抗的任务。”
为什么你的同伴会瘫倒在地,你做的?文文说。
“想要背叛森罗加入我们,安我可是碎石欢迎你。”
‘那样子或许不坏,只可惜并非我们现在的情况。’
“不要大意呢,文文我和你说过,再次见面我们就是敌人了。”
‘这句话我一直积德’
‘不管是什么新闻线索,我都不会放过。’
“只不过或许先手打你一下比较好。”
‘省得你们太狡猾了。’
‘什么意思’
“你这不是在卖给我人情吗?”
‘将森罗的同伴全部达到,名门比我先到,有着充足时间入侵却灭有做出破坏行为。’
‘这算什么。’
‘在速度上赢了我,还要显摆?’
“只是想要公平的依旧胜负”
“的确任务的命令无法违抗。”
‘’但是我也有身为武者的尊严。
鳳 翼 天翔
“更何况,如果连令人畅快淋漓的战斗都不曾经历就破坏掉这个装置。”
‘我这右臂上的诅咒不会得到满足你懂么。’
“你说什么。”
‘鬼很简单。’
“只要谁提出人数,一切招数手段都可以。”
‘来吧文文。’
“如果你可以战胜我,就阿力试试从我手里夺回这重要的石碑。”
“如果你输了我会会没一切。”
‘你的生死无法保证。’
‘做好觉悟了吗、’
‘扇子你以为我会害怕吗。’
‘我不认为自已会输。’
‘叫嚣就现在了’
‘要上了’茨木华扇说。
“我赢了。”
这胜利的姿态一定要拍照留念。
“哦,真是太完美了。”
‘胜负已分,扇子,你有事玛雅偶说的。’
‘确实不是普通记者,我有点理解,为什么你们可以从魅魔手中阻拦火山爆发。’
“不单单是信念。”
‘真有意思,但是我还没有认输,战斗要继续,任务必须完成,对我们来说命令时候绝对的。’
“如果你很强我就要变的比你很强。”
“则是什么”
‘怎么回事’“更加强的力量来了。”
“难道说。”文文说。
“擅自你在过分使用雨墨的力量。”
‘你才注意到。’
‘这股力量可以让我战胜一切,帮助我走上巅峰。’
‘助手,你难道不明白过分使用药理你会。’
“被雨墨吞噬吗。”
‘我是不会屈服的,被小看了呢。’
“这是我们之家难道战斗,也是我自已和雨墨的战斗,我会变强,变的比谁都强,绝对不会输给任何人。”
‘这是我选择的真武之道。’
‘要认输吗,面对全力以赴的我。’
“你们不可能打赢我的,绝对不可能。”
“那我也不会认输。”
“如果我输了,还有谁可以将胜利带回去。”
“你是借助了这力量才变强,很痛苦吧,反噬的效果不是依靠意志可以忍耐的对吧。”
“你的右手在不自觉的颤抖哦。”
‘别以为这么点小动作可以逃过我的眼睛。’
“只要我可以坚持下去,说不定因为反噬的痛苦认输的反而是你呢”
“真是执着的记者。”
‘战斗吧。’
“究竟谁才可以胜利到最后一刻。”
“就让我为你那绝望的新闻画上圆满的句号。”茨木华扇说。
“这里就是森罗的总部吗?”
