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u6h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ptt-Turn213.會面、污濁與血海深仇推薦-rtikq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为什么左轮会认识playmaker和playmaker的真身游作,大概要从十年前的lost事件说起。
晨曦
但至于说到playmaker和playmaker搭档行动的特点和基地的位置,就要从不久前的汉诺塔事件开始说了。
当初为了阻止汉诺塔炸开,游作不得不以真身前往线索指向的地方,找到了左轮的真身,才将他拽入了link vrains进行决斗。
于是左轮知道playmaker的真身,游作也知道左轮的真身。
“果然是你吗?”抵达信上所说的那个地点之后,果然,playmaker和焚魂者的面前多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左轮!”
“又见面了啊,playmaker。”左轮转过神来说道。
在左轮的身后,跟着一个同样面熟而且是以真正面貌出现在link vrains中的身影,左轮无可争议的第一手下——噩兆死灵。
“那就是左轮……”焚魂者眉头皱起,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脸上显露出阵阵阴霾,“汉诺骑士的首领……”
似乎是确认人来齐了,左轮抬起手,一道光罩笼罩在了四个人头顶。
只是屏蔽外部通讯和监视的屏障,没有任何阻拦效果。
两只AI第一时间这么确认了之后,playmaker和焚魂者才看向了左轮。
“别这么看我,”左轮笑了笑,说道,“只是一点保险措施。”
“你想跟我们说什么?”playmaker问道。
“我知道你们想要什么,”左轮开门见山的说道,“草薙翔一的弟弟草薙仁的线索,以及光之伊格尼斯的线索,因此你们想要的东西只有一样,光之伊格尼斯。”
“我也一样!”左轮话头一转,说道,“我的目标只有完成我父亲的遗愿,消灭伊格尼斯,那么光之伊格尼斯和风之伊格尼斯这两个试图主宰人类命运的家伙,就在我的必杀名单上。”
说完,左轮看向了playmaker和焚魂者,以及他们手中的决斗盘,“我想与你们合作,一起消灭风之伊格尼斯和光之伊格尼斯。”
“当然,在合作的过程中,我不会对你们手中的伊格尼斯出手。”
“诶!?要与我们合作?”艾从决斗盘中蹦了出来,一脸懵逼的说道。
杂的草 慕沛林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汉诺骑士竟然要和伊格尼斯合作……听都没听说过!
“没错,比起你们这些站在人类这一边的伊格尼斯,那些与人类敌对并且还在做着伤害人类事情的伊格尼斯更加危险。”
你们不也伤害过人类吗?Another事件……
艾在心里嘀嘀咕咕。
在简单的斟酌了一下之后,playmaker就醒悟过来,现在两眼一摸瞎,而且很明显,光之伊格尼斯在战场四周必然布上了陷阱,那么此刻汉诺骑士的助力必然极为重要。
“你打算怎么做?”想到这里,playmaker又问出了他内心的疑惑,“光之伊格尼斯下来了战书,但是四周必然全是陷阱,而且,在前往那里的通路上,也应该会有SOL公司的人挡路……”
“你也收到战书了吗?”左轮说道。
“没错,昨天在link vrains世界中收到的。”playmaker点点头。
“那时间就对上了。”
左轮攥了攥拳头,似乎是在压抑对伊格尼斯的憎恨,在鸿上圣死后,他似乎继承了鸿上圣的全部遗志,同样还有对伊格尼斯的感情。
“伊格尼斯的陷阱可以交给我,”左轮说道,“至于说SOL公司那边……”
“SOL公司不用担心哦!”就在这时,两道靓丽的倩影从天而降,落到了四个人面前。
“ghost girl和blue maiden?”艾惊呼道,“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左轮止住了话头,龙一样的银色竖瞳盯着两个不速之客看,“我应该没有邀请你们。”
旧画卷 新奥古斯都
“追踪猎物可是宝物猎人的拿手绝活,”GG招招手,一枚小光点从playmaker的身上飞出,落到了她手中,“看吧?”
“哦哦哦哦!追踪程序!你什么时候放在我身上的!?”
“秘密~~”
“这种事情有空的时候再说也行,”playmaker说道,“你们刚刚说SOL公司那边不用担心是怎么回事?”
“那是因为……”
蓝色少女举起了决斗盘,在她的决斗盘上显示出一道屏幕,财前晃在屏幕中,出现在了大家面前。
在财前晃出现的那一刻,无论是playmaker还是焚魂者,都感觉到了一阵阵头皮发麻。
SOL公司的人在这里?难道已经发现他们了?
“playmaker,焚魂者,还有……左轮,你们好,”财前晃说完,似乎是从他们的脸上读出了担忧的情绪,于是立刻解释道,“请放心!这一次我不是代表SOL公司来谈判的,而是我个人的意愿。”
“SOL公司的安全部长特意联络我们有什么事情吗?”
