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k5m非常不錯小說 穿越從武當開始笔趣-第二十五章.一氣化三清推薦-09fzh

穿越從武當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武當開始
陆植看了一眼惧留孙,说道:“惧留孙佛,如何?现在可服气否?”
惧留孙闻言,脸上不禁闪过了一抹羞怒之色。
“陆青植!休要猖狂!你不过是仗着法宝逞威而已!”
只可恨吾当初拜入阐教门下数百万年,偏生天尊偏心,从未有赐下什么法宝与吾,否则的话,吾今日又怎可能落得如此窘境?!
惧留孙心中暗恨,陆植越是修为精深,越是法宝惊人,他便越加的嫉恨不已,太上与元始皆为圣人,为何他与陆植两人却是如此差别巨大?所以他甚至隐隐有些迁怒暗恨于元始天尊起来。
想来当初他们阐教十二金仙,除了他之外,几乎个个都有元始天尊赐下的法宝傍身,就连元始天尊最不看重的黄龙真人,也有一柄宝剑赐下防身。
结果到了他这里,却是一件宝物都未得,只是赐了他一个炼制捆仙绳的法门。
若非如此的话,当年他也不会如此轻易便被燃灯说动,改投了西方了。
而到了西方之后,他的处境也的确好了不少。
虽然西方的两位教主也未给他赐下什么法宝傍身,但好歹也传了他凝练金身与舍利子的法门,并以八宝功德池助他成法,还特意指命他引导西行,送他一番功德成就,可见他当初的选择果然没错。
繼承者的刁鉆小妻 澄夢薰
霸世仙穹 天堂峰
所以对于惧留孙来说,这场西行大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他又怎可能轻易放弃。
见惧留孙摆出了一副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的姿态,陆植摇了摇头,说道:“也罢,既然已经见过了惧留孙佛你之手段,便请惧留孙佛你也接一接,朕之手段吧!”
言罢,只见陆植抬手一推顶上戟冠,两道清气瞬间自他天灵之中涌出,凝做人形,落于陆植身旁,化作了一青袍,一黄袍的道人。
而这两人,身形面容俱与陆植一般无二。
这是?!惧留孙瞬间目光一凝,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场中的三个陆植。
——————
这三个陆植,虽然气息各不相同,但一身法力修为居然皆为三花圆满,五气充盈之境,这让惧留孙不由的一阵震撼莫名。
“你这是什么神通?!”
不會光明魔法的神官
虽然一般的化身,分身之法,惧留孙见得多了,但陆植这门神通,却是全然不同!
李小姐微博的1500天 柳箫
就连他居然都根本看不出三人间有分毫破绽,就仿佛这三人皆是一般无二的三胞胎一样。
“此乃一气化三清,乃家师所传之无上神通,今日便让你开开眼界!”
话音刚落,便见三个陆植同时动了,一人头顶造化青莲,催动造化之气,凝出无数青莲。
另一人打出法决,引动真武皂雕旗降下滔天洪水,凝为寒冰坠下,最后一人则是手持渊虹剑,一剑斩出一道通天彻地般的剑痕,朝惧留孙斩去!
怎么可能?!
惧留孙惊怒交加的看着那威压而来的三人,只是瞬间,天降冰山,地涌青莲,刺眼的金色剑芒斩开混沌…饶是惧留孙,都不禁心生畏惧。
仿若那开天辟地时的恐怖动荡一般,混乱的风暴淹没了一切,惧留孙那惊怒交加的厉喝声从混沌中传出…
半饷过后,混沌之外传来了一丝光亮,真武皂雕旗重新化作旌旗收回了陆植手中。
———却是只有他一人重新回到了场中!
不少暗中关注着此方的仙佛皆是心中一凛。
最强小农民
唐磚
陆植挑了挑眉,抬眼看了一眼天地各方,看来似乎不少人都关注着这里呢。
不过他也并不在意这些暗处的目光就是了。
“阿弥陀佛。”就在这时,一声佛号突然从陆植耳中响起。
陆植眉头一挑,已然是认出了声音的主人…如来!