“居然在这些杂兵手中浪费了这么多时间。”林潇说。
“作为守护而存在的机械化军团。”“真是无限的军团级战斗,这也算是游戏的一个环节。”辉夜说。
“想要进入这里面是艰难的壮举。”
“不过是消磨体力的手段而已。”
“不过投入这么多兵力毫无意义。”
“就是几发魔炮就轻松轰平了。”魔理沙说。
“现在才说这种话。”
“不要大意了,森罗的精英还没有出现。”
“恐怕是非常强大的存在。”
‘不过就算真厉害,也不能阻拦我们对吧。’林潇说。
“哈哈,就是如此。”
“这就是真枪实弹的战斗,只是这样的力量欧文也可以帮忙。”
“这个森罗的据点规模惊人。”
“真的是那样吗啊。”
“我倒是觉得比起古老的遗迹,这里明显现代化气息更浓郁一些。”
“有嗲能更偏向于斗神都市那种科技风情。”
“遗迹的区域应该是在更地下的位置啊。”
‘地上的部分是主要区域。’
半壁图 秦晾晾
“佣兵的大型委托还有一些商业事物都是地上完成的。”
“光看上半部的话,应该还算是个正常的公司。”
“这话说的好微妙。”
“地上主要分为科技工程区,管理区以及佣兵训练区这三个区域。”
地下存在着大量遗迹,有的时候佣兵训练也会直接去地下遗迹完成。
就算是利用了遗迹的地理条件。
‘而且遗迹现在也应该得到资金的支持。’
‘既保留了遗迹原来的构造和复杂程度,还融入了森罗本来拥有的高科技。’
“说实话能到地下不迷路的也是对于佣兵的考验。”
‘别说那种危险的话。’
‘有魔理沙给我们当向导应该不至于迷路吧。’辉夜说。
“别将责任推到我身上。”
“我也很久不来这边了,很多情况都忘记了。”魔理沙说。
“迷路的话用GPS,我看看现在我的。”
‘居然没有信号。’
“现在是紧急时刻,森罗已经用电磁感染将外面的信号全部过滤掉了。”
‘原来如此,还有这种手段。’
“看来接下来需要依靠我们自已了。”
“不过能有机会来这种科技重地,我也有点跃跃欲试。”
“虽然说刚才和那些机甲军团已经战斗的不亦乐乎了吧。”
“通过专门的传送通道就可以进入地下区域。”
“而且有不少地方应该配备了专门为佣兵提供补给的设施”
“原来如此。”林潇说。
“大概情况了解了。”
“那么就一边谨慎一边前进吧。”
“你能说点别的,似非常重要。
“难道说这里”“这是正门。”
“这样的互全力以赴破坏这里。”
‘我用魔炮轰掉这个。’
“你打坏来我们怎么进去,上面有结界。”
“这扇门本身坚定程度也是难以想象。”
桃色花医
“大概是利用了新技能构造的超合金门。”辉夜说。
“想要从外面破坏太苦难。”
“确实如此,门上依附着大型结界。”
“那或许不是可以轻易打破的屏障,可是。”梅莉说。
“不行,程序系统的防护手段也很坚固。”
“无法在短时间内入侵系统。”
‘如果不修正安全限制等级的话,恐怕无法正面打开这扇门。’
“看来传说是真的。”
“传说。”
“据说森罗在这里建造了据点。”
继母手册
“采用了特别的办法”
‘这是任何人都无法突破的结界。’
“即便是神将都无法突破,居然真的如此强大。”
“可恶,难道我们会被一道该死的门阻止。”
“冷静一点,还有办法。”林潇说。
“似乎我也想到了。”
“什么。”
“这扇门的关闭,只要想办法获得操控权限。”
“这个确实是,不过具体要怎么做。”林潇说。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我想在科学工程区,应该可以进行。”
“只要能够找到相对应的控制台就可以实现开门了。”
‘一处的安全等级无法降低就分别击破是这个意思吗。’
‘没错。’
‘虽然很麻烦,但是我们只有去做了。’
‘希望灭有敌人。’
‘这可不好说。’
‘先行动吧。’林潇说。
“只有佣兵的集中训练修行都是在这边进行打”
“除了利用森罗本身的设施,还会引入一些以及的迷宫设置理念对佣兵加以训练。”
‘无法通过考核的人下场很悲剧。’
“在这种情况下,阻拦我们的敌人不用说你也明白了”
“目前似乎不能够进入呢。”
“其他地方也处于封锁状态。”
‘大概是因为森罗的佣兵要从这里源源不断出来所以才没有被封锁。’
“也USA你是给了我们可以攻击的缺口。”
‘安全等级限制的缘故。’魔理沙说。
“或者说故意引诱我们进来的陷阱。”
“既然这里的训练条件很残酷,那么我们也要多注意一点才行了。”
“既然佣兵都可以通过,我们也没有问题安心了。”
‘还是慎重一点。’
“比起体力训练我还是喜欢脑力活动。”
“很好。”
“这个是专用的补给机制了。”
“是啊,森罗的佣兵会随时需要装备物品补给的。”
“可以利用这个购物季。”
‘森罗有不少这样的东西就是为了方便大家。’
“森罗在强大资金下统合,其实森罗作为最顶层的公司,离本部距离太远。”
一方面方便了资金是技能开发,另一方面也有将森罗作为门卫方便守护自已的意思。
“就是说啊。”
“不过这东西没有办法使用。”
“看样子似乎要刷卡。”
“忘记了这事情。’
‘我试试ID卡,希望可以用。’
‘改身份卡被冻结。’
‘我也没有办法了。’
‘眼看着这个无法买。’
‘其实要破解也尅,但是很麻烦。’
“算了,直接破坏这个。”
“这个系统破解很容易。”莲子说。
“当然相信我。”
“这里有接口。”
“只要用数据线能够接上,将这个购物季和我的电脑连接起来。”
“嗯。
“非常不错。”
“好了,这个破解噢工具进行操作。”
“完全破解了。”
“各种东西出现了这就是手速?”林潇说。
“似乎没有超过极限。”
‘而且他们的极限APM是什么啊。’
‘果然是莲子’梅莉说。
“系统修正。”
“可以使用了?”