“我想说的是,SOL公司在你们前往迎战地点的路上的确设置了阻拦,我这里有所有拦截系统程序,可以无条件的给你们。”
一大堆文件就已经传入了playmaker和左轮的的决斗盘中。
“……”
无论是playmaker还是左轮,两个人都不是什么等闲之辈,只是略微扫了一眼,就立刻分辨清楚了这些文件的可信度。
Playmaker和左轮对视了一眼,同时向财前晃寻问了一个问题。
“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财前晃做的事情在playmaker和左轮看来有些颇为难以置信,明明财前晃在SOL公司身居要职,是一个高管,而且还是立功爬上去的能人,竟然会将SOL公司自己的信息出卖给自己公司的敌人。
剑舞神台 洞玄子VIP
更加离奇的是,现在的SOL公司在新出现了一万名another的受害者之后,已经站在了风口浪尖上。
这个时候,人才和新的效绩在SOL公司看来应该是难能可贵的。
那么,财前晃如果能将所有人成功的堵在了前往战场的路上,对于SOL公司绝对是大功一件,所以,反衬出的他此刻的行为更加异常。
“为什么?”
“因为SOL公司正在做一件错事。”财前晃知道,如果自己不能说出理由的话,这群人是不会相信自己的。
哪怕消耗大批的人力,他们也会在SOL公司的防御上钻出一个大洞然后才能放心的进去。
“什么错事?”
北朝春
“他们决定放弃那一万人。”
财前晃的话让playmaker和焚魂者愣住了。
而左轮眯起了眼睛,似乎在等待下文,单听财前晃说话是不可信的。
傲娇少爷无节操
毕竟一万个人不是个小数字,说放弃就放弃,就像是在说一件物品一样,让他感觉不可思议。
一万个人在link vrains中出了事,如果SOL公司什么都不做就放弃他们生存的权利,那么他们的公司大概要不了多久就没了。
不等警方出手,估计DEN城的居民就要把他们撕了。
秦时次元聊天群 麻辣和香锅
“为什么?”
“因为人类与伊格尼斯的融合试验已经成功了,”财前晃说道,“SOL公司和其投资人从那上面看到了效益,所以他们决定放弃那一万人……”
听到财前晃的话,左轮的眉心皱得更深了。
“不可能的!”playmaker皱着眉头,“就算是效益再大,那一万个昏迷的人也是实实在在的,就躺在医院里,那么这件事情是不可能被压住的……”
归魂墓
“没有什么不可能,”左轮忽然间说道,“人类与AI的结合,这种发明是具有跨时代意义的,如果能用在其他领域,所收获的效益是link vrains的几亿倍,只要有了足够的利益,那么以人类的愚蠢程度,不要说一万人,哪怕十万人的非正常失踪都会压下去。”
“所以他们打算舍弃一万人,然后去发展人类与AI融合的科技?”
财前晃点头,就是这个意思。
为了经济效益舍弃人,这不是资本经常干的事情吗?
“我没有办法和SOL公司一样彻底舍弃那些人,”财前晃说道,“我想救他们,所以就必须帮助你们战胜光之伊格尼斯。”
“我也不能时时刻刻都与你们保持联络,但是交给你们的那些文件,是我唯一能做的,所以……”
说到这里,财前晃起身,对着所有人深深一鞠躬,“诸位,拜托了!”
很狂很嚣张:医妃有毒
说完,联络切断,只留下了playmaker和左轮紧锁的眉头。
Playmaker在思考文件的可信程度,而左轮则在思考要不要与SOL公司的人合作。
但问题是时间,最重要的问题还是时间。
已经没有时间继续磨蹭下去了,必须尽快动身赶往光之伊格尼斯所在的地方。
“情况就是这样,”左轮说道,“除了光和风之外,我们的对手还有SOL公司,所以,除了合作之外,我们别无选择。”
“我不同意!”就在这时,playmaker身后传来一声爆喝。
Playmaker愕然的转过头,却看到了焚魂者那愤怒的眼睛,忽然间想起来,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事情……
“我不同意和你们!和汉诺骑士合作!”焚魂者指着左轮喊道。
“焚魂者……”playmaker愕然的想到,忽然间想起了这里还有一笔糊涂账。
十年前的lost事件,焚魂者也是受害者,并且诞生了他手中的不灵梦……
焚魂者他现在还在憎恨着汉诺骑士吗?也是……
“开什么玩笑!”焚魂者紧紧的攥紧了拳头,“你们对我们做了什么……我怎么可能忘记!事到如今又来说什么合作!”
左轮静静的盯着焚魂者,他从脑海中调出了一份档案的记忆,他记得,在lost事件受害者中,也的确有这么一个人,一定会憎恨汉诺骑士,也一定会对lost事件感到愤怒。
因为他的憎恨和愤怒,都是合理的。
“我明白……”
“不!你不明白!我的人生被你们搅得有多么乱七八糟!!”焚魂者吼道,“决斗吧!左轮!来一绝了断!!”
勿相忘
Playmaker、Ghost girl和blue maiden一脸愕然的看着焚魂者,他们不知道焚魂者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怨念。
“抱歉……大家,”焚魂者说道,“请你们让开,这是我的问题!我要将你彻底击溃!为我父母报仇!!”
左轮闭上了眼睛,随后猛地睁开,神情已经换上了决斗时的严肃。
“那好吧,决斗吧,焚魂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