“帝君还请看在老衲的份上,放出惧留孙佛吧。”
陆植默然了数息,还是挥手催动真武皂雕旗,旗面一展之下,放出了满身狼狈的惧留孙。
毕竟事情到这,也就差不多了,他倒是真想直接便将惧留孙镇压在真武皂雕旗里个百年,待到西游过后,再将他放出来。
但此事想想也是不可能的,毕竟西方不可能任由他扣押一位佛陀而无动无衷。
而且此番陆植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经历了此事之后,引导这场西行的主导权毫无疑问已经落到了他的手中,惧留孙很难再与他相争了。
毕竟这一次,惧留孙可谓是里子面子都丢光了,与孙悟空之间也埋下了不可调和的嫌隙,便给西方留一线也好,以免那群和尚再搞出什么事情来。
宠物小精灵带着草蛇过日子 斗鱼
惧留孙被放出之后,似乎也收到了如来的什么传音,脸色一僵之下,这才重新目光阴桀的看向了陆植。
他咬牙道:“帝君当真好神通,好本领!吾甘拜下风!”
“从此,这西行之事,便由帝君来安排引导吧,吾…不会在插手了!”
“但是!”他死死的盯着陆植道,“这孙悟空野性难驯,需紧箍制衡,以免他西行路上不服管束,肆意妄为。”
陆植转头看了一眼同样紧紧盯着自己的孙悟空,轻轻点了点头:“便依如来佛祖之意便是。”
他知道,惧留孙故意提出此事,或者说如来定要给孙悟空套上紧箍,一是为了制衡孙悟空,二则是为了打击他在孙悟空心中的印象。
毕竟西方不可能真的看着他们花费了大代价培养出来的孙悟空,最终却偏向了陆植与天庭。
见陆植应下,惧留孙又说道:“还有我那弟子土行孙,他此前被这任性妄为的孙悟空一棒打杀,但他乃封神榜上有名之人,帝君当予吾佛门一个方便,让吾那弟子重塑神魂。”
“哦?”陆植瞥了惧留孙一眼,“土府星君不是早便已经是你们西方灵山之人了吗?怎得?难道惧留孙佛愿意放他归位土府星了吗?”
当今的天地正统,乃是天庭,而土府星君,虽说比不得四御八部之尊,但也是一方星宿,土行孙占据着神位,也能给土行孙与西方灵山分薄不少天庭气运功德,壮大西方气运。
九五至尊之女帝 白七爺
所以对于天庭与东方玄门来说,像是土行孙这样的存在,就是吃里扒外的二五仔,损害天庭的气运和利益,拿去反哺西方,这样的人,自然是要寻机处理掉的。
惧留孙咬了咬牙,他当然知晓,陆植此言乃是在刻意为难,但是此刻,形势比人强,他也只能认栽了。
“我那弟子,如今已皈依我佛,化作了我西方灵山中的行者,土府星君之位,自然该当重新归还天庭,便请帝君另觅人选,继任土府星君之位吧。”
惧留孙心中虽不甘,但也只能如此了。
陆植这才点了点头道:“如此也好,土府星君…不,土行孙既已入了西方,的确不该再占据着天庭神位了。”
“朕回返天宫之后,会下一道诏书,命三界首领柏鉴聚拢土行孙残魂,放出其真灵送归灵山的。”
一番交谈过后,惧留孙深深的看了陆植一眼,转身便化作了一道纵地金光消失了在了陆植眼前。
陆植转头看了一眼低垂着头,让人看不到脸上表情的孙悟空,他脑门之上,终究还是戴上了那一圈紧箍。
“孙悟空,你今后便尽心辅佐玄奘,完成取经之事吧。”
交代了一句之后,陆植也并未再多说什么,毕竟想要收服这只心猿的心,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以后再慢慢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