“几乎把”
寻梦江湖
“将ID换成了密码识别。”
‘然后用了伪造密码。’
“还要输入密码。”
“这样参考的欣喜是这样。”
“密码有了。”
“你们看。”
“通过这个输入四位数密码级可以通过验证。”
婚 纏 我 的 霸道 總裁
‘密码你们知道没事。’
‘这个啊。’
‘我知道。’林潇说。
“果然是这个。”
‘实际上是为其原理’
“我看到这些才想到。”
“这是小键盘区间。”
“你看参考欣喜,围住的那个小键盘。”
“就是这样的道理。”
“原来如此,这可太有意思了。”
“我觉得很有意思。”
‘不管如何,最后一圈围住直接留解开了。’
‘反应好快。’
‘其实你也解出来。’
‘我刚想到。’
“迅速进一步补给。”
“好了,距离地点到了。”林潇说。
“这个密码。”
“终于成功进入大门了。”
林潇说。
“操作完成。”
‘安全等级降低了。’
‘我们进去。’
“这是科学的力量。”
“没有那么夸张。”
‘其实我也觉得这种机器很累hi啊。’
“怎么说呢,森罗也很厉害啊在科学。”
‘过去看看。’林潇说。
“能够调查的地方,我们也要努力调查一下。”
‘好冷,这里是高低温地方。’
‘你但这里是什么,这是一台仪式。’
现在这隐藏位置,那就过去调查一下。”
“这怎么可能,为什么爱丽丝在这里面。”魔理沙说。
“醒来啊,爱丽丝,我是魔理沙。”
‘爱丽丝。’
‘没用的。’叶不负说。
“如果通过外阶的扰动破事沉睡在这里面的人苏醒过来,按这个装置就太没有技能含量了。”
“那怎么办?”魔理沙说。

aff34優秀都市异能 《無限之次元幻想》-第254章熱推-o6727

無限之次元幻想
小說推薦無限之次元幻想无限之次元幻想
“真是发生了不少事情。”莲子说。
“我原本以为能够找到这个你所梦想的连科学都无法诠释的地方已经是最好的结局”
“没有想到才刚刚开始,这或许是无法见识到的经历吧,普通情况。”
“确实是呢。”梅莉说。
“比梦境中更真实的世界。”
“此时也在经历属于这地方的波澜。”
‘我想我们应该为这里做点什么。’
“毕竟这个地方给了我们无穷的收获。”
“现在是我们能够尽心竭力报答她们热情的时候了。”
‘哈哈,我们别拖后腿就好。’“希望哦我们掌握的科学可以帮上忙。”
“话说回来看到梅莉这么有干劲,果然可以寻找到这个地方对你来说意义非凡”
“对你也有很强的影响力。”
“我可是很少看到你对科学之外的的事情如此热心。”
“而且一开始不是很难接受这里那些超越我们自然科学理念的事情吗?”
“那都过去了。”
“莲子,你可以想象吗,如果我们没有机会来到这里。”
“说不定你还会陪着我在漫无目的的旅行。”
“到处旅行是增加见闻的好办法,而且其实我也有想过办法。”
“即便没找到幻想乡,我也有办法实现你的梦想。”
“这是什么意思?”
