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ivz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我的帝國 愛下-1300臉熱推-iyhh7

我的帝國
小說推薦我的帝國
只是一瞬间,来不及张开自己的真气护体的那些白衣剑士,就纷纷被爆炸撕碎。这一次可不是战术层面上的攻击,轨道轰炸本身对于传统陆军来说,就是一次货真价实的战役摧毁。
在没有完全防护的情况下,展开部署的一个集团军都有可能被一次轨道轰炸直接摧毁,所以对于宇宙舰队来说的一次普通攻击,传统意义上完全可以达到战役效果。
只可惜,因为距离过于遥远,轨道轰炸的精度还有待提高,毕竟炮口的精度哪怕只相差一丝一毫,在万里之外的星球表面上体现出来的距离,就多达几十公里了。
纠缠到你爱上我 妖桃
最佳导演
大神医
但是几十枚炮弹,相当于小型天神之杖的炮弹,哪怕精度实在是不高,也足够让对手忌惮了。
因为哪怕只要命中一枚这样的炮弹,也足够让一支军队损失惨重了。眼前,天剑神宗的军队,就因为这样一枚直接命中的炮弹,瞬间崩溃。
爆炸中心点的数百名白衣剑士刹那间就已经再也找不到完整的尸体,甚至连一些碎片都已经不复存在。在这种级别的爆炸之下,最终能存留的,恐怕就只有混入泥土的碎末了。
与此同时,距离爆炸中心比较远的那些白衣剑士,这个时候也已经没有了刚刚走出传送门的飘逸神态,他们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好不容易才分辨出东南西北。
刚刚那可怕的地动山摇,刚刚那可怕的惨烈爆炸,就好像是这个世界大自然在和他们作对,就好像是天地之间蕴含的怒气。
“梦溪!梦溪小师妹!你在哪里?”好不容易从一尺多厚的浮土中挣扎着钻了出来,一个年轻剑士眯着眼睛,在还没有完全沉淀下来的灰尘形成的雾霾中,寻找着自己的心上人。
没有人回应他,他突然被一条暴露在浮土外面的胳膊绊了一下,踉跄着稳住了身形之后,他回过头去,不顾一切的拉扯那个手臂。
那条手臂的主人就这样被拉出了浮土,半截身体露了出来。那是一个狼狈的中年剑士,他闭着眼睛也不说话,似乎整个人都昏死了过去。
年轻的剑士继续用力拉扯,猛然间发现这个同门中年男人,只剩下露出浮土的这半截身子了。
絕代女帝沈淺淺 雪花
抢手前妻:首席请离婚
“啊!”年轻的剑士看着这惨烈的景象,吓得一屁股跌坐了下去,直接坐在了另一具尸体上。
他感觉到了身体的柔软,那是和松软的浮土完全不一样的感觉。于是他慌忙回头,刚想说对不起的时候,看到了被碎石削去了一半的脸孔。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啊!啊!”他被这凄惨的半张脸吓了个魂飞魄散,继续尖叫着爬向了另一侧。
因为他太过紧张,也太过害怕,浑然不觉得,此时此刻的空气足以让他的呼吸艰难,浑浊的尘土混合着各种各样血肉的味道直接冲进气管,足以让人的肺部受到巨大的伤害。
“咔……咳!咳咳!”终于,难受的肺部开始向反射神经抗议,这个年轻人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这一咳,混合着鲜血的口水,混合着嘴里的沙土,一下子喷了出来,洒在了他那件已经不再干净的白衣前襟上。
这么剧烈的爆炸,周围的人死的死伤的伤,他又怎么可能毫发无伤。可怕的震动早就损伤了他的内脏,已经摧毁了他的根基。
耳朵里依旧还在回荡着嗡鸣生,年轻的剑士依旧在深厚的浮土中踉跄着前行。他一步一步,踩着破碎的尸体还有化为齑粉的石头,艰难的走着。
“有没有人?”尽管自己听不到任何回答,耳朵里依旧是那无穷无尽的“嗡”的声音,可这个年轻人还是在一边吐血,一边大声的叫喊着。
仿佛,只有这样的叫喊,才能让他在这种山崩地裂伸手不见五指的昏暗环境中,找到那么一丝丝的安全感。
就在他坚持不住,栽倒下去的时候,一双虽然微微干瘪,却非常有力的大手,将他揽入到了怀中。
白发老者扶住了这个重伤的弟子,脸上早已没有了之前的不屑和轻蔑的神色。他眯着眼睛,想要透过这重重的迷雾,看清眼前这个新的世界。
他发现自己已经看不懂这个世界了,因为在过往的岁月之中,无数个日日夜夜里,他还从未遇到过眼前这样光怪陆离的情况。
生死路
“没事!没事!一切还好!你的师兄师姐们,都没事……没事……”老人低下头,轻声安慰着这个一直到咽气都还没有安定下来的孩子,心中莫名的多了一丝怒火。
白发老者大喝一声,浑身上下竟然散出一股能量,将周围那些依旧在不停掉落的灰尘全部吹向了远方。
随着这股气息席卷着从空中掉落下来的灰尘飞远,终于有一些侥幸没死的白衣剑士,从尸山血海中挣扎着爬了起来。
哪怕这样恐怖的攻击,还是有白衣剑士可以侥幸活下来。他们及时的张开了自己的防御灵气,终于还是保护住了自己。
酒神(陰陽冕) 唐家三少
不过,他们的周围,许多没有来得及做好准备的同门,已经再也不能复活了。
“来人啊!快来人啊!有人负伤了!”一个女剑士好不容易从碎石浮土中拉出了一个断掉了胳膊的伤者,大声的呼喊着周围的人过来帮忙。
可惜的是,谁也没有功夫帮她这里的伤员了,因为到处都是伤员,到处都是需要帮助的可怜人。
他们有的人断掉了胳膊,有的人失去了一条腿,还有的被什么东西击穿了腹部,或者干脆就只有胳膊上有那么一道伤痕罢了。
弃皇恩负天下:绝世师尊 喻铃舜
一个灰头土脸的女剑士刚刚从浮土中爬出来,一个男剑士就关切的上前,取下了腰间的一个葫芦,倒出了清水:“师妹!洗一洗吧,洗干净了脸,看看哪里受伤了没有。”
这里距离爆炸范围还算遥远,所以他们受到的波及并不算大,所以周围的人也都在忙着检查自己的情况,还有清洗衣服上和身上的灰尘。
那女剑士感激的看了男剑士一眼,双手捧住了清水,仔细的洗了洗脸上的污垢。
失心妻约,冷战残情首席
然后,她抬起头来,露出了自己最温柔最妩媚的笑容:“多谢师兄了……”
“你是哪里来的妖……”看到抬起头来的女人那张卸了妆的脸,男剑士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大惊失色然后忍不住腹中翻滚,一下子弯腰张嘴:“呕……”