“其实跟着你旅行是为了更好的了解世界。”
“只要对这个世界有足够认识。”
“那么我就可以通过这些认知,在融合你对梦境中幻想乡的描绘。”
‘进而在计算机中实现这一切。’
‘虽然那并非是真实的幻想乡,但总是能够让你看到自已的梦境实现。’
“即便是透过显示器,这也是不错的意见吧。”
“当然,我不知道自已是不是真的有能力,仿佛造物主一样构建一个世界就是了。”
‘而且现在既然我们已经脚踏实地带来到这里,那么这些程序的方式也可以仅仅作为一个设想。’
“好厉害”
“有这么了不起的想法”
“我想如果看到莲子为我努力建造出来的幻想乡,我会感动的哭。”
“我的心情和请来意义昂,谢谢你一直为我着想,一直为我事先办法。”
“你的理想就是我的理想。”
“更何况用程序建造幻想乡世界,总比你总是和我捞到自已在梦里神游幻想乡的世界科学多了。”
“哈哈,还真是莲子呢。”
“俩个人关系真好。”
‘是啊,让她们在多呆一会,我们去别的地方调查。’林潇说。
“嗯。”辉夜说。
“所有的线索都有了,质押将这些逻辑整合起来。”
“我想就算是那个妖怪婆婆,也会同意这种作战方式。”辉夜说。
“是呢。”
“去和她谈谈,这场万无一失的战斗要开始了。”林潇说。
“终于还是来到这里了。”
“看你们的气色,是有头绪了”八云紫说。
“比起惊慌失措的绝望神色,果然这样的平常态度更适合你们。”
“不过HIA以为你们会消沉,毕竟不单单是信仰没了,就连存在本身也被否定了。”“也算是让无知的你们体验了一次和幻想乡的大家一样的,毁灭中无助的感情。”
“还真是够糟糕的体验。”
‘消沉是肯定的’
“不过那种白痴睡一觉就好了,睁开眼睛,我们就是我们。”辉夜说。
“不管你们如何,世界如何。”
“哼。”
‘那份孤独真是冲淡忧郁的凉药。’
“果然呢,虽然残留着她们的影子,虽然传承了她们的力量。”
“你们也在不断努力,巩固着真实的自我。”
“话说回来,她们人呢?”
“为了考虑到你们的情感,特别让她们会比去了”
“很体贴吧我。”
‘谁也不会会你这种多管闲事自以为是的体贴感动。’
‘嗯。’
‘不讴歌现在回想起来真实讽刺。’
‘稍微瘦一点,这个蛇粉,居然没有怀疑过。’
‘’为什么会这样们,以为捏本来就不是我们。
“回归图鉴,本来是为了监控幻想乡的人恢复记忆回到了这里的记录道路。”
是特别为他们做的,我原本不杂役这个。“
“因为除了她们都无法开启,不过你们的存在倒是有点在我意料之外,不过我很快就明白了过来。”
“于是就将错就错的交给我们使用了么。”妹红说。
“是试用。”
“别在那咬文嚼字。”
“所以想到或许灭有什么坏处,而且对你们的援助毕竟少的可怜。”
八云紫说。
“公平起见没有提起。”
‘援助啊。”
“你送给了我们境界石明明知道我们的身份”叶不负说。
“潜力的觉醒,那是她们的力量,而弱小的我们,只有依靠魔放她们的姿态去不断战斗才可以变强。”
“虽然不想承认或许我们很弱。”
斗狼传 唐吉可乐
“你们一直在帮助我们,真让人感动。”
‘说什么敌对关系。’
“我是在受用不了这种恶人的称号。”
‘最初你们确实很弱,落到几乎让人无法同情,只有可怜。’
“你们的确是借助进阶石的你们本体的力量,在进行模仿战斗。”
“但是三种不同发展的方向,同时也决心还是她们无法做到打”
‘能够将这种力量激发出来,将错综复杂的潜能融会贯通,不断超越自已变强。
那是真正属于你们自已的潜力。’
“如果真的有一天你们能够决心手游潜力,发挥出来的力量真的可以和世界匹敌。”
八云紫说;“你们的造物主塑造你们出来不是当木偶,而是有自主意识。”
“那是真正属于你们的骄傲,也是你们成为她的骄傲的寄托。”
‘我和魔界之神,只是道不同不相为谋,稍微殊途同归,最终实现理想都是打算造福幻想乡,所以大概算是对弈。’
“将我们当成棋子来使用,真是糟糕的恶趣味。”
‘呵呵,实际上是这样。’
‘你们的造物主只是在以自已的方式善后。’
“我和她的想法不同。”
“师徒找到所有人,师徒集合幻想乡的全部力量去迎战最大的异变。”
‘若是以前我一样欢迎,但是经历太多的我,输不起了。’
‘我再也无法人手幻想乡遭遇毁灭,比起赌博,我宁愿不要让大家回归。’
‘等到灾难平息,在一起回去。’
“那是我的想法。”
“也就是说,我们这些试图找回所有人大打一架的就是激进派”
“或许幻想乡的大家让你们失望过,或许拼尽全力也无法战胜对手。”
“或许未来如何没有确定,不够那又如何,现在大家都在。”
‘经历了新世界的大家一定可以团结一心
“正是因为这份孤傲,所以她们每个人都有着不愿屈服的心,大敌当前,am绝对会联手。”
这股团结的力量会有多么强大,你一定明白。’叶不负说。
“活的时间太久,我也不免有些懦弱胆小了呢。”八云紫说。
“面对不可一世的敌人,哪怕曾经是仇家,也会不可避免的携手作战。”
“请不要多说了。”
‘于是接下来要说,八云紫你输偶读对,必须守护境界的力量,所有人都要前往海底遗迹阻拦他们开启灵力。’
‘’而我们也打算趁此机会冲入森罗所在的一击。
“无论如何,我们向你保证,既然我们肩负着找回所有人的使命,我们就有义务绝对将那位大人带回来”
这才是我们的使命终结。
“你不会阻止我们吧,这次。”叶不负说。
“你们的计划和我设想的一样,我不会阻止你们,只不过会一如既往进京看着你们是否继续活跃到最后。”
“那样最好,你能够以旁观者的身份不干涉就最好了。”妹红说。
“比你预期的要少。”
‘当然了,击败领鞥呢复制一切,前往森罗阻止,为了证明我么你的存在游戏,我们会守护好手游的灵力。’
‘那是我们一起努力的结果过。’
‘真的可以做到。’
‘一切皆有可能。’
“我们正是为了推理出足以让人信服的证据,才会四处奔波。”叶不负说。
“当然。”辉夜说。
终级基因战士
“现在掌握的情报链接起来,我们已经找到了答案”
‘所谓的契约还有留作,如果森罗真的打算开启手游的棋子,引入境界之力作为计划,按摩必须会让这留作以及作为重点目标增员。0’
“目前确定下来的位置分别是森罗的总部,鬼城,斗神都是,还有木桶镇的不毛岛屿。”
‘在从子啊与这里的大家,根据足够的战斗和人数,分别前往这些以及对灵力进行守护。’
“而我们绝对是要冲入森罗和那位大人见面,会争取回归。”
盛华双杰 饭后茶点
‘而且圣白莲也会带着伙伴一起去捍卫一座独立遗迹。’
“即便不成功也能够阻止他们。”
“根据幽幽子的情报,加上生变脸的推测。”
‘星莲船的人将会守护住在边境城市奥兰的一击。’
‘她们对于自已的底盘自然了如指掌,那边的守备工作交给她们是可以有保障打’
‘这才是真正的万无一失。’
“你们的努力超出我的期望。”
“也许在形式耳机的大家这是接近。”
‘似乎你们在会比一个,你们真正可以确定的灵力数量,应该比钟亮少一个吧。’八云紫说。
“居然被察觉到了。”叶不负说。
“事实如此,不过这座以及,我们通过排除法来确定。”
“不算确定的办法。”
“确实存在这你们无法确定的一击,那么到头来所谓万无一失的计划,也不过是你们理想中的纸上谈兵。”
‘怎么会。’
末世三人帮
“可是。”叶不负说。
“你们收集的情报远远不够。”
“难道这样也无法被认同吗?”
“你们想要继续将这个当成大家的机体”
“你们真的集合和团结了所有人。”
“呵呵,你们至少没有从我这里得到情报。”
“这意思还是?”
‘我的意思很名表,你们不了解最后的遗迹位置我知道啊。’八云紫说。
“喂。”
‘那种事情为什么不早说。’
“因为灭有被问起。”
“这股脱离刚怎么说。”
‘恶趣味。’
“最后一季度位置,那里的意义只有一半,是仅次于竹林里,他可以成为要塞。”
“当竹林里被开启ID手那个地方可以勉强抵挡一下。”
“可以说是最侯东王牌。”
“果然是老谋深算,最后还有一首。”
“居然欧这种低分”
‘不过能的耐心。’
‘有完整几乎就可以。’
“其他一级我会想办法守护的。”
‘那还真是多心了。’
‘不过说带地最后的路线就是如此。’
“情况不请c“好低的情况不会被开启。”
‘那个领鞥呢很强。’
“你们专心带着伙伴去森罗。”
‘已经有人主动请缨去打败灵梦了。’
‘昂人是?’
‘难道说。’
‘那个该死的巫女,让我来吧’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雷米。”
“哦,绯红的恶魔领主。”
‘你们口误。’
“难道说一直在外面偷些“怎么可以怎么无聊”
“你让我去看看这些。”
“能给我一个合理解释吗”
“s辨别抚养我。”
“玩笑到此为止,言归正传。”
‘如果不慎失手,怎么办’
“区区一个无节操的巫女,你认为是我的对手。”
“你的实力我不担心,不过根据情报,这个世界的灵梦非常狡猾。”
“你不会上单吧。”
‘她远远比不上恶魔。’
‘然后关于切以及的分配。’
“她们要来了。”
“大家。”叶不负说。
“怎么会。”
“既然要团结一心当然要一起。”
‘那么我们做好准备吧。’
“还好没有说奇怪的话。”
‘就算你说什么,也习惯了’天子说。
“你们几个来这里干嘛。”
‘送人头。’
‘我们也有自已的义务。’
‘斗神那边交给我们,是组偶给了断的时候了。’
扶風 琉璃
“我也是如此,鬼城交给我们了。”
‘最多再去一次。’
“真是一群认真的家伙,我是单抽Wie了新闻,。”
“在怎么说私下也是如此。”
‘而且一线的哦啊你们要阻拦我。’
‘在这种时候来了,果然是你们。’
‘只要我干掉巫女,就好了。’
“你明显在给自已失败找台阶下啊。”
‘那么接下来拜托你了。’
“去森罗和海底遗迹的物流有限,网游已请款就逃跑。”
‘各位在新世界努力。’
“但愿你们可以守护住境界的力量。”八云紫说。

7uhs2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無限之次元幻想討論-第245章熱推-e5gnn

無限之次元幻想
小說推薦無限之次元幻想
“你说的是对的。”
“哪一个?”塔露拉说。
“告诉他们并不孤独。”双星说。
“在雪原上我们花了太多时间在一件事情上。”
“找寻朋友。”
‘但是去联合城市的感染者。’
‘看来大城市来的青年确实更喜欢幻想。’双星说。
“我还不想被你嘲笑双星。”
‘我不嘲笑你,你很强,带着他们走了很长的路和我们意义昂。’
‘但是去南方是幻想。’
“游击队在壮大,但我们是感染者。”双星说。
“我们没有剩下几年时间了,而你的联合又需要多少年。”
“正因为如此。”塔露拉说。
“爱国者先生。”
爱国者在篝火旁边坐下,和塔露拉不断子啊脑海中模拟的场景相同。
爱国者只是坐下来,一发补发,注视着篝火。
“没事的,你继续说。”
“正因为我们时间不多了,南方有丰盛的天敌,有适宜的温度,有四季变化,有新鲜的食物。”塔露拉说。
“资源未来。”
‘未来?’
星空帝國 悟空媽媽桑
“双星我知道你的想法。”
‘我的想法已经写在脸上,我不知道什么叫做未来。’双星说。
“留给我们的时间确实不多了,我们能够踏足的地方也不会有多少。”
‘’但是感染者应该有未来,属于未来感染者的,属于我们之后的人。”
双星,我们给大家找一个家,可以不被乌萨斯的搜查对骚扰的地方,不在被包围的地方。”
“你也很清楚,带着他们一起会让游击队的行动受到阻难,但是我们不会放弃他们。”
‘’这将是一条艰难的道路。”双星说。
至少,我们在死前创造的那些希望,是可以留给其他人的。”
“以及如果推翻现在乌萨斯的制度。”塔露拉说。
“一切都会改变。”
‘我们势单力薄。’
‘如果你不是感染者,会和我握手吗。’双星说。
“那我们就从握手开始做起。”塔露拉说。
“你说的这些。”
“父亲,你去哪儿。”
‘已经够了。’老爹说。
“先生。”塔露拉说。
“别太在意。”双星说。
“他可能只是在考虑。”
‘那他也确实考虑很久。’
“俩年来,我和他的所有谈话,都是关于丢无建设和接下来的安排,他从来没有一次问我有关的计划。”
‘塔露拉,不管他是在嘲笑你还是反对,我觉得他不太像是会嘲笑别人的人,你都会等一下吧。’
‘想要走出这里,我们不能没有游击队的力量,我会坚持。’
‘因为他是雪原感染者的希望。’阿丽娜说。
“我以为你不会这么说,如果是你,应该不会这么说。”塔露拉说。
“我就想知道你的想法。”
“我想,是因为他才是那个雪原感染者的团结象征。”阿丽娜说。
“这个象征是没有办法传递到下一代手中的。”塔露拉说。
“站起来,你还要发呆到什么时候。”
‘你冻着我,你这只白兔子。’
‘就算你只是一点小火苗,也不至于这点冷气都承受不住。’
“在你冰封这些乌萨斯的人武器时,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兄弟姐妹,撤退,让他们追,将矿场的守军引出来。”
‘撑到盾卫支援我们就好,别放弃。’塔露拉说。
“快点,游击队已经包夹过来了。”
“你是怎么判断的。”塔露拉说。
“那几个奇怪的原石装饰品是游击队布置的?”
“那是为我父亲设置的。”
‘乌萨斯没有再继续追赶我们了,他们似乎很害怕那东西。’
“这是不是萨卡兹的东西。”
“他的萨卡兹仪式,一寄给你算是手头里材料能做出来最好的了。”双星说。
“爱国者在这里吗?”塔露拉说。
“你也说了,我们这支队伍被袭击是意料中的事情,既然你说要在这里消灭他们,那光靠我们的小队当然完全不够。”
‘敌人已经开始骚动不安了。’
“你见过我父亲战斗的样子吗,塔露拉。”
“那是他,你们怎么没有说啊子啊。”
‘撤退,别关了。’
“等等,他是从队伍尾部来的,我们面前的是。”
“说话。”
—————
直到本地队伍发动孟工之前,众人面前矗立着的萨卡兹没哟陶任何动作,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但塔露拉仿佛听到雪原的北风中夹杂着哭叫,那是这片大地本身的颤抖,它的邪恶在温迪戈面前节节败退。
“爱国者站定,拿起了手中的长矛。
只懂得如何吞噬活物生命的阴郁天空,忽然被刺穿一个空洞。
“谢谢你的支援,先生。”塔露拉说。
“塔露拉,你想要离开雪原?
你会被乌萨斯的铁甲碾碎。”
‘为什么是现在,我们赢了父亲。’双星说。
“盾卫已经去收集支援,你收队命令全部人转移。”
‘你和你的计划会让所有人失去生命。’
“塔露拉意思到,面前的巨人是第一次对自已发表他的意剑。
既使这意剑不可撼动,伤人入骨。
“在这里我们也无法活下去,我们的队伍越壮大,需要的食物和能量不给就多。”
“厌恶我们的聚落,比支持我们的村子更多。”
“一年一季的耕种,我们能收成多少。”
“我们的田地会不会被搜查队毁掉,游击队可以轻松战胜他们,但是其他的感染者做不到。”
“你在加速他们的死亡。”
‘’我们只有离开这里,我们要去温暖的地方。
你要怎么生存下去,我们这么多人。”
“游击队是在救人,绝对不会牺牲游击队之外的人,只有战士才牺牲。”
‘然而在各个城市中城市周围生活的感染者,远远比雪原上的更多。’
‘您常驻在北方,对北方的感染者的遭遇神通恶毒,所以你不太有机会了解到,南方的感染者是怎么样的生活。’
“他们过的很好。”
“他们过的很糟糕。”
‘你想吸纳他们。’
‘我要团结他们。’
‘帝国看向感染者时,你将首当其冲。’爱国者说。
“不是团结在我身边,是团结在同一个理念周围。”
“理念,感染者在雪原上被当成废物,在矿场被当成废渣,在城市被当成燃聊。”
“都雪原上的感染者既不无知也不愚蠢,我们不包邮幻想,所有的理念在实践前都是幻想。”
“雪原上还有矿场,有巡逻地,有愚蠢携带的守军,我们有地方获得资源。”
‘雪原上的资源迟早会被消耗殆尽,我们没有开发资源的手段。’
“我们没有可以持久运作的移动城市,我没有称职专业的天灾使者。”
‘走向城市,我们将一无所有。’
‘我们会获得新的朋友。’
“谁是你的朋友。”
“我可以承认你的计划有过人之处。”
‘然而,你图谋的,即便有可取之处也不出奇。’爱国者说。
“有多少战略家在冰原上潦倒而死,你说的这些,我看不出你为何能做到,靠什么去实现。”
‘为什么先皇能让大地颤抖,因为他执着于此,且从不谈论远大愿景,他只迈步。’
“而你不能。”
‘只会空谈是没有用的。’
“你说我会被乌萨斯的铁甲碾碎,我承认。
他么你迟早会看向我们这里,我们总有一天会被抓到,我们都逃不过。”
“让他们来,你会这么想,冰原伤会让你有机会准备决战吗、”
“你在寻找一个新战场?”
‘我在找寻一个胜利机会。’
独步仙 曾经拥有的方向感
“对于更多感染者来说按时希望,但是对于你我这种战士,俺是一个奇迹,拜托我们固有战略的唯一契机。”
‘在冰原上的碾转到头来也只是慢性死亡,就像是我们身上感染者剩下的生命一样。
我要不断重复这一点,因为你我都清楚。’塔露拉说。
“我女儿也会相信你,但我不想一个从没有因为事实而失望,一直只是陈诉假大空学说的人。”爱国者手。
“塔露拉,你去哪儿?”
“没事情的,指示去检查矿场有没有生还者。”
“游击队已经带队出发,聚落开始转移了,乌萨斯的军队也没有继续追踪我们的痕迹。”
‘父亲,你怎么了。’双星说。
“只是普通的咳嗽。”
“这里有人吗”
“我知道你们在这里,你们不是乌萨斯的人,你们连数值都没有裁断。”
‘我没有恶意,如果你们不是感染者,我也就此离开。’
“不许在靠近,”
“别动,否则我放箭了。”
‘嗯?’
“她是感染者,莎莎。”
“我的法术可以赶走她。”
“你快点走开我么你只是从矿场拿了些东西,但是我们不想杀人。”
‘我会放箭的,你会死。’
‘萨沙,这可是你说的。’
“你们有几天没吃饭了。”
“不管你的事情。”
“在矿场附近,你们也不敢生火。”
‘你们抖的像是小麦。’
‘切。’
‘不要怕。’
“塔露拉用手抓住了一根树枝。
她轻轻将树枝递给俩个孩子,树枝飘出了火星。
“啊。”
“你。”
“暖和了一些吧。”
“对,我的确是感染者。”塔露拉说。
“原来是这样。”
‘你是这样找到了萨沙和伊诺,他们一直不愿意和别人说之前的事情。’
‘如果我们没有发现他们,他们肯定活不下去。’塔露拉说。
“也许在爱国者否定我以后,只有这件事情算是好事情。”
“那今天这个是怎么回事。”
“训练里面我发誓不小心波及了双星挂在旁边的斗篷,她要和我拼命。”塔露拉说。
“你就丹樱一定帮助她风之好。”
‘事实上,阿丽娜。’塔露拉说。
措手不及的爱情
“算了吧,给我吧,”塔露拉说。
“你对针线怕是一窍不通。”
“你不想加入我们的队伍吗,凭借你的伶牙俐齿,也许可以说服爱国者。”
“我说过,塔露拉,我的法术对游击队没用。”
‘我可以沾上血,但我不想主动去伤害人,你以后可不单单只是会面对感染者搜查队。’
“那当我拉着你一起走没有为难你吧”
“你故意这么说的,是不是。”
“没有我。”
“你可别忘记,是我呀哦跟着你走。”
‘走到现在,只有一个原因,是因为塔露拉,我觉得你很有可能忘记。’
“忘记什么?”
“忘记自已到底要做什么
“我一直在为感染者的未来而努力”
“你最开始不是这么说的。”
“塔露拉,我们都知道人会改变。”
“要是我们将自已坚持的东西都一点点抛弃,或者换成新东西的话,那是不是到某个时候,我们就其实没再坚持什么了呢。”
“在不断的战斗和这些事情的变化中,我肯定要改变方针,僵化的十香会让我们脆弱。”
‘可是你万古的地方。’
‘你是想证明感染者和普通人一样,还是想证明,普通人和感染者一样。’
“有什么区别?”
如果只有感染者,谁是普通人,我们是要让所有人都患病,阿虎时候让我们和普通人彻底隔绝?
阿丽娜说。
‘而如果只有普通人,没有感染者。’
“大家都是普通人一开始。”
‘塔露拉,你想要回去吗?’
‘我的家人就是你们。’
“如果去掉我们身上的矿石病,我们就可以回家了。”
‘我和你不同,我觉得我们回不去了。’
‘冰原和生活彻底该笔那了我们,感染者已经无法重回他们过去的生活了。’塔露拉说。
混戰王 厚陳
“塔露拉,现在你还会因为自已是感染者而骄傲吗?”
‘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不用法杖就可以施法,因为哦我们的生命是如此短暂,因为我们即便遭遇这么多苦难依然会坚持活下去。’
‘塔露拉,你会选择那个理由。’
我米有必要去选,作为一个感染者,我就是骄傲的,因为这个世界还没有杀了我。
“时代遗址,我们追骑㢩不需要原因,因为我们本来就该追求公平。”
“如果这篇大地不肯给,自已拿回来”
“你真是由公安。”
‘你在取笑我。’
‘没有怎么胡。’
“我觉得,我们是在和命运抗争。”
“那一定觉得。”
阿丽娜说。
“你觉得什么。”
“我们的命运很烂。”
‘我不这么觉得塔露拉。’
‘你又咋说反话’
“我是说,我能够坐在这里和你聊天,知道聚落外面有我们的战士正在守候,命运对待我已经足够好了。”
‘可不要这么说命运是善妒的,你那么说它指不定就将你说的这些都拿走了。’
‘可我谁不相信命运的。’
“因为你可以改变它?”
‘不,我看不到它。’
你是到不了的天堂 安素时
‘塔露拉,看得见摸得着的事情是可靠的。’
我们能够看到自已手中的斗篷,可以看到孩子的笑脸,可以看到蔬菜散发出响起,可以看到雪花,还有夜空中的信心。
‘如果有一天我么你都离开你,你还可以战斗am?’
‘这是什么话’
“总有一天会发生的。”阿丽